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篇、詩人對神殿與基督的愛

第三十二篇 詩人對神殿與基督的愛

讀經:

詩篇八十四篇。

在本篇信息中,我們要來看詩篇八十四篇;本詩是關於詩人對神殿與基督的愛。

壹 在神的對付和剝奪之後

八十四篇是在好些關於神的對付和剝奪的詩篇之後。詩篇卷三說到神的許多對付和剝奪。例如,在七十三篇,詩人因著神的對付和剝奪感到困惑,直到他進入神的聖所纔明白過來。在這樣的詩篇堙A詩人的情形與約伯幾乎一樣。主要的不同是詩人經歷神的對付和剝奪,而約伯更經歷了神的銷毀。

八十四篇用一個特別的辭-『流淚(巴迦)谷』。『巴迦』原文意『流淚』,所以巴迦谷就是流淚谷。這個特別的辭指明詩人受了神的對付和剝奪。

貳 住在神殿中的,便為有福

四節說,住在神殿中的,便為有福。這堛滿y殿』表徵召會整體。 

一 詩人羡慕渴想神的居所

一至二節說,『萬軍之耶和華阿,你的居所何等可愛!我的魂羡慕渴想耶和華的院宇;我的心腸,我的肉體,向活神呼籲。』神的帳幕,神的居所,表徵眾地方召會。詩人當時還未在神的居所堙A但他羡慕在那堙C他的羡慕強烈到一個地步,甚至是渴想。這指明詩人愛神的居所到何等的程度。

二 在兩座壇,麻雀找到了家;燕子為自己找到了菢雛之窩

詩人繼續將自己比喻為麻雀和燕子:『萬軍之耶和華,我的王,我的神阿,在你的兩座壇,麻雀找到了家;燕子為自己找到了菢雛之窩。』(3。)這兩座壇是金香壇和銅燔祭壇。(出四十5∼6。)各種祭物獻於其上的銅祭壇,是在帳幕門口的外院子堙Q洗濯盆也在外院子堙C聖所埵陶秦]餅桌子、燈臺和金香壇。

1 在外院子堛獄价蝨癒A一切消極的事物已為祭物所對付

銅祭壇豫表基督的十字架。在這祭壇,一切消極的事物已為豫表基督的祭物所對付。在十字架那堙A基督除去我們的罪,釘死舊人,廢除撒但,審判屬撒但的世界,並了結舊造和一切消極的事物。所以,在十字架那堙A我們一切的問題都得了解決;在十字架那堙A我們開始相信主耶穌。在十字架那堙A我們承認自己的罪;在十字架那堙A我們也蒙了赦免。這使我們有資格進入聖所,來到陳設餅桌子那堭筐糧食,來到燈臺那堭筐光照,並來到金香壇那堙A經歷基督作我們蒙神悅納的香。

2 在至聖所前的金香壇,神的子民在平安中蒙神悅納

至聖所前的金香壇,是神的子民在平安中蒙神悅納的地方。這香豫表在升天奡_活的基督作神的悅納。(啟八3。)基督作我們的香乃是馨香、可愛、可蒙悅納的。在基督以外,我們無法蒙神悅納;基督是我們的悅納。在消極一面,在銅祭壇那堙A我們的問題因著釘十字架的基督得以解決;在積極一面,在金香壇那堙A我們在升天、復活的基督婸X神悅納。

在基督受死以前,有一層幔子分隔了約櫃所在的至聖所和金香壇所在的聖所。因此,在約櫃與金香壇之間有幔子。有些經文明說金香壇在幔子外,有些經文指明金香壇屬於至聖所。(來九4,王上六22。)基督死的時候,祂裂開了那分隔聖所與至聖所的幔子,(太二七51,來十20,)所以如今在約櫃與金香壇之間不再有幔子的間隔。

出埃及四十章五至六節將金香壇與銅祭壇相題並論,這事實指明這兩座壇有密切的關係。這兩座壇在我們的經歷中也有密切的關係。首先,我們來到銅祭壇-十字架,在那堣@切消極的事物受了對付。我們經歷這祭壇的結果,使我們得著潔淨,有資格進入帳幕,在香壇那堭腔盔哄C

3 藉此二壇,蒙神救贖的人找到他們與神安息的家

藉此二壇,蒙神救贖的人能找到他們與神安息的家。詩篇八十四篇三節說到家和窩。家和窩之間的不同是甚麼?家是安息的地方,而窩是避難的地方。今天對我們而言,銅祭壇乃是避難所。我們將自己藏在十字架之下,逃避我們的難處,因此我們就得著遮蓋且有避難所。然後在金香壇那堙A我們接觸我們在諸天之上的基督。這接觸不是為著避難,乃是為著安息。

