第六篇、大衛關於神對他在列國中仇敵之審判,以及關於人在神面前之光景的觀念

第六篇 大衛關於神對他在列國中仇敵之審判,以及關於人在神面前之光景的觀念 讀經: 詩篇九至十四篇。 我們看過,詩篇的排列是在神的主宰之下。詩篇一篇表面上是佳美的開始,實際上卻非常消極。然後二篇進來廢掉一篇裏所高舉的。在三至七篇,我們又看見大衛屬人的觀念。然後八篇宣告:『耶和華我們的主阿,你的名在全地何等佳美!』(1。)大衛在這篇詩受感讚美基督的佳美。在八篇以後,九至十五篇又降到屬人的觀念。然後啟示往上到十六篇,那裏我們看見神人基督的人性生活、釘十字架、復活和升天。十七至二十一篇從十六篇的水平降下,但不像詩篇三至七篇和九至十五篇那樣低。 二十二至二十四篇升起,再次給我們看見基督。二十二篇一節說,『我的神,我的神,你為甚麼離棄我?』這是基督在十字架上呼喊出來的話。(太二七46。)然後在二十三篇,復活的基督成為我們的牧者,(1,)在二十四篇,這位牧者成為我們的王。(8~10。)一九六九年,我們有一次關於詩篇的特會,這些信息收集在『詩篇中所啟示並豫表的基督與召會』一書中。書中有一至二十一篇的屬靈水平圖。(第四二頁。)以下重印的這圖給我們看見詩篇的寫法。     第二篇    第八篇   第十六篇   ┌──┐   ┌──┐     ┌──┐   │ │   │ │     │ │   │ │   │ │     │ │   │ │   │ │     │  │第十七至二十一篇   │ │   │ │     │ └──────   │ │   │ │     │ 第一篇│ │第三至七篇│ │第九至十五篇│ ──┘ └─────┘ └──────┘ 在下一篇信息中,我們要說到詩篇十五、十六篇。十五篇一節問我們:『耶和華阿,誰能寄居你的帳幕?誰能住在你的聖山?』大衛的答覆是-那照著律法是完全的人。(十五2~5。)但在全宇宙中,只有一個人照著律法是完全的-耶穌基督;沒有其他的人。其他的人都干犯了律法。我們看過,大衛非常高舉律法,但他在烏利亞之事上的失敗,干犯了後五條誡命。(出二十13~17。)他殺人、犯姦淫、因著搶奪別人的妻子而偷盜、向烏利亞說謊、並且貪戀烏利亞的妻子。(撒下十一。) 禁止殺人、姦淫、偷盜、說謊、和貪婪的這後五條誡命,是神所頒賜的,要求人有人性的美德,以彰顯神聖的屬性。人類中若沒有殺人、姦淫、偷盜、說謊或貪婪,諸天的國就真在這地上了。然而,現今報紙報導地上天天所發生的一切惡事。地上滿了殺人、姦淫、偷盜、說謊和貪婪。 沒有人照著律法是完全的。保羅在新約裏說,凡屬肉體的人,都不能基於遵守律法得神稱義。(羅三20,加二16。)那惟一能彀並確實遵守律法的,就是詩篇十六篇裏所揭示的一位。這一位就是成了人並過人性生活的神。(1~8。)在祂的人性生活中,祂完全遵守了律法。祂過著滿了人性美德以彰顯神聖屬性的生活。然後祂死(9~10)而復活。(10~11上。)如今祂在升天裏,在神右邊。(11下。)這位就是那能寄居在神的帳幕,並與神同住在神的聖山上的一位。在下一篇信息中,我們要看見更多關於十五、十六篇的細節。 在本篇信息中,我們要說到九至十四篇。在九篇,我們看見大衛關於神對他在列國中仇敵之審判的觀念。大衛清楚題到他在列國中有許多仇敵。今天所有的亞拉伯國家,都是以色列的仇敵。