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前面的信息堙A我們看過召會堛漸2恁A召會的墮落,以及召會堛滷o勝者。本篇信息我們要開始來看召會的恢復這件極重要的事。

『恢復』一辭的意義,是再次得回失去的東西,或使事物回到正常的情形;意即在遭受破壞或失去了以後,再使事物復原或回到正常的情形。我們說到召會的恢復,意即召會原初有一種情形,後來卻失去或受了破壞,現今就有需要把召會帶到她原初的情形。因為經過了許多世紀的歷史,召會已經墮落了,她需要回復到照著神原初心意的光景。我們對於召會的異象,應當受到管治,不是照著現今的情形或傳統的作法,乃是照著聖經堜珣狴隉A神原初的心意和標準。

我們需要認識召會的恢復,與神的心意及其完成,並撒但破壞的工作之間的關係。新約啟示,神對於召會有一個明確的心意、定旨和目標。新約也有一幅清楚的圖畫,給我們看見神如何照著祂的心意而有所成就。首先神有一個定旨,然後祂進來完成祂的定旨。此外,新約也清楚的記載,神的仇敵如何進來破壞神所成就的。撒但用以破壞神所成就之事的方法,有內在和外在兩面。內在的一面,乃是破壞並敗壞神的子民;然後,撒但企圖在外面破壞神所成就的。然而,神乃是一位有永遠定旨的神。祂是滿有定旨的神,祂一旦定意要作某事,就沒有任何事能改變祂的心意或使祂停止。所以,在撒但的破壞後,神就進來重新作祂先前所作過的,這樣的重新再作就是祂的恢復。這就是把一切被神仇敵撒但所破壞並失去的事物再帶回來。

壹 由以色列人從被擄歸回所豫表

召會的恢復是由以色列人從被擄歸回所豫表的。(拉一3∼11。)為了要認識召會的恢復,我門需要來看舊約堨H色列人的歷史。舊約是一本豫表的書,其中最大,最包羅一切的豫表,就是以色列人的歷史。許多聖經教師將發生在以色人歷史開端的事,應用在今天基督徒的經歷上。例如,他們把逾越節應用在救贖的經歷上,把過紅海應用在受浸的經歷上。不僅如此,我們也許還把每天嗎哪的享受和裂開磐石之水的享受,應用在我們以基督作我們生命的供應,並作我們活水的經歷上。我們也許甚至知道,如何把所羅門建造的聖殿應用在我們的經歷上。然而,卻沒有太多基督徒知道,如何應用以色列人末了一部分的歷史-被擄到巴比倫,和從被擄中歸回。我們將要看見,以色列人從被擄歸回,豫表召會的恢復。

在舊約堙A神首先藉著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得著一班人。至終,這班人成了以色列國,這國稱為祭司的國度。(出十九6。)那班人,那個國,就是召會的豫表。在行傳七章三十八節,司提反甚至說到以色列人是『在曠野的會集』,(直譯,)用了『艾克利西亞』一辭,就是新約的『召會』。這進一步指明,以色列人乃是召會的豫表。

以色列國全部的歷史,乃是召會一個完整、包羅萬有的豫表。以色列國開始於出埃及。以色列人原在埃及的奴役之下,但藉著逾越節的羊羔,他們就蒙救贖,脫離了法老的霸佔。他們出了埃及,過了紅海,進入曠野,並來到西乃山,在那堳堻y帳幕,作為神在地上的居所。最後,以色列人過約但河,進入迦南美地。他們征服那地的人並得著那地後,就建造聖殿。建造聖殿以後的那段時間,是黃金時間。然而,那段黃金時間並沒有持續很久。主要的是由於所羅門的失敗,聖殿就被毀壞了,以色列人也被帶到巴比倫作俘虜。巴比倫的軍隊不僅毀壞耶路撒冷及其聖殿,也將聖殿內的器皿帶到巴比倫,放在偶像廟中。這是何等的羞恥!以色列人留在巴比倫七十年之久。

由於召會的墮落,就屬靈一面說,她是已經被擄了。神的子民已經分裂、分散,從一的正確立場被擄到錯誤的立場。在舊約的豫表堙A以色列人以耶路撒冷為中心而生活,但後來卻被分散並被擄到許多地方,特別是到了巴比倫。這描繪出今天許多基督徒中間的光景。就著非常真實的意義來說,今天的信徒比以色列人更加分散。因此,我們需要恢復。我們需要的不僅是復興,更是恢復。

