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篇、在神的殿中享受神時,詩人情緒混雜的發表(四)

第十六篇 在神的殿中享受神時,詩人情緒混雜的發表(四)

讀經:

詩篇三十四至三十六篇。

在本篇信息中,我們要繼續交通到詩人在神的殿中享受神時,他們情緒混雜的發表。我們若沒有深切飢渴的尋求主同祂的話,這些信息將會使我們失望,因為我們照著天然觀念所喜歡的將要被暴露出來。我們在聖經堿搢ㄛし礡A以及聖經對我們是甚麼,在於我們是怎樣的人。我們對聖經的領會,總是照著我們的所是。所以,我們需要被調整,並被帶進神聖的觀念堙C

在本篇信息中,我們要來看三十四至三十六篇婺痐H情緒混雜的發表。三十四篇的標題說,這是大衛『在亞比米勒面前裝瘋,被他趕出去,離開時作的』詩。由此可見,寫三十四篇的情況不是尊貴的。大衛不是在正常的情況下;他假裝瘋癲,因為他在有能力殺他的王面前。假裝的結果,大衛得拯救脫離亞比米勒。(撒上二一10∼二二1上。)後來,他寫了詩篇三十四篇。在這篇詩堙A他將一切的功勞歸給神,但事實上,他藉著裝瘋拯救自己。假裝乃是一種虛偽。

在三十五篇,大衛求神用兵器與他的仇敵相戰。(1∼8。)然後在三十六篇,他求神對付惡人,(1∼4,)甚至指示神如何對付他們。(11∼12。)

我們要記得,詩篇需要照著全本聖經堹姜t啟示的神聖觀念來解釋。詩篇是聖經中最長的一卷,但不是惟一的一卷。牠必須在神神聖觀念的光中來解釋,這光就是關於神在基督堙A以基督為中心與普及之永遠經綸的啟示。

我們需要從屬人的觀念調整到神聖的觀念。在我基督徒生活的初期,我帶著許多自己的思想來讀聖經。歷年來,我一直被調整;這些在研讀聖經上所接受的調整,除去了我層層屬人的觀念。

我們對聖經的領會,在於我們屬靈生命長大的度量。甚至今天在我們屬人的生命堙A我們的認識也在於我們屬人生命長大的度量。我們不能期望一個孩子領會太多;當孩子長大時,所能領會的自然越來越多。至終,他成了長成的人,就能正確的領會事情。我們很難照著神聖的觀念,正確的領會詩篇。我們看過,有時候大衛在詩篇媮蕃‵D常美妙的事,然後接著又講說一些全然照著屬人、天然觀念的事。

要領會聖經,我們必須運用一個原則,就是神在祂的經綸堶p畫使自己與人成為一。基督出生的基本原則,主要原則,就是神來使自己與人聯合,成為人,而與人是一。這是聖經的基本原則。

我們讀聖經時,需要遵守神與人是一的原則。我們該遵守一個原則:神的話是神聖的啟示,給我們看見,神主要的目的是使自己與人成為一,並使人與祂成為一。在約翰十五章主說,『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 你們要住在我堶情A我也住在你們堶情C』(5,4。)這給我們看見,神與在基督堛澈H徒是一。從前我們與神是分開的,但有一天,我們這些野枝子在基督堭o接枝到祂堶情C(羅十一24。)我們已接枝到基督這樹上,這接枝已使我們與祂成為一。如今我們所需要的就是住在祂堶情A使祂住在我們堶情C這樣,祂與我們就是一,同有一個生命,一個性情,和一個生活。

我們若看見這點,就會完全調整對聖經的領會。我們需要持守約翰十五章堹姜t的觀念;那堨D說,祂是葡萄樹,我們是祂的枝子,並且我們該住在祂堶情A使祂住在我們堶情C在詩篇三十四至三十六篇,我們能看見,大衛的行動不像與神是一的枝子。

在領會聖經的事上,我們必須採取正確的原則。主要的原則就是神渴望與祂所揀選的人是一;至終,神與人之間的一要得著完全,得著完成。凡神所揀選的人都要得著完成,與神完全是一,成為聖城新耶路撒冷的構成成分。每當我們讀詩篇的時候,我們需要持守這個觀念;否則,我們就會受誤導。