可惜以色列還沒有轉向神,但聖經告訴我們,以色列雖已復國,但他們直到基督回來的時候纔會轉向神。(亞十二10。)今天以色列被仇敵圍繞,就像大衛一樣。大衛除了圍繞的仇敵以外,還有裏面的敵人,甚至來自他的家,來自他的家人。他的兒子押沙龍成了領頭的敵人。 在詩篇十至十四篇,大衛說到人在神面前的光景。聖經裏很難找到另一段,像這些詩篇呈現給我們一幅人光景的完整圖畫。保羅在羅馬書裏傳福音時,就引用這段話。(三10~12,14。)       壹 照著神在祂經綸中心線旁所賜的律法 大衛在這些詩篇裏的觀念,是照著神在祂經綸中心線旁所賜的律法。神有一個經綸,在神經綸的中心線乃是基督要被擴大,好得著一個配偶,就是祂的召會。因此,基督與召會是神經綸的中心線。但大衛在詩篇九至十四篇的觀念,不是沿著這條線,反而是照著律法這條與中心線並行的支線。律法不是中心線,而是與中心線並行的支線。 貳 基於善惡的原則-善惡知識樹的原則 大衛在這些詩篇裏的觀念,也是基於善惡的原則-善惡知識樹的原則。(創二9。)這些詩篇表明大衛滿了善惡的知識。我甚至要說,在這些詩篇裏,大衛自己就是善惡知識樹。現在我要大家想想,我們是那一種『樹』?我們都應當能宣告,我們是生命樹。我們不該是將善惡供應別人的人。反之,我們該一直供應基督作生命。我從一九六二年開始在美國盡職以來,我所有的信息都是在生命樹的原則上。 參 關於神對大衛在列國中之仇敵的審判 詩篇第九篇啟示關於神對大衛在列國中之仇敵的審判。 一 神坐在寶座上為王,按公義和公平審判世界 大衛說,神坐在寶座上為王,按公義和公平審判世界。(4,7~8。)我們也許覺得這話很好,但我們需要在新約的光中思想這話。新約裏告訴我們,基督是王,甚至是一切君王的元首,(啟一5,十九16,)祂坐在寶座上不是要審判,乃是要拯救。今天我們有一位拯救的王。行傳五章三十一節說,神將基督高舉在自己的右邊,使祂能作元首和救主。大衛的思想是,他的神乃是在寶座上審判的王-不是按憐憫和恩典拯救世界,乃是按公義和公平審判世界。按公平的意思就是按公正。全世界既不公義也不公正,所以大衛有很好的觀念,那坐在寶座上的一位,按公義和公平審判。但這觀念是照著律法,照著善惡知識樹。 二 神斥責了列國,滅絕了惡人,拆毀了他們的城邑 大衛說,神斥責了列國,滅絕了惡人,拆毀了他們的城邑。(詩九5~6。) 三 神已經為大衛伸冤,為大衛辨屈     大衛也說,神已經為他伸冤,為他辨屈,滅絕他的仇敵。(3~5上。)這意思是,神不善待世界,卻非常善待大衛。大衛的思想是,他有一位在諸天之上的審判者為他伸冤,為他辨屈,滅絕他的仇敵。這不是照著新約的神聖觀念。 四 為此,大衛稱謝神,傳說神一切奇妙的作為和美德 為此,大衛稱謝神,傳說神一切奇妙的作為和美德。(1,14上。)奇妙的作為是奇蹟,這裏美德的意思是讚美。因著大衛認為神為他伸冤,為他辨屈,滅絕他一切的仇敵,他就必須稱謝神,傳說神一切奇妙的作為和美德。 五 神給受欺壓的人作高臺 大衛說,神給受欺壓的人作高臺,沒有離棄尋求祂的人,記念被殺的人,不忘記困苦人的哀求。(9,10下,12。)神若記念被殺的人,大衛就不該忘了烏利亞,就是他陰謀所殺的人。 六 大衛勸別人信靠神 大衛勸別人信靠神,歌頌祂,將祂的作為傳揚在眾民中,並因神的救恩歡騰。(10~11,14。)就一面說,大衛在九至十四篇所寫的,既不是照著舊約,也不是照著新約。這是大衛的『約』。 