一 離開巴比倫-被擄與分裂的立場

正如以色列人後來的歷史所豫表的,恢復就是離開巴比倫-被擄與分裂的立場。(拉一1∼11。)以色列子民得恢復,意思就是他們從巴比倫被帶回到耶路撒冷。消極的說,恢復就是從巴比倫被帶出來;積極的說,恢復乃是被帶到耶路撒冷。雖然聖經啟示出,有些以色列人是被擄到敘利亞,有些是被擄到埃及,但他們大部分是被擄到巴比倫。巴比倫乃是被擄的主要地方。因此在豫表上,耶路撒冷的意義乃是一的立場;巴比倫的意義是分裂、分散和被擄。得恢復脫離巴比倫,意即得恢復脫離分裂;恢復到耶路撒冷,就是恢復回到原來一的立場上。

在舊約堙A聖殿被毀壞時,所有的器皿都被擄掠到巴比倫,放在尼布甲尼撒的偶像廟中。這表徵到了某個時期,全召會都要被『巴比倫人』所毀壞,他們要將聖殿堛瑣馴衒a到巴比倫,並放在他們的偶像廟中。在召會歷史的某個時期,巴比倫主義要進到召會堙A毀壞召會,並將召會的內涵擄去。你們若研讀召會的歷史,就會看見這是真實的情形。所以,在啟示錄十七章,背道的召會被稱為大巴比倫,就是大妓女。

召會因著敗落就被擄去,並且被拘留在大巴比倫之下作俘虜。在啟示錄十八章,巴比倫是指羅馬城。啟示錄的作者約翰用比喻的說法,稱羅馬為『大巴比倫』。至終,那以教皇為首的組織,就是羅馬教,在啟示錄十七章被主稱為『大巴比倫,地上妓女和可憎之物的母』。(5。)這辭句與舊約時代巴比倫一辭的用法相當。在舊約時,神的百姓被擄到巴比倫,並且被拘留在那塈@俘虜。在新約堙A就是在豫表的應驗上,原則也是一樣的:召會,就是神所揀選的人,至終也要被拘留在大巴倫作俘虜。這就是說,在舊約和在新約堙A神的子民都要被擄到巴比倫。

我們若看見這點,就會對召會的墮落和召會的恢復,有清楚而全面的看見。以色列人被擄,乃是由於他們的墮落。他們因著墮落,就被擄到巴比倫。召會也墮落了,最後也被擄到大巴比倫-基督教國,大巴比倫在聖別的神眼中乃是個妓女。因此,召會的恢復包含一個歸回,就是從巴比倫所表徵被擄和分裂的立場歸回。

二 回到耶路撒冷,神命定獨一的立場,帶著所有被擄到巴比倫,神殿的器皿

以色列人的恢復,不僅是從巴比倫出來,乃是要歸回到耶路撒冷,就是神所命定獨一的立場。耶路撒冷是主所揀選的地方。(申十二5。)因此,耶路撒冷就是神子民敬拜神的中心,這獨一的中心保守了神子民的一。若沒有這樣的一個中心,以色列人進入美地後,早就分裂了。神豫知這個難處,就一再的重復關於祂所揀選之地的誡命。(申十二5,11,13∼14。)以色列人沒有權利選擇他們自己敬拜的地方。選擇的權利在神手中;只有神能作這個揀選,以色列人只能接受祂的揀選,就那神聖的揀選。神的揀選成了祂子民聚集的中心,這就是一的獨一立場。為此,在舊約堹囿漱l民必須被帶回到耶路撒冷,神所命定獨一的立場。

耶路撒冷乃是舊約堹咫l民敬拜的獨一地方,合一的中心。巴比倫產生了分裂,耶路撒冷卻維持了一。今天的巴比倫是分裂,今天的耶路撒冷乃是一。當我們回到一時,我們就回到耶路撒冷。

那些從巴比倫回到耶路撒冷的人,乃是帶著所有被擄到巴比倫,神殿的器皿。(拉一5∼11。)這些器皿是銀的、金的,表徵對基督並基督之豐富的經歷。所有在殿堛瑣馴蛂A乃是對基督各方面的經歷。神的子民被分散,所有屬靈的經歷也都被擄去了。那對他們並對神乃是一個羞恥!甚至今天,有些親愛的基督徒有真實的經歷,他們卻是在巴比倫。這就是說,他們對基督的經歷,是在被擄的地方,就是偶像的地方。經歷是正確的,地方卻是錯誤的,因為器皿是正確的,卻是神殿的器皿放在偶像的廟中。因此,所有的銀器和金器都必須帶回耶路撒冷。