拾 在稱頌並讚美神上

詩篇三十四篇給我們看見,詩人在神殿中享受神時,在稱頌並讚美神上情緒混雜的發表。稱頌神就是說神的好話,美善的說到神。讚美神就是將尊貴和榮耀歸與神。

一 寫於大衛在亞比米勒面前裝瘋之後

稱頌並讚美神雖然很好,但我們不該忘記,這樣美妙的詩是寫於大衛戴上『面具』之後。他在亞比米勒面前裝瘋之後,寫了這篇詩。這個故事記載在撒上二十一章十至十五節。那堣j衛在這非利士王面前裝瘋,以逃避被殺害。

二 因著神的應允和拯救

大衛因著神的應允和拯救,稱頌並讚美神。(詩三四1∼6。)他在一節說,『我要時時稱頌耶和華;讚美祂的話必常在我口中。』這很好,但我們必須記得大衛當時說這話的情況。當他在亞比米勒面前裝瘋的時候,他必定不是在稱頌神。撒上二十一章十三節說,大衛在城門的門扇上胡寫亂畫,使唾沫流在鬍子上,使亞比米勒以為他瘋了。

詩篇三十四篇二至六節說,『我的心必因耶和華誇耀,謙卑人聽見,就要喜樂。你們和我應當顯大耶和華,一同高舉祂的名。我尋求耶和華,祂就應允我;祂拯救我脫離一切使我恐懼的。凡仰望祂的,便有光彩;他們的臉,永不蒙羞。這窮苦人呼籲,耶和華便垂聽,救他脫離一切苦惱。』

大衛說,耶和華拯救他。但我要問,他是蒙耶和華拯救脫離亞比米勒的手呢,還是他自己拯救自己?人會為好些事情禱告,等事情成就時,便將一切的功勞歸與神。事實上,神甚麼也沒有作。他們是照自己的願望禱告,並且是憑自己而作。有時候他們甚至作一些事來欺騙人。神當然不會為他們欺騙人。我們會為某事禱告,得著我們所禱告的,然後歸功與神;這對神乃是侮辱。在這事例中,功勞不該歸神,乃該歸我們。

三 勸告並教導別人敬畏神,並避難在祂堶

七至二十二節給我們看見,大衛勸告並教導別人敬畏神,並避難在祂堶情C在八節大衛說,『避難在祂堶悸漱H有福了。』然而,大衛在那王面前裝瘋時,並沒有避難在耶和華堶情A而是避難在他的『面具』堙A在他的假裝堙C在十一節大衛說,『孩子們哪,當來聽我的話。我要將敬畏耶和華的道教訓你們。』我們難道要大衛教導我們裝假,戴上面具麼?這表明我們也許一面信靠主,另一面卻戴上面具拯救自己。至終,是誰拯救了我們-主或我們的面具?

1 敬畏神與避難在祂堶悸漲n處

在三十四篇,大衛說到敬畏神與避難在祂堶悸漲n處。(7∼10,17∼22。)十節說,『少壯獅子還飢餓缺食;但那尋求耶和華的,甚麼好處都不缺。』也許有人為著個人的益處引用這些經文,但結果他們仍然缺乏所渴望的物質事物。哥林多後書告訴我們,保羅遭受許多苦難和剝奪,甚至到衣食缺乏的地步。(十一27。)

2 敬畏神的路

在詩篇三十四篇,大衛說到敬畏神的路。(詩三四11∼16,彼前三10∼12。)詩篇三十四篇十二至十六節說,『有何人渴望生命,愛慕長壽,而享美福?就要守住舌頭不出惡言,嘴脣不說詭詐的話。要離惡行善,尋求和睦,一心追趕。耶和華的眼目,向著義人,祂的耳朵,聽他們的呼求。耶和華向行惡的人變臉,要從世上剪除對他們的記念。』彼得在彼前三章十至十二節引用這些經文,但保羅沒有引用這樣的話。保羅對新約經綸的異象比所有其他的使徒更清楚。

當大衛問『有何人渴望生命,愛慕長壽,而享美福』時,他所談論的,不是永遠的生命,而是物質的生命。大衛是舊約堸隊j的聖徒,彼得是新約堸隊j的使徒,但我不信大衛在這堜珨〞漪O屬靈的。我們中間,誰敢求主賜他長壽,使他得享許多美物?

