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大衛基於遵守律法和善惡的原則,關於一個在神前的人並大衛在神前君王職分的觀念

第九篇 大衛基於遵守律法和善惡的原則,關於一個在神前的人並大衛在神前君王職分的觀念

讀經:

詩篇十七至二十一篇。

在本篇信息中,我們來到詩篇十七至二十一篇。這五篇詩可以說是五隻『同樣羽毛的鳥』。這些詩堛漕道、風格、靈和態度,都是相同的。

在前一篇信息中,我們看見聖經的路線、原則和靈。聖經的兩條路線是善惡知識樹的線和生命樹的線。我們看見該隱在知識線上,亞伯在生命線上。我們可能在該隱的一班堙A或在亞伯的一班堙C

詩篇第一篇沒有暗示大衛是隨著亞伯的。這篇詩的每一面、每一點都指明,大衛在知識線上隨著該隱。但大衛在前十六篇詩堣]有三站,是在生命線上隨著亞伯。這三站是二篇、八篇和十六篇。這幾篇詩是特別且偉大的,揭示關於基督是神經綸之中心與普及的祕密。在前十六篇詩以後,我們能看見大衛在他的觀念埵釣ヰ禷i和進步。

在十七至二十一篇,大衛多次從知識線跳出來。大衛在這些詩篇堙A至少有一點在生命線上的味道。二十二至二十四篇是詩篇堨糽R線的第四站。這三篇詩向我們揭示基督。二十二篇啟示基督的死,二十三篇揭示基督在祂復活堛漯知i,二十四篇表明基督在復興的時代,將是要來的得勝王。

十七至二十一篇給我們看見,大衛關於兩件事的觀念-關於一個在神前的人,並關於大衛在神前的君王職分。他的觀念是基於遵守律法和善惡的原則。我們能在聖經(尤其是新約)神聖啟示的光中看見這事。

聖經堹姜t的啟示是漸進的。在加拉太二章二十節保羅說,『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堶惇△菕C』保羅在腓立比一章二十一節上半說,『因為在我,活著就是基督。』這些經文在神聖啟示的進展上往前了一大步。在舊約全部的三十九卷堙A找不著基督活在我們堶惟M我們活基督的話。大衛在詩篇第一篇的觀念是,思想律法的人便為有福,但保羅說,『因為在我,活著就是基督。』我們若渴望詩篇第一篇的福分,就非常幼稚、退後。我們對聖經神聖啟示的領會必須是漸進的。

在舊約堙A我們找不著保羅那一切奧祕的發表。這是因為保羅的職事是要完成神的話,就是關於基督與召會的奧祕。(西一25∼26。)若將保羅的十四封書信從聖經中挪去,我們就無法認識神的經綸,(提前一4,)無從認識神的奧祕,就是基督,(西二2,)以及基督的奧祕,就是召會。(弗三4,五32。)舊約堥S有說到『在我,活著就是基督』。我們必須在神新約經綸完全啟示的光中來看詩篇。

壹 大衛關於一個在神前之人的觀念   

在詩篇十七至十九篇,我們看見大衛關於一個在神前之人的觀念。

一 大衛觀念的進步

十七篇給我們看見大衛觀念的進步。大衛的觀念從他的公義(1∼6)進步到神奇妙的慈愛,以及神將他隱藏在祂翅膀的蔭下。(7∼9。)

在三節大衛說,『你已經試煉我,卻找不著甚麼。我的意念不出我的口。』大衛說,他的意念不出他的口,他的禱告不是出於『詭詐嘴脣』。(1。)雅各在新約婸﹛A我們最難控制的就是舌頭。(雅三1∼12。)但在詩篇十七篇,大衛告訴神,他成功的控制住他的口。在五節大衛說,『我的步伐踏定你的途徑,我的腳步未曾滑跌。』大衛說他仍在神的途徑上,像火車仍在鐵軌上。

