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篇、在神殿中享受神時,詩人從他們混雜情緒發出的虔誠發表(一)

第二十四篇 在神殿中享受神時,詩人從他們混雜情緒發出的虔誠發表
      詩篇五十二至六十七篇(一)

讀經:

詩篇五十二至五十七篇。

詩篇堛滲姜t啟示,關於基督的啟示有一些站口。到目前為止,我們所看過最後的站口是四十五篇,在這之後就是六十八篇。在四十五篇和六十八篇之間,有二十二篇詩。如我們所看過的,四十六至四十八篇與城有關,四十九至五十一篇論到在基督堥禸神的三類人。在我們來看詩篇六十八篇以前,我們需要經過十六篇詩,我們將有三篇信息專講這些詩。詩篇五十二至六十七篇呈現給我們的是一個『沼澤』,就是我們很難經過的『泥濘』光景。然而,我們需要通過這十六篇詩。在本篇信息中,我們要來看五十二至五十七篇。

這六篇詩為古代神的子民所寶貴,每篇詩都像『寶石』一樣被看重;不然,這六篇詩不會包括在詩篇堙C雖然有些人非常珍賞這些詩,但我發覺很難對其有深刻的印象。不僅如此,因為這些詩非常相像,我也發覺很難看出每篇之間如何不同。再者,很難點出其中談論的是甚麼。這堛滷◇的確是強烈、紛雜、複雜的。所以,這些詩可視為詩人在神殿中享受神時,從他們混雜情緒中所發出的虔誠發表。現在我們逐一來看這些詩。

壹 詩人對惡人的定罪,和他在神殿中對神的享受

五十二篇的標題是這樣:『以東人多益來告訴掃羅說,大衛到了亞希米勒家。那時,大衛作這訓誨詩,交與歌詠指揮。』訓誨詩一辭也許指明,這是一篇教導的詩。

在這篇詩前七節,詩人定罪惡人;在末二節,詩人說到他在神殿中享受神。

一 詩人對惡人的定罪

『勇士阿,你為何以作惡自誇?神的慈愛是常存的。』(1。)這勇士是誰?為甚麼說到勇士之後,詩人立刻繼續說到神的慈愛?這埵乎沒有關聯。

在二至七節,詩人大衛似乎對這勇士滿了仇恨。雖然大衛沒有說,神要咒詛這人,他卻說,『神也要拆毀你,直到永遠;祂要把你拿去,從你的帳棚中將你抽出,從活人之地將你拔出。』(5。)這堣j衛的話非常強烈。一個敬虔的人怎會就著一個逼迫他的人這樣禱告?

二 詩人在神殿中對神的享受

在八至九節大衛繼續說,『至於我,就像神殿中青翠的橄欖樹,永永遠遠信靠神的慈愛。我要稱謝你,直到永遠,因為你行了這事;我也要在你敬虔之人面前仰望你的名;這名本為美好。』大衛在神殿中既是青翠的,他既信靠神的慈愛,為甚麼他仍需要這樣強烈的就著這勇士禱告?

我們該怎樣思想大衛?我們讀這樣一篇詩之後,會繼續認為他是完全屬靈的麼?我年輕時,對大衛評價很高,但研讀聖經這麼多年以後,我對他的珍賞減少了。一面,大衛在神殿中享受神,甚至是在神殿中青翠的橄欖樹;另一面,他卻在禱告中定罪惡人,說神要從活人之地將他拔出。大衛怎能享受神,同時又恨惡他的一個仇敵到極點?這種對仇敵的恨惡,攙雜著在神殿中享受神而對神的讚美,當然不是正確的。敬虔的人怎能在同一篇詩堙A將對仇敵的惱恨與對神的讚美攙雜在一起?但這正是大衛在五十二篇所作的。

貳 世人中沒有一個人行善,但詩人要從神殿中的救恩堥禸 神

五十三篇的標題說,『大衛的訓誨詩,交與歌詠指揮,調用瑪哈拉。』關於『瑪哈拉』,原文意不詳,或許指一種悲傷的調子。這篇教導的詩乃是寫於大衛被外邦人攻擊的時候。

一 世人中沒有一個人行善

一至五節告訴我們,世人中沒有一個人行善。大衛在這婸﹛A外邦人中沒有一個人行善。這篇詩將所有的外邦人都推進『溝』堙A卻將猶太人高舉到天上。

一節說,『愚頑人心婸﹛A沒有神。他們都是敗壞,行了可憎惡的事;沒有一個人行善。』這節不是指猶太人,乃是指外邦人,這堛熒M頑人是外邦人。保羅在羅馬三章十至十二節引用這節,以及二至三節,乃是指所有的人。