七 外邦人陷在自己所掘的坑中 大衛說,外邦人陷在自己所掘的坑中;他們的腳在自己暗設的網羅裏纏住了;惡人被自己手所作的陷住了;忘記神的外邦人,都必歸到陰間。(15~17。)這些人似乎已經在陰間。如今大衛禱告神差遣他們回去,不讓他們離開陰間。這是怎樣的禱告?這是新約麼?這又是大衛的『約』。 八 窮乏人必不永久被忘 大衛也說,窮乏人必不永久被神忘記,困苦人的指望,也必不永遠落空。(18。) 九 大衛求神看他的苦難,不容必死的人得勝 大衛求神看他的苦難,不容必死的人得勝,乃願外邦人知道他們自己是必死的人。(13上,19,20下。)大衛似乎是說,『神,你必須告訴外邦人,他們是必死的人。他們既是必死的,就無法勝過我,因為我在你的眷顧之下;所以你要看我的苦難。』但大衛的罪如何?那時他的妻子實際上是他所殺之人的妻子。一千年後,馬太寫基督的家譜時說,『大衛從作過烏利亞妻子的生所羅門。』(太一6下。)大衛這合乎神心的人,(撒上十三14,徒十三22,)除了這件惡事以外,一生都是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王上十五5。) 肆 關於人在神面前的光景 詩篇十至十四篇給我們看見大衛關於人在神面前之光景的觀念。 一 大衛向神挑戰 大衛向神挑戰說,『耶和華阿,你為甚麼站在遠處?在患難的時候為甚麼隱藏起來?』(十1。)大衛禱告,但神沒有完全照著他所禱告的應允,所以這使他困擾。大衛好像在求神:『在患難的時候我需要你,你為甚麼隱藏起來?似乎我越向你呼喊,你就越消失。』 二 惡人犯罪攻擊人,並且對神狂傲 在十篇二至十一節,大衛描述惡人犯罪攻擊人,並且對神狂傲。惡人以為沒有神,所以他能為所欲為。(4。)二至十一節描述人的光景。事實上,大衛在這些經文裏控告全人類。 三 大衛向神的懇求 十篇十二至十五節是大衛向神的懇求。他陳明人的光景以後,求神來審判惡人。 四 大衛對神的讚美 十篇十四節下半和十六至十八節是大衛對神的讚美。然而,這讚美的內容完全是消極的。他說,『耶和華永永遠遠為王;外邦人從祂的地已經滅絕了。』(16。)他讚美神不是因著外邦人藉神的恩典得救,乃是因著外邦人滅絕。照著新約的啟示,神不是這樣。 五 神在祂的聖殿裏,祂的寶座在天上,祂的眼睛察看義人和惡人 大衛在十一篇說,神在祂的聖殿裏,祂的寶座在天上,祂的眼睛察看義人和惡人。六節說,耶和華『要向惡人密佈網羅;烈火、硫磺、熱風,必作他們杯中的分。』情形若是這樣,地就早已被毀滅了。億萬的人類就不可能生活在這地上。七節說,『因為耶和華是公義的;祂喜愛公義的行為。正直人必得見祂的面。』大衛這樣說,但他自己並不公義。事實上,他在黑暗裏,對自己毫無感覺。他沒有資格這樣說,因為他殺了人,並且奪了那人的妻子。 六 大衛的懇求,以及耶和華願意對付惡人的舌頭和嘴脣 在十二篇,我們看見大衛的懇求,以及耶和華願意對付惡人的舌頭和嘴脣。在二節上半大衛說,『人人向鄰舍說謊。』但大衛和他們沒有兩樣,他也說謊。整體說來,他的觀念完全基於律法和善惡,並且與律法和善惡糾纏在一起。 七 大衛與神商議,好叫他能勝過仇敵 十三篇表明大衛與神商議,使他能勝過仇敵。在今天新約的時代,我們能到神面前,求祂壓制我們的仇敵,就是恨我們的人麼?我們不能這樣作,因為新約告訴我們,要愛我們的仇敵,為那逼迫我們的禱告。