在七至九節,大衛的觀念從他的公義轉向神奇妙的慈愛,以及神將他隱藏在祂翅膀的蔭下。在八節他禱告:『求你保護我,如同保護眼中的瞳人;將我隱藏在你翅膀的蔭下。』大衛享受神翅膀的蔭庇,他甚至享受像神眼中的瞳人一樣被保護。

在前六節,他是在他的公義堙F他在誇耀自己的公義。雅各說沒有人能控制自己的口,但大衛說神察驗他,卻找不著甚麼。然而,在七至九節,他從他的公義堨X來了。他進入神眼中,並來到神的翅膀下享受蔭庇。他誇耀他的公義,是在知識樹的線上;但神的眼和神的翅膀是在生命樹的線上,這表明大衛觀念的進步。

然而,此後大衛將他的注意力轉向他的仇敵。十至十四節是他對仇敵的控告。他題到在神眼中並在神翅膀下的享受以後,卻無法忘記他的仇敵。控告我們的仇敵,求神將他們打倒,(13上,)不是照著神經綸的禱告。在神的經綸堙A神告訴我們要愛我們的仇敵。(太五44。)

在詩篇十七篇末了,我們能看見大衛的進步,他以神的形像(同在)為滿足,但他仍留於他在神面前的公義。(15。)大衛娶了拔示巴,殺了她的丈夫烏利亞,他犯了這樣的罪行,怎能誇耀他的公義?神赦免大衛這個大罪,但祂沒有忘記大衛所作的。王上十五章五節說,大衛除了赫人烏利亞那件事,一生都是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許久以後,在新約馬太福音堸繴的家譜說,『大衛從作過烏利亞妻子的生所羅門。』(一6下。)

聖經告訴我們,在新約堙A神赦免我們的罪,不再記念牠們。(來八12。)那麼為甚麼神在基督的家譜堸O載大衛的失敗?這給我們看見,聖經不容易領會。詩篇五十一篇表明神赦免大衛,但在馬太一章神仍題起烏利亞,這意思是神沒有忘記。烏利亞是赫人,異教徒。馬太一章六節說,大衛『從作過烏利亞妻子的』生所羅門,強調大衛的大罪,因而表明基督作君王救主,不僅與異教徒有關,也與罪人有關。

儘管大衛犯了大罪,但他在詩篇十七篇十五節說,『至於我,我必 在公義中見你的面;我醒了的時候,必以你的形像為滿足。』他仍留於他在神面前的公義,但他至少有一面不是在公義堙C雅各說,『凡遵守全律法,卻在一條上失腳的,他就是犯了眾條。』(雅二10。)我們先前看過,大衛因著他的一次過犯,直接干犯了後五條誡命,因為他殺人、犯姦淫、偷盜、說謊並貪婪。(出二十13∼17。)大衛該說,他必因著神的憐憫和慈愛見神的面。神的慈愛與大衛的公義相對。甚麼是可靠的-大衛的公義還是神的慈愛?神若察驗我們到極點,我們怎能站住?我們不能在我們的公義中站在神面前。我們必須將自己藏在祂翅膀的蔭下。

在詩篇十七篇,我們看見大衛屬人的觀念,但我們也看見他觀念的進步。我們看見他從『該隱大衛』進步到『亞伯大衛』。

二 大衛表達他觀念的詩篇

十八篇是大衛表達他觀念的詩篇。這篇詩的標題說,當耶和華救他脫離一切仇敵和掃羅之手的日子,他向耶和華念這詩的話。這篇詩不僅僅是禱告或讚美,乃是與神的談話。

我們有沒有時間與主談話?談話的意思就是將你自己敞開,並釋放你所有的意見。我們曾與主耶穌有這樣的談話麼?十八篇是人與神聖之神的談話,這是美妙的。只要有機會和特權與神談話,就是極大的祝福。與人談話含示親密,因為我們與和我們談話的人必須面對面,眼對眼。我們與神聖的神需要有這樣親密、人性的談話。在大衛對神的談話中,他開頭說,『耶和華我的力量阿,我愛你。』(1。)這是非常甜美的談話。