在四節大衛繼續說,『作孽的沒有知識麼?他們吞喫我的百姓如同喫飯一樣,他們並不求告神。』這堣j衛似乎在說,這是神對外邦人說的話。

二 詩人要從神殿中的救恩堥禸神

在六節我們看見,詩人要在神救回祂被擄的子民時,從神殿中的救恩堥禸神。這節說,『但願以色列的救恩從錫安而出!神救回祂被擄的子民時,雅各要歡騰,以色列要喜樂。』這堛滷炷戎u是為著猶太人。

參 詩人在尋求有分於神的救助、維持和拯救時,求神滅絕他的仇敵

詩篇五十四篇與詩篇五十二、五十三篇同類。這婺痐H自己在尋求有分於享受神的救助、維持和拯救時,求神滅絕他的仇敵。我們很難相信一個神人竟能為這樣的事禱告。

在五十四篇一節詩人說,『神阿,求你以你的名救我,憑你的大能為我伸冤。』要向誰伸冤?照著詩人說,是向他的仇敵,就是向外邦人伸冤。

二至三節繼續說,『神阿,求你聽我的禱告,留心聽我口中的言語。因為外人起來攻擊我,強暴人尋索我的性命;他們眼中沒有神。』這堛漸~人是外邦人。外邦人眼中沒有神,意思是他們不敬畏神。對他們而言,沒有神。

在四節詩人繼續說,『看哪,神是幫助我的,主是在那些扶持我性命者之中的。』那些扶持詩人性命,幫助神拯救大衛者,必是猶太人。

在五節,詩人為著滅絕他的仇敵禱告說,『祂將災禍歸於窺探我的人。求你憑你的信實滅絕他們。』詩人不是求主憑祂的信實憐憫他們,反而禱告求神滅絕他們。這不符合詩人大衛的屬靈。在豫表基督是爭戰的得勝者上,大衛求神滅絕他的仇敵是正確的。但在他屬靈的生活上,在他的屬靈上,他恨惡他的仇敵,求神毀滅、滅絕他的仇敵,是全然不正確的。這違反神選民屬靈生命的性質,甚至違反神在舊約箴言二十五章二十一至二十二節的聖言,就是使徒保羅在羅馬十二章二十節所引用的。因此,我們無法承認大衛的屬靈是完全的。

然後詩人說,『我要把甘心祭獻給你;耶和華阿,我要讚美你的名;這名本為美好。祂從一切的急難中,把我救出來。我的眼睛也看見了我仇敵遭報。』(詩五四6∼7。)這是屬靈人的禱告,或是人在天然觀念堛熊o表?讀這樣的詩篇以後,我們還能尊敬大衛麼?

我已學知,要領會聖經實在不容易,尤其要對五十四篇這樣的詩篇有正確的領會,更是不容易。我研讀這事,受到達祕論詩篇時使用『情緒』一辭的幫助。達祕說,詩篇是聖徒『情緒』的發表。關於五十二至五十七篇,我要說,這堣ㄥ僅有詩人的情緒,也有他們混雜的情緒,他們的情緒是紛雜的。信靠神的確是對的,五十四篇有一部分是大衛信靠神的發表。但我們怎能稱義大衛在同一篇詩堙A禱告神滅絕他的仇敵?他恨惡他們到一個地步,求神滅絕他們。我們必須承認,在這篇詩埵陴V雜,並且詩人的情緒是複雜的。

肆 詩人在仇敵欺壓之下,求神對付他仇敵時,尋求經歷神的救恩

在五十五篇,詩人尋求經歷神的救恩。同時,在仇敵欺壓之下,他求神對付他的仇敵。

一 詩人尋求經歷神的救恩

一至二節、四至八節、十六至十八節上半、二十二節、和二十三節下半給我們看見,詩人在尋求經歷神的救恩。二十二節這節『金句』說,『你要把你的重擔卸給耶和華,祂必扶持你;祂永不叫義人動搖。』這節向我們保證,我們有神就是安全的,因為祂這扶持者不會允許任何事物動搖我們。你有任何重擔麼?你仍憑自己承擔麼?你需要把你的重擔卸給耶和華,祂必扶持你。

二 詩人在仇敵欺壓之下,基於善惡的原則,求神對付他的仇敵

詩人在仇敵欺壓之下,求神對付他的仇敵。(3,9∼15,18下∼21,23上。)他的懇求不是基於憐憫和恩典的原則,乃是基於善惡的原則。他為著他仇敵的禱告,是基於善惡知識樹的原則。