燕子是微小、軟弱的,且被暴風和許多其他的事物所攪擾。但燕子有窩,就是避難所。如同燕子來到能菢雛之窩,我們也來到作我們避難所之基督的十字架這堙C在這塈畯怚i帶來我們的『雛』,就是我們傳揚福音時所接觸的人。按屬靈說,在十字架的『窩』這堙A我們該『菢』雛,就是產生屬靈的兒女。菢雛就是藉著傳揚福音而產生他們。要這樣作,我們需要將罪人帶到基督的十字架。在十字架這堙A我們有我們的窩,我們的避難所可以『菢雛』,就是產生屬靈的兒女。在接觸十字架以前,他們是罪人,但藉著接觸十字架,他們成為信徒,就是在主埵~幼的兒女。我們教導年幼的人呼求主時,他們就學習在香壇那埵V神獻上禱告。因此在他們的經歷中,這兩座壇有密切的關係。

我們已指出,這篇關於詩人對神殿與基督之愛的詩篇,說到神的居所與神的殿。在豫表堙A帳幕-居所-是眾地方召會,殿是召會整體。我們來到召會-神的殿時,就被兩座壇所吸引,這二者是非常顯著的。在第一座壇-銅祭壇那堙A我們承認我們的罪、失敗和缺點。在十字架這堙A我們的問題得以解決,並且我們彀資格進入神堶情C然後我們可以來到金香壇接觸神。

在銅祭壇我們遇見釘十字架的基督,但在金香壇,釘十字架的基督成了升天的基督;基督在祂的升天埵足飢畯怐漁悖ョC無論我們在自己堶惇O多麼善良或純潔,我們一在基督以外,就無法蒙神悅納。我們惟有在基督堙A纔能蒙神悅納。這是基督成為我們的香的意義。

啟示錄八章三節指明,我們的禱告要蒙神悅納,就必須有基督作香加在其中。這就是我們需要在主的名媄咩i的原因。有的時候,我們會以『在主耶穌的名堙z這句話來結束我們的禱告。我們若在自己的名媄咩i,就不會蒙神悅納;惟有在主的名媄咩i,我們纔會蒙神悅納,因那時基督是香,是可悅的馨香之氣,成為我們的悅納。在基督堶情A我們對神不僅是可蒙悅納的,對祂也是馨香、可悅的。

我們在召會堶漸找到避難所,然後找到家。在我們得救並進入召會以前,我們不僅在流浪,無家可歸,我們也沒有任何防衛、保護或藏身之處。當我們來到召會中,就立刻來到銅祭壇,基督的十字架那堙A解決了我們的問題,找到了藏身之處,就是避難所。我們將自己藏在十字架堙C然後當我們繼續接觸神,在香壇那媄咩i神時,我們就覺得我們是安息在家堙C我們許多人能見證,這是我們來到召會時的感覺。

我們在召會中經歷這兩座壇時,就能與保羅同說,『我曾定了主意,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這位釘十字架的。』(林前二2。)我們只知道基督和祂的十字架。十字架是我們的避難所,我們的藏身之處,基督自己是我們的悅納。日復一日,我們來到這兩座壇這堙Q日復一日,我們在此隱藏並安息。我們來到十字架跟前,在這塈畯怞麥袓攭牷F我們也來到基督跟前,在這塈畯怞釵w息並且在家堙C

三 住在神殿中的,便為有福,他們要讚美祂

詩篇八十四篇四節說,『住在你殿中的,便為有福。他們仍要讚美你。』住在神的殿中乃是要讚美祂。然而,我們常常缺少讚美。我們的活力排該滿了讚美。不讚美主就沉睡,讚美祂就有活力。讚美主該是我們的生活,我們的召會生活該是讚美的生活。

四 住在神的院宇一日,勝似在別處千日

『在你的院宇一日,勝似在別處千日;我寧願在我神殿的門檻,不願住在惡人的帳棚堙C』(詩八四10,參結四七3∼5,啟二十4∼6。)這婺痐H說到站在門檻那堛漱H;門檻是堶惟M外面的分界線。我的確願意作站在神殿門檻那堛漱H。

參 心中想往錫安大道的,這人便為有福

詩篇八十四篇五至七節啟示,心中想往錫安大道的人便為有福。想往錫安大道,意思是我們想要進入召會中。事實上,我們想要在召會生活堛漱葽N,就是我們進入召會的大道。

一 在神堶惘酗O量

『在你堶惘酗O量…,這人便為有福。』(5。)這指明在錫安大道,在神堶情A使我們有力量。我們許多人能見證,在我們進入召會生活以前,我們軟弱、猶豫,但我們一旦定意來到召會中,就在神堶控o了加強。