十八篇啟示,大衛的觀念進步到享受拯救的神作力量、巖石、營寨、解救者、神、磐石、盾牌、拯救的角、和避難的高臺。(1∼5。)巖石是陡峭、崎嶇的磐石。大衛說耶和華是他避難的巖石和磐石。大衛愛耶和華,因為耶和華對他是如此豐富。他享受耶和華作拯救的神。

在六節堙A大衛領悟神從殿中聽了他的聲音,不是因著他的公義。這是大衛從依賴他的所是和所有,進步到依賴神的所是和所有。

即使大衛領悟神從殿中聽了他的聲音,他卻不是描述神在殿中,乃是描述神在烈怒和可畏的威巖堙C(7∼15。)這表明大衛的觀念雖然進步了,但他隨後又回到他天然的觀念堙C

在十六至二十八節,大衛轉到他的公義和清潔;神因此救他脫離他的仇敵。你相信神是因著大衛的公義和清潔救他麼?大衛這樣想乃是錯的。神不是因著我們的公義善待我們;祂是因著祂的憐恤善待我們。我們不僅需要祂的憐憫,更需要祂那搆得極遠的憐恤保守我們。

無論如何,大衛承認神是加強他、作他盾牌、扶持他、使他能爭戰、使他的腳快如母鹿的蹄的那一位,並且神卑屈的溫柔使他為大。(29∼36。)神是超越的,但神的溫柔是卑屈的。神在寶座上,但祂藉著降到我們這堙A給我們看見祂的溫柔。因此,大衛見證,藉著這一位神,他追上他的仇敵,並擊敗那些恨他的人。(27∼42。)這又給我們看見大衛觀念堛瘧e雜。

至終,大衛讚美神,因神救他脫離百姓的爭競,立他作列國的元首,他素不認識的民事奉他、順從他、並歸順他;他也稱頌神是他的磐石,並高舉救 他的神,就是把他舉起,高過他仇敵的神。(43∼49。)一面,我們在這堿搢ㄓj衛的觀念進步了許多。另一面,我們看見他觀念堛瘧e雜。

十八篇的結語是神向大衛(神的王)顯大救恩,並向他(神的受膏者)和他的後裔施慈愛,直到永遠。(50。)神向大衛顯大救恩,不僅要拯救他,也要使他作王。他不是因著他的公義配作神的受膏者;神乃是因著祂的慈愛膏他。基督是大衛的後裔,承受神與大衛所立的約。

三 大衛對宇宙述說之見證的讚美,以及他對律法的評價,引領他更深的尋求在耶和華面前的完全

十九篇是大衛對宇宙述說之見證的讚美,以及他對律法的評價,引領他更深的尋求在耶和華面前的完全。

一至六節是大衛關於神所造宇宙之述說的讚美。毫無疑問,在這些經文堙A大衛在生命線上。整個宇宙每天甚至每時每刻都在說話。『諸天宣告神的榮耀;穹蒼傳揚祂的手段。』(1。)在四節下半至五節,太陽表徵基督是新郎,也是勇士。我們知道基督由太陽所表徵,因為大衛說到太陽是新郎,基督是帶著新婦的新郎。基督的升起,如太陽所表徵的,圍繞著地球,沒有一物被隱藏不得祂的熱氣。(6。)這堛滿y繞』字指明地球是圓的。

大衛在一至六節讚美宇宙的述說以後,卻在七至十一節高度稱讚律法。在一至六節,他是『亞伯』;在七至十一節,他是『該隱』。我們必須稱許在生命線上的大衛,而貶低在善惡知識線上的大衛。

大衛對律法的評價非常高。七節說,『耶和華的律法完全,甦醒人心。耶和華的見證忠信,使愚人有智慧。』神的律法是神的見證。(出三一18,三二15。)在詩篇十九篇十一節大衛說,遵守神的誡命便有大賞賜。這觀念不是照著神新約經綸的神聖觀念。