大衛說,我們若愛慕長壽,而享美福,就要守住舌頭不出惡言,嘴脣不說詭詐的話。但有誰成功的守住舌頭不出惡言?大衛在這堜珨〞滿A乃是照著善惡知識樹。

詩篇三十四篇十五節說,『耶和華的眼目,向著義人,祂的耳朵,聽他們的呼求。』但誰是這地上的義人?保羅說,沒有義人;(羅三10;)以賽亞說,我們的義像污穢的衣服。(賽六四6。)我們若倚靠我們的義,想要使神的眼目和耳朵向著我們,我們將會毫無得著,因為我們沒有自己的義。

關於義人,大衛說,『又保全他一身的骨頭,連一根也不折斷。』(詩三四20。)這是關於基督的經文,因為大衛是受苦之基督的豫表。基督在十字架上時,兵丁見祂已經死了,就不打斷祂的腿。(約十九33 。)約翰說,『這些事發生,為要應驗經書:「祂的骨頭,一根也不可折斷。」』(36。)有時候在描述大衛的苦難上,大衛乃是豫表基督。

我們看詩篇三十四篇時,能看見大衛情緒混雜的發表。二十節指基督,但這篇詩大部分不是照著生命樹。我們的觀念需要照著生命樹改為神聖的觀念。當我們在基督堛齯j時,我們的觀念就會改變。 

拾壹 在求神對付他的仇敵上

在三十五篇,大衛求神對付他的仇敵。

一 乞求神用兵器與他的仇敵相戰

首先,他乞求神用兵器與他的仇敵相戰。(1∼8。)一節說,『耶和華阿,與我相爭的,求你與他們相爭;與我相戰的,求你與他們相戰。』你信神喜歡這樣的禱告麼?這不是照著主在新約堛滷訄V;主告訴我們,要愛我們的仇敵,為那逼迫我們的禱告。(太五44。)

詩篇三十五篇二至三節說,『求你拿著大小的盾牌,起來作我的幫助。也求你抽出槍來,擋住那追趕我的;求你對我的魂說,我是你的救恩。』大衛在這堣ㄛO向神求甚麼,乃是教導神,如何用兵器與他的仇敵相戰,藉此拯救他。

四至八節說,『願那尋索我命的,蒙羞受辱;願那謀害我的,退後羞愧。願他們像風前的糠秕,有耶和華的使者趕逐他們。願他們的道路又暗又滑,有耶和華的使者追趕他們。因他們無故的在坑中為我暗設網羅;無故的挖坑害我。願毀滅不知不覺間臨到他們身上,願他所藏的網纏住自己;願他落在其中,遭遇毀滅。』這是屬靈的禱告麼?這禱告必然是出於一個完全在自己堶悸漱H。在新約的經綸堙A屬靈的人絕不會求神帶著大小的盾牌,也帶著槍,來與他的仇敵相戰。

二 誇耀他信靠神,並善待那些惡待他的人

在九至十六節,大衛誇耀他信靠神,並善待那些惡待他的人。這段經文說,『那時我的魂必因耶和華歡騰,因祂的救恩喜樂。我的骨頭都要說,耶和華阿,誰能像你搭救困苦人,脫離那比他強的,搭救困苦窮乏人,脫離那搶奪他的?兇惡的見證人起來,盤問我所不知道的事。他們向我以惡報善;我的魂孤苦。然而我,當他們有病的時候,我便穿麻衣,禁食刻苦己心;我的禱告,都歸到我自己懷中。我這樣行,好像他是我的朋友,我的弟兄;我屈身悲哀,如同人為母親哀痛。但我跌了跤,他們卻歡喜,大家聚集;我所不認識的那些下流人,聚集攻擊我;他們不住的把我撕裂。他們如同席上俗污的嘲笑者,向我咬牙。』

以上的經文表明,大衛認為他的仇敵非常壞,而他非常好。他在這些經文堛熊o表,展現太多的自義。

三 照著他天然的善惡知識指導神,催促神拯救他

在十七至二十八節,大衛照著他天然的善惡知識指導神,催促神拯救他。

拾貳 在求神對付惡人上

在三十五篇,大衛求神對付他的仇敵;在三十六篇,他求神對付惡人。

一 他對惡人的控告

三十六篇一至四節是他對惡人的控告:『惡人的罪過在他心媢鴷L說話;他眼中不怕神。他在自己眼中自誇自媚,直到他的罪孽被查出,被恨惡。他口中的言語,盡是奸惡詭詐;他與智慧善行,已經斷絕。他在床上圖謀罪孽,定意行不善的路,並不棄絕惡事。』在這堣j衛無心也無意求神憐憫惡人。反之,他控告他們。