二 經過流淚谷 

六節上半說到經過流淚谷。我們已經指出,『巴迦』原文意『流淚』。一面,當我們有意進入召會生活時,就在神堶控o了加強;另一面,我們也受到撒但的反對;他使許多聖徒遭受逼迫。撒但所引起的難處和逼迫,使我們的大道成為流淚谷。

三 叫流淚谷變為泉源之地

我們經過流淚谷時,神叫這谷變為泉源之地。(6中。)我們若走大道往神的殿去,難處和逼迫會臨到我們,這樣的事使我們流淚。但神要將我們的眼淚變為泉源。惟有流淚的人會有泉源。我們流淚越多,泉源就越大。

四 秋雨之福蓋滿了全谷

六節下半說,『並有秋雨之福,蓋滿了全谷。』按我們的經歷,這意思是我們的眼淚成為泉源,這泉源成為蓋滿全谷的秋雨之福。秋雨就是那靈,那靈是我們的福。

煙臺有一位弟兄的情形正是如此。他在相信主耶穌以前是回教徒。他得救並進入召會生活以後,遭受許多逼迫。這些逼迫幾乎叫他喪命,他也流了許多眼淚。但那些眼淚成了泉源,泉源成了如秋雨的那靈;結果這位弟兄變得非常的活。

因著經過流淚谷而進入召會生活的人,會發覺這樣流淚至終對他們成為大福。就是那靈。他們所流的眼淚是自己的,但這些眼淚成為泉源;這泉源成為秋雨,就是那靈的福。

五 行走力上加力

『他們行走,力上加力。』(7上。)這指明力量加上力量。走錫安大道的人,已經在神堶惘酗O量,如今他們進一步得著加力,因此行走力上加力。

六 到錫安朝見神

『各人到錫安朝見神。』(7下。)往前的結果就是我們到錫安朝見神。我們寶貴神的居所,因為錫安在這堙C我們寶貴召會生活,因為我們在錫安這堙C雖然我們是在地上,但我們也是在屬天的錫安。(來十二22。)

肆 詩人的禱告

詩篇八十四篇八、九、十一和十二節是詩人的禱告。

一 禱告神垂顧他們的盾牌,看祂受膏者的面

『神阿,垂顧我們的盾牌,看你受膏者的面。』(9。)這節的『盾牌』指豫表基督的大衛王,『受膏者』也指大衛王。這婺痐H的禱告說到大衛,說他是保護他們的盾牌,並且是神的受膏者。然而在豫表堙A這受膏者乃是基督。我們在禱告中可以說,『神阿,看你受膏者基督的面;祂是我們的救主。』

二 在基督堥禸耶和華我們的神作日頭、盾牌、恩惠和榮耀,一無所缺

十一節上半說,『耶和華神是日頭、是盾牌。』日頭是光的源頭,光賜下生命。植物、動物、和人類都需要日光,好存活並長大。在我們屬靈的生命中,我們也需要日光,為此有基督作我們光和生命的源頭。

在十一節中至下半詩人繼續說,耶和華賜下恩惠和榮耀,祂未嘗留下一樣好處。恩惠和榮耀都是神自己。恩惠是神作我們的享受,榮耀是神作我們的榮美。所以,在這些經文堙A在基督堛滬C和華神之於我們是四樣東西:盾牌、日頭、恩惠和榮耀。

八十四篇是照著詩人的背景寫的,與約伯的背景非常類似。在十一節下半詩人說,神『未嘗留下一樣好處,不給那些行動正直的人』。在十二節他繼續宣告:『萬軍之耶和華阿,信靠你的人,便為有福。』十一節下半堙y那些行動正直的人』,在詩人紛雜的情緒中,可能指那些遵守律法的人。十二節『信靠你的人』,在詩人紛雜的情緒中,也可能指住在神殿堛漱H。

這堜狾釭漱D是詩人紛雜情緒的混雜發表,這樣的情緒不是照著神的啟示。約伯行動正直,但神不僅留下東西不給他,並且剝奪他,銷毀他。不僅如此,約伯信靠神,但未必有神的祝福。你信因為我們行動正直,所以我們今天享受基督作我們的日頭、盾牌、恩惠和榮耀麼?你信因為我們信靠神,祂就祝福我們麼?我們必須承認,我們在自己堶接L法行動正直,或堅定的信靠神,但我們因此會失去基督作我們的日頭、盾牌、恩惠和榮耀麼?不,這不是我們的情形。

在豫表堙A八十四篇給我們看見召會生活何等佳美,以及我們該如何寶貴召會生活。在此我們享受基督的十字架,也享受基督自己。我們都該走大道來到召會,然後住在這堙C在此我們享受我們的大衛,我們的受膏者,我們的基督;祂是我們的日頭、我們的盾牌、我們的恩惠、和我們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