在表徵上,銀是指基督的救贖,金是指神聖的性情,就是神的性情。以色列人帶同銀器和金器,從巴比倫到耶路撒冷;這指明我們的經歷必須是經歷基督和祂的救贖,經歷神和祂的性情。

今天的巴比倫不僅將神的子民擄去,也搶奪了神殿中一切的豐富。那些表徵基督豐富的器皿,已經被擄掠了。這就是為甚麼在羅馬天主教和更正教的公會堙A很少有人說到基督那追測不盡的豐富。(弗三8。)也沒有鼓勵信徒喫基督,喝基督,與基督同坐席,完滿的享受基督。信徒們對基督的豐富享受不多,或沒有享受,原因乃是所有殿堛瑣馴蛂A都已被大巴比倫擄去。現今主需要恢復對基督豐富的經歷。祂不僅要呼召祂忠信的子民,從巴比倫出來回到正確的召會生活,也要將已經失去的基督的各方面恢復並帶回。

三 重建神的殿,就是神的家

召會的恢復,也是由神的子民從巴比倫歸回後,在耶路撒冷重建神的殿,就是神的家所豫表。以斯拉一章三節說,『在你們中間凡作祂子民的,可以上猶大的耶路撒冷,在耶路撒冷重建耶和華以色列神的殿(只有祂是神);願神與這人同在。』五節繼續說,『於是猶大和便雅憫的族長、祭司利未人,就是一切被神激動他靈(原文)的人,都起來要上耶路撒冷去建造耶和華的殿。』這幾節指出,恢復不只是要帶著神殿的器皿回到耶路撒冷,也是要重建被毀壞之神的殿。

四 重建耶路撒冷城

末了,召會的恢復是由舊約堙A耶路撒冷城的重建所豫表。(尼二11,17。)聖殿的建造恢復後,還需要建造城。沒有城,殿就沒有保護。聖殿,乃是主同在的地方,需要受到保護。城的牆,對殿乃是防禦。

這也是豫表的另一面,是我們必須應用在新約堛滿C以弗所二章十九節和提前三章十五節,說到召會是神的家。但是,在啟示錄末了兩章,有一座城,並且在這城內沒有殿,(二一22,)因為城已經成為殿的擴大。

我們要明白新約堮a和城的關係,就需要看見,召會乃是基督的擴大,基督的擴增。所有的信徒都是基督的一部分,都是基督的肢體。所有這些部分合在一起,就是基督的擴增。因此,召會乃是基督的豐滿,(弗一22∼23,)因為基督已經擴增並擴大到許許多多的肢體堶情C基督擴大的第一步,乃是召會作為家。這擴大的第二步仍然是召會,但不是作為家乃是作為城。召會作為家必須擴大到召會作為城。至終,整個召會就成了城。因為殿已經作了城,所以啟示錄二十一章二十二節告訴我們,在耶路撒冷城內沒有殿。城是帳幕,是居所。(2∼3。)因此,城乃是殿的擴大,是家發展到至極。

家和城的建造,是神永遠定旨的中心。這建造實際上就是神與人的調和。所以,召會就是神性與人性的調和。當這調和擴大並終極完成到最完滿的程度時,那就是城。然後,這城至終要成為神和人相互的建造,相互的住處,讓神住在我們堶情A我們也住在神堶情C這乃是神與人宇宙的、永遠的調和。就著小規模而言,這是家,就著大規模而言,乃是城。

基督的第一次來,與神的子民從巴比倫歸回耶路撒冷,非常有關係。在這次被擄歸回之後,過了四百年多一點,基督就來了。基督是從馬利亞而生,她是那些從耶路撒冷歸回之人的後裔。神的子民若是沒有一人從巴比倫歸回到耶路撒冷,就沒有人能帶進基督第一次的來。然而,根據新約,有許多聖別的子民,包括馬利亞、撒迦利亞和以利沙伯(施浸者約翰的父母)、西面以及亞拿,他們都是那些從被擄歸回之人的後裔。所有這些人對基督第一次的來都非常有用。

對於基督第二次的來,原則乃是一樣的。若是沒有召會生活的恢復,也就是說,神的子民若沒有從大巴比倫歸回到召會生活,就沒有路帶進基督第二次的來。這就是為甚麼主在末了的時候,一直作工要得著一個恢復。我相信這個恢復對於基督的再來,乃是豫備和根基。將會有許多的馬利亞、撒迦利亞、以利沙伯、西面和亞拿,為著主完成祂第二次的來豫備根基。因此,為著基督第二次的來,需要有召會的恢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