二 他對神慈愛、信實、和公義的讚美,夾雜著在神殿中對神的享受

五至十節是他對神慈愛、信實、和公義的讚美,夾雜著在神殿中對神的享受。七至九節是詩篇關於在神殿中享受神拔尖的一段,但這樣的一段卻是在大衛求神對付惡人的詩篇堙C這又給我們看見大衛情緒混雜的發表。

三 懇求神照著他的方式對付惡人 

十一至十二節說,『不容狂傲人的腳踐踏我,不容惡人的手趕逐我。在那塈@孽的人,已經仆倒;他們被推倒,不能再起來。』在這些經文堙A大衛懇求神對付惡人,但不是照著神的方式,乃是照著他的方式。

我們需要得釋放脫離屬人的觀念,並被帶進神經綸的中心線 

我們讀詩篇時,應該看見屬人觀念和神聖觀念的對比。大多數聖徒沒有看見這樣的對比,反而高估詩篇堛漱@切。就某種意義說,他們似乎從詩篇得著幫助,但事實上他們並沒有得著真實的幫助,反而受到誤導。

我有負擔叫大家看見,詩篇媊搕H觀念與新約堹姜t觀念的對比。照著我們的觀念,我們也許覺得,聖經在舊約和新約堙A主要都是告訴我們,必須敬畏神,避難在祂堶情A信靠祂,等候祂,仰望祂,讚美祂,稱謝祂,並敬拜祂。然而,這不是新約堹姜t的觀念。新約所給我們看見的,乃是神的經綸。

在神的經綸堙A神只有一個心意-為祂自己得著一個生機體。在已過的永遠堙A神在祂的經綸堜w意作一件事-為祂自己創造一個生機體,就是基督的身體。為著這目的,祂創造宇宙和人。然後人墮落了,但神應許人,祂要藉著女人來成為人,使自己與人聯合,而與人成為一。(創三15。)至終,祂成了人,並在這地上過生活,給人看見神人的生活。然後,祂到十字架上受死,不僅為我們的罪,也為對付宇宙中每一個難處。然後祂復活了。在祂成為肉體時,祂將神帶進人堶情F在祂的復活堙A祂將人帶進神堶情A使神與人能成為一。

雖然這是新約的啟示,但很少人看見這啟示。反而大多數的基督徒仍持守想要行善的天然、宗教觀念。大多數的基督徒會說,他們需要改良行為。因為他們知道自己軟弱而試誘強烈,他們就求神幫助他們,並想要信靠神。但他們沒有看見神經綸的中心線,乃是使神與人,人與神,成為一個實體,二者因著同有一個生命,同有一個性情,而有同一個生活。這樣的啟示,在今天的基督徒中間已經失去了。

許多人沒有耳朵來聽神的經綸這中心的教導。保羅在神並基督面前,憑著祂的顯現和祂的國度,鄭重的囑咐提摩太,務要傳道。(提後四1∼2。)保羅將要被澆奠為奠祭,(6,)所以他囑咐提摩太要忠信,傳健康的話。然後他說,『因為時候要到,那時人必容不下健康的教訓,反而耳朵發癢,隨著自己的情慾,給自己堆積起教師來。』(3。)耳朵發癢的人,為了自己的樂趣,尋求悅耳的話。照著保羅對提摩太說的話,發癢且轉離的耳朵,是召會更為敗落的主因。我們必須忠信,說神經綸健康的話,不說滿足人發癢耳朵的話。

在主的恢復堙A我們已蒙光照,看見神所要的。神要我們與祂是一。神活在我們堶情A祂要我們活祂。使徒保羅的著作在這點上明亮如水晶,不模稜兩可。保羅十四封書信的主要項目,記述在加拉太二章二十節:『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堶惇△菕F並且我如今在肉身堜珙〞漸糽R,是我在神兒子的信堙A與祂聯結所活的,祂是愛我,為我捨了自己。』這些話是神聖的,與任何天然、宗教、或迷信的事無關。