大衛在詩篇第一篇說,喜愛律法的人要像一棵樹移植在溪水旁。(2∼3。)但在福音書堙A施浸者約翰說,『現在斧頭已經放在樹根上,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堙C』(太三10。)在路加十三章六至九節,主說了一個比喻,指明神在子堥荓q猶太人中找果子;猶太人被比喻為無花果樹,他們若不肯悔改並結果子,就要被砍下。以色列就像一棵栽植在律法這溪水旁的樹,但他們若不悔改接受基督,就要被砍下。我們看過,聖經的靈不高舉律法,只高舉基督。在全本聖經堙A沒有另一段話像詩篇十九篇七至十一節這樣高舉律法。

大衛高舉律法以後,向作他磐石和救贖主的耶和華獻上禱告。(詩十九12∼14。)在十二節,他求神對付他隱密的過錯。我們眾人都有一些只有自己知道的隱密過錯。大衛也求神使他不犯任意妄為的罪。(13。)任意妄為就是過於大膽,不加考慮。

大衛禱告,願他外面的言語和堶悸熒N念,在耶和華面前蒙悅納。(14。)有時候你也許只在外面的言語上蒙悅納,但你堶悸熒N念如何?這樣的禱告指明,大衛竭力遵守律法到一個地步,他願在他隱密的過錯上、在他任意妄為的罪上、在他口中的言語上、在他心堛熒N念上受對付;他要完全並清潔。

大衛能不能達到這樣的完全,並不是問題。即使他能完全,那會使神喜樂麼?我們思想這事,必須顧到整本聖經的原則。整本聖經的原則告訴我們,神不要從人來的任何東西。不管東西多好,只要是出於人的,神就會把牠擺在一邊。神所要的不是善人,乃是神人。神的願望是要成為肉體來作人,名叫耶穌,死於十字架,復活,並在復活埵足偷蟡糽R的靈,住在我們堶情A活在我們堶情A並從我們活出祂自己。基督藉著我們而活,我們的行為就不是我們的善,乃是基督。正如保羅所說:『在我,活著就是基督。』我們必須由整本聖經的原則來解釋詩篇十九篇。

大衛若能作完全人,就會被高舉。但聖經除了基督之外不高舉任何人。基督必須在凡事上居首位。這就是為甚麼保羅說,『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堶惇△菕C』(加二20上。)照著神聖的觀念,我們能看見大衛錯了。亞伯蒙神悅納,不是因為他隱密的過錯和任意妄為的罪受了對付,而是因為他領悟他是罪人,他需要基督作他的供物。他不是將他的所是獻給神,乃是將基督獻給神。他蒙神悅納,不是在他自己堶情B在他的所作上、或在他所建立的事上,乃是完全在基督堙C然而,在詩篇十九篇末了,大衛不是在亞伯的線上,乃是在該隱的線上。

我們也許不贊同該隱在創世記四章所作的,但我們必然贊同大衛在詩篇十九篇末了的禱告。這是非常深的禱告。五十多年前,有一段很長的時期,我每天早晨都以十九篇大衛的禱告來禱告。我們能這樣禱告,但沒有人能達到這禱告的標準。在十二至十四節,大衛禱告:『誰能知道自己的錯失?願你清除我隱密的過錯。求你保守僕人,不犯任意妄為的罪;不容這罪轄制我;我便無過,清除大罪。耶和華我的磐石,我的救贖主阿,願我口中的言語,心堛熒N念,在你面前蒙悅 納。』這禱告似乎很美妙,但實際上,這堣j衛是在該隱的線上。他像該隱一樣,盡他所能的將地堛漸X產獻給神。換句話說,他將他的作為、他的成就、和他的成果帶給神,卻將基督擺在一邊。然而,在五十一篇,大衛應用基督到極點,因為他領悟他犯了大罪,他需要基督。

貳 大衛關於他在神前君王職分的觀念

二十至二十一篇啟示,大衛關於他在神前君王職分的觀念。

一 大衛在他君王職分堛滲牯

二十篇給我們看見,大衛在他君王職分堛滲牯痋C在一至九節,大衛祝福他的百姓。照著聖經的原則,尊優的祝福卑小的。(來七7。)