三 豫言猶大出賣基督

十三節豫言猶大出賣基督。(參詩四一9,約十三18。)這指明在詩人虔誠的發表堙A有關於基督消極方面的豫言,說到基督的仇敵,出賣基督的猶大。大衛豫表受苦的基督。在他關於遭受仇敵之苦,混雜情緒的虔誠發表堙A他說出了這豫言,指明猶大出賣基督,乃是基督苦難的一部分。

四 詩人在仇敵逼迫之下,回想他同別人在神殿中的享受

詩人在仇敵的欺壓和逼迫之下,回想他同群眾在神殿中的享受。(詩五五14。)這也許指以色列人從前每年三次節期的享受。(出二三14∼17。)

伍 詩人在信靠神並享受神拯救他脫離死亡和絆跌時,求神使他的仇敵墮落

一 詩人求神使他的仇敵墮落

『他們終日顛倒我的話;他們一切的心思,都是要害我。他們聚集,埋伏窺探我的腳蹤,等候要害我的命。他們豈能因罪孽逃脫麼?神阿,求你在怒中使眾民墮落。』(詩五六5∼7。)一面,詩人信靠神;另一面,他信靠神時,求神使他的仇敵墮落。我們許多人也作過同樣的事。當我們禱告求主托住我們,扶持我們時,可能同時求祂對付困擾我們的人,也許那是我們的丈夫或妻子,或我們的室友。你沒有這樣禱告過麼?有時我們堶掃T有這樣的情緒,不過沒有在禱告中實際向主說出來罷了。

二 詩人信靠神並享受神拯救他脫離死亡和絆跌

詩人信靠神並享受神拯救他脫離死亡和絆跌。(1∼4,8∼13。)在八節詩人說,『我幾次流離,你都記數。求你把我眼淚裝在你的皮袋堙A這不都在你冊子上麼?』大衛說到他的眼淚和神的皮袋,這話也許是詩中的比喻,作為大衛在神那種眷顧之下的安慰。有些讀者曾將大衛這堛爾傱野峔鴞菑v身上,藉此得了安慰。

陸 詩人在信靠神並享受神的救恩、慈愛和信實時,因他仇敵的不幸而喜樂

在五十七篇六節,詩人因他仇敵的不幸而喜樂甚至在祂信靠神並享受神的救恩、慈愛和信實時這樣作。(1∼5,7∼11。)一面,他信靠神並享受祂;另一面,他樂於看見他的仇敵在受苦。

讀過這些詩篇以後我很困擾,因為這堥S有暗示說,大衛從他在仇敵攻擊之下所受的苦中學習了任何功課。這堥S有指出大衛曾這樣說:『神,為甚麼掃羅在逼迫我?為甚麼有些人在攻擊我?主,我要知道原因,並且學功課。』

我的點乃是:大衛在這些詩篇堛疑咩i,全然與新約堜珣郋阞漱ㄕP。例如,保羅因『肉體上的一根刺』(林後十二7)而受苦,他三次求過主,叫這刺離開他。(8。)至終,主對他說,『我的恩典彀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9上。)主似乎對保羅說,『我不會把刺除去,我也不會作甚麼來減少你的苦難。沒有這根刺,你也許因著從我所得的啟示,就驕傲自高。我要允許刺留著,使你有機會學習我的恩典彀你用的。』大衛若學了這種功課,他就不會禱告主滅絕他的仇敵。

今天許多基督徒讀詩篇時,絲毫不領悟學功課這件事。他們在這些詩篇堨D要看見兩件事:第一,大衛是良善的,他是忠信的,並且信靠主;第二,神是良善、信實的,垂聽大衛並應允他。他們沒有看見本篇信息所說各篇詩堜珖i現大衛的缺點和短處。大衛沒有學習任何功課,或藉著神的憐憫和恩典對付他的缺點。他乃是禱告,他的仇敵要被抽出,從活人之地被拔出。

我們讀這些詩,需要就著自己的情況得著光照。毫無疑問,我們該信靠神。當然,祂要照著祂的慈愛和信實眷顧我們。但我們也需耍學習神管教的功課。我們需要找出我們在環境中受反對的原因,因這些反對乃是神的管教,以改正我們,破碎我們,並使我們降卑。我們不該禱告神壓制別人;我們纔是需要被神降卑並破碎的人。我們不該有幾乎所有詩篇堜狶e現的短處,就是沒有學習神管教的功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