(太五44,羅十二14,20。)在詩篇十三篇三節,大衛說,『耶和華我的神阿,求你顧念我,應允我;求你使我眼目光明,免得我沉睡至死。』大衛懼怕他睡著的時候會死去,他懼怕沉睡至死。 八 神對敗壞之愚頑人的對付,以及祂對祂百姓的救恩 在十四篇我們看見,大衛關於神對敗壞之愚頑人的對付,以及祂對祂百姓的救恩的觀念。三節說,『他們都偏離正路,一同變為邪惡;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保羅在羅馬三章十二節引用這話。詩篇十四篇末節是關於以色列人從被擄中歸回的美好豫言-『但願以色列的救恩從錫安而出!耶和華救回祂被擄的子民,那時雅各要歡騰,以色列要喜樂。』 九至十四篇給我們看見一個自以為非常敬虔的人,但他的思想、觀念,卻完全與律法和善惡知識樹牽連在一起。這些詩篇是大衛的福利思想。原則上,這六篇詩與三至七篇一樣。其中沒有一事與神的經綸、神的權益、神的國、或神的計畫有關;每件事都是關於大衛個人的利益、個人的權益、個人的安全、和個人的平安。你認為這該是我們的模範麼?當然不是。我們必須留在生命樹的線上,就是二篇和八篇的線上。 我信照著神聖啟示的原則,這樣來研讀主的話,會幫助我們眾人領會聖經。聖經是神的著作。我們讀的時候,不該照著我們的方式或我們的觀念來領會。人也許學識淵博,卻沒有從聖經得著神聖的啟示;這是因為他照著天然的悟性來領會、解釋、珍賞、並教導聖經。 已過七十年,主的恢復在我們中間,從倪柝聲弟兄的時代起,對聖經的解釋就一直蒙保守在聖經的原則上。人也許批評我們,但沒有人能控告我們說任何違反聖經原則的東西。這就是為甚麼我很高興有這次的生命讀經,給我們看見詩篇一篇和二篇之間的不同,以及三至七篇和八篇之間的不同。現在我們已看過九至十四篇。基於我們照著聖經原則所看見的,這六篇詩沒有一點達到神聖啟示的標準。 今天在新約的原則裏,神的確有一個寶座,祂也確實坐在寶座上。但今天的寶座稱為施恩的寶座。(來四16。)不僅如此,從已過的永遠到將來的永遠,神的心意就是愛世人。約翰三章十六節說,『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入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遠的生命。』世人,指墮落的人類。神愛墮落的人類,所以賜下祂的獨生子來為我們死,使我們藉著信入祂不至滅亡,反得永遠的生命。新約的基本原則是神愛墮落的人類。若非如此,我們沒有人能得救。我們都基於神愛人類的原則得救了。即使我們人類墮落成為世界,神仍愛我們。 所以,今天神的寶座不是權柄之王的寶座;今天祂的寶座乃是慈愛救主的寶座。這權柄的寶座今天成了施恩的寶座。每天甚至每時,我們都能來就近這施恩的寶座,為要受憐憫,得恩典,作應時的幫助。(來四16。)這是今天神所立的恩典時代。舊約是律法時代,但甚至舊約也說到神的憐憫。在何西阿六章六節神說,『因我喜愛憐憫,不喜愛祭祀。』(另譯。)主耶穌在馬太九章十三節引用這話。神喜愛憐憫,因為祂是憐憫的神,憐恤的神。神渴望看見人因祂的憐憫得恩寵,不因祂是公義的而受審判;這是聖經裏的原則。我們解釋或教導聖經,需要顧到管制的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