大衛祝福他的百姓,願他們得著耶和華的應允、高舉、從聖所的救助、從錫安的堅固、記念他們的一切素祭、並悅納他們的燔祭。(詩二十1∼3。)這使耶和華照他們心所願的賜給他們,成就他們的一切籌算,並使他們因祂的救恩誇勝,奉他們神的名豎立旗幟。(4∼5。)大衛確信耶和華拯救祂的受膏者(大衛王),用祂右手救護的大能,從祂的聖天上應允他。(6。)

大衛繼續說,我們誇耶和華我們神的名,而不誇車,也不誇馬,並且我們(不是我們的仇敵)要起來,立得正直。(7∼8。)他祝福的結語在九節,這節說,『耶和華阿,求你拯救!我們呼求的時候,願王應允我們。』這節的王指大衛。

大衛的祝福多半是正確的,但我們仍能看見他多少還留在老舊的觀念堙C然而,大衛在二十篇堛瘋[念比前三篇詩進步且長進。祝福高於禱告;祝福人的人需要在生命塈饇牧漕迨嚏A更高的度量。一個小孩不能祝福別人。小女孩無法對父親說,『爸爸,我要祝福你,』但她能說,『爸爸,我要為你禱告。』小孩能為父母禱告,也的確為父母禱告。但小孩無法祝福父母,因為祝福需要生命堛澈袪q。

我們必須在生命堛齯j,達到能祝福別人的度量。大衛能祝福他的百姓,意思就是他有生命堛澈袪q。雅各成了以色列,當他年老時,他下到埃及去祝福人。他的手不是工作的手,乃是祝福的手。(創四七7,10,四八15,20。)你越年長,就越能祝福別人。但能祝福別人,不僅需要年齡,更需要生命堛澈袪q。祝福也高於感謝或讚美。小男孩能讚美神,但他不能祝福別人。

大衛在詩篇二十篇的祝福包他自己、神、和祂的百姓。這就是說,二十篇比前面的詩更高、更深、更豐富。大衛關於他君王職分的觀念,已從他的公義進步到神的聖所、錫安山、獻給神的素祭和燔祭、神大能的救恩、以及神的名。他的祝福沒有說到他的公義 。我們若站在我們的公義上,也許能禱告,但無法祝福。要祝福別人;我們必須站在神一切的所是上。我們不能以我們的公義祝福別人;我們必須以神的所是和所有祝福別人。

二 大衛為著他的君王職分,以及神對他仇敵忿怒的對付,向耶和華的讚美

在二十一篇,大衛為著他的君王職分讚美耶和華,並且說到神對他仇敵忿怒的對付。大衛為著他的君王職分,讚美耶和華的加力、救恩、祝福、加冠、賜長壽、大榮耀、華美尊榮和慈愛。(1∼7。)這堣j衛沒有題到他的公義。我們若倚靠自己的公義,我們的君王職分絕不能得建立。竭力遵守律法,使我們成為奴僕而非君王。照著加拉太四章,凡律法所生的兒女,都是奴僕。(24∼25。)但恩典所生的兒女,成為君王。倚靠神的慈愛,就建立君王職分。

在詩篇二十一篇八至十二節,大衛說到神對他的仇敵忿怒的對付,就是把他們燒盡,滅絕他們的子孫。這是大衛的觀念。為著他的君王職分,他倚靠神的 慈愛。然而,為著他的仇敵,他應用神忿怒的對付。

在十三節,大衛頌讚耶和華,願祂因自己的力量顯為至高,大衛王同他的百姓就唱詩,歌頌耶和華的大能。這節給我們看見一個不僅祝福他的百姓,也頌讚神的人。他是王,祝福他的百姓;他是神的受膏者,頌讚施膏的神。二十一篇的結語非常美好。

我們能看見大衛在這五篇詩堳D常進步。他從十七篇逐漸進步到二十一篇末了。這把我們引到關於基督之死的二十二篇,關於基督在祂復活堣妒知i的二十三篇,以及關於基督掌權作要來之王的二十四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