約在六千年前神造了亞當。從亞當到亞伯拉罕是二千年,從亞伯拉罕到基督是二千年,從基督的時候直到如今大約也是二千年。在第一個二千年,神眷臨人,幫助人領悟,人需要祂。在第二個二千年 ,神告訴亞伯拉罕,萬國都必因他的後裔得福。(創二二18,二六4。)他們必因著神與他們是一,並因著他們與神是一而得福。這全然是奧祕且神聖的。

基督是亞伯拉罕的後裔,來實現神的應許。基督來時,猶太人照著他們的思想,有他們敬拜神的宗教方式。後來,使徒遭遇到兩個難處-猶太宗教和希臘哲學。今天這地上滿了由不同的文化和宗教所產生的哲學。除此以外,還有今天基督教堛滬齙ワM邏輯。今天許多基督徒領會聖經,是照著他們天然的觀念,而不是照著神聖的觀念。

在主的職事堙A我們曾說到神的經綸,神的分賜,和賜生命的靈,就是經過過程、終極完成的靈。我們看過這靈是複合的靈,是經過過程之三一神的終極完成。這些事在今天的基督教神學堿O無法聽見的。

因著反對,一九七七年我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目是『何等的異端-兩位聖父,兩位賜生命的靈,三位神』。許多反對我們的人教導有三位神;這是三神論的教訓。他們也教導有兩位聖父:一位是在神格堛漱驉A另一位是在以賽亞九章六節的父,就是他們所說永遠的父。他們也錯誤的說,有兩位賜生命的靈:一位是神聖三一堛爾t靈,另一位是林前十五章四十五節下半所說的賜生命之靈。當然,這一切教訓都是異端。

我在美國講道三十年,負擔是要照著神的經綸釋放神聖啟示的中心線。但照著我的領悟,很少人珍賞這中心線。在我到美國以前,我還沒有看見那靈是三一神的終極完成。主要是一九五四年夏季在香港,我開始說,基督的死與復活是在那靈堙C從那一年起,關於包羅萬有之靈的亮光進來了,並且照耀得越過越明亮。

至終,我們看見在出埃及三十章二十三至二十五節婼あX之膏的豫表。複合的膏是以橄欖油為基礎,而與四種香料複合-沒藥、肉桂、菖蒲和桂皮。這五種元素複合在一起,成為一種膏。一欣橄欖油指神是那靈,這神聖的靈與基督的死、基督死的功效、基督的復活、並基督復活的大能複合。這複合的靈是三一神的終極完成。父具體化身在子堙A子實化為那靈。換句話說,那靈是子的實化,子是父的具體化身。因此,神格的三者不是三位神,三者只是一位神聖者。

聖經啟示這一切事,讓我們知道神如何能與人成為一,人又如何能與神成為一。至終,我們基督徒該過一種神與人的生活,就是神人的生活。今天我們生活為人,但我們也在神的生命和性情上(但不是在祂的神格上)生活為神。祂的神格是獨一的。我們有祂的生命和祂的性情,就如兒女有父親的生命和性情一樣;但沒有一個兒女有父親的身分。惟有家中的父親,有父親的身分。同樣,神是獨一的,祂的神格也是獨一的。我們無法有分於祂的神格,但我們的確有神聖的生命和神聖的性情。我們有分於這神聖的生命和神聖的性情,使我們能活神,活基督。我們若看見這點,我們關於詩篇的看法就會改變。

我的負擔是要盡所能幫助在主恢復堛爾t徒,從關於詩篇受誤導的觀念出來。我們需要得釋放,不受誤導,並被帶進神經綸的中心線,就是藉著那靈的實化,活基督這位神的具體化身。今天我們在這堿O人,但我們是在人的身分堿﹞T一神。然而,今天許多人反對我們說我們活神。但保羅說,『因為在我,活著就是基督。』(腓一21上。)保羅是人,但他告訴我們,他活基督,而基督就是神。活基督就是活神。我們都必須看見這點。基督徒的生命不是一種屬人生命的改良;基督徒的生命乃是變化的生命,將我們變化為神人的生命。我盼望這個交通幫助我們照著聖言堨蕭T的啟示尋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