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倪柝聲
簡 史

早期職事

倪柝聲得救之後不久就開始愛主,並有強烈的負擔傳福音給他的同學和同鄉。他無論得時不得時都這樣作。藉著他的傳揚,幾乎他所有的同學都被帶到主面前,並且在他的學校帶來了一次復興,這次復興於一九二三年廣泛的擴展到他家鄉的人那堙C數以百計的人得救,並且生活有所改變。倪柝聲弟兄沒有讀過神學院或聖經學校。關於基督,關於那靈的事,以及關於召會歷史,他所學習的多半是得自研讀聖經和讀屬靈人的著作。倪柝聲弟兄不只對聖經有卓越的研究,他也用心研讀屬靈書報。他有傑出的恩賜,能選擇、瞭解、分辨並記憶適當的材料。他只要看一眼,就能輕易抓住一本書的要點。

活的信心

因著工作過勞,身體又缺乏合式的照顧,倪柝聲弟兄在一九二四年得了肺結核病。他的病重到一個地步,他去世的謠言,曾傳出好幾回。他在生病期間,為著他的生存極度操練信靠神,神也信實的照顧了他。神施恩醫治了他的肺病,卻主宰的留下他的心絞痛;他隨時都可能死去。這自然的使他為著他的生存完全信靠主。他時刻憑著相信神而存活,那些年間,神也用祂恩典的照顧和復活的生命扶持他,直到他去世。藉著這些肉身的苦難,他對神有許多的經歷和享受;若非受疾病的纏磨,他就不可能有這麼多的經歷和享受。倪弟兄所經歷這種神聖的醫治,不僅僅是神神蹟的作為,乃是復活的生命經過恩典的過程所作出的結果,是藉著對神信實的話運用活的信心,為使人得著造就和生命的長大。這不僅僅是神聖能力的神蹟;這完全是在於恩典和神聖的生命。

生活與工作

每當有人問倪弟兄問題時,他的解答總是那樣的實際中肯,又清楚又明亮,滿有膏油又滿帶亮光。他的態度非常自然、敞開,他是那麼平易近人,氣度寬大,胸懷闊宏。在屬靈的事上,他爬得高,摸得深;對神的法則和神的旨意,他有極豐富的認識和經歷。他總是給人非常甜美的感覺,可親可敬,態度溫柔謙卑,話中滿有膏油。人與他見見談談,皆是叫人堶探潤,喜歡接近他。他的言談與行動,叫人常有回憶,不能忘記。倪柝聲看見,對我們的工作而言,最重要的不是量,乃是質。真實的工作乃是生命的流露。

被 囚

一九四九年二月,經過多方禱告和考量,倪弟兄決定留在上海,為著他對眾召會、同工、以及主在大陸之見證的負擔。一面,他完全信靠主的主宰;另一面,他知道有危險,他也預備好為主的見證犧牲。一九五二年春,他因信仰被捕入獄;經過長期的審訊,他在一九五六年夏被判十五年徒刑,但他至終並沒有得著釋放。在他被監禁的期間,只有他的妻子得允許偶而去看他。他的妻子在一九七一年十一月七日去世,這使他極其憂傷,也斷絕了他與外界一切的接觸。她死後不久,在一九七二年五月三十日,倪柝聲弟兄也走完了他在地上的旅程,與他付上生命代價所事奉的基督一同安息了。臨離去前,他留下一張紙在枕頭下面,那是用非常顫抖的手寫下的幾行大字:“基督是神的兒子,為人贖罪而死,三日復活,這是宇宙間最大的事實。我信基督而死。倪柝聲。”

其他引語

“要緊的是接受神在環境中的安排,這安排就是聖靈的管治。逃躲一次神的安排,就是失去一次度量被擴充的機會。信徒經過苦難之後,和以前絕不會一樣。” “當我初出來事奉時,我很擔心生活的問題。我既是走主的道路,就只能靠主過日子。在一九二一年至一九二二年時,在中國的傳道人因信靠主而活的少而又少。當我在主前仰望時,主對我說,‘你若不能憑信而活,你就不能為我工作。’ 我知道需要活的話,與活的信心,來事奉一位活的神。神供應了我一切的需要,從沒有一次虧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