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神經綸中的基督與人所珍賞中的律法相對(二)

第三篇 神經綸中的基督與人所珍賞中的律法相對(二)

讀經:

詩篇二篇一至十二節,約翰福音一章四十一節,馬太福音三章十六至十七節,路加福音四章十八至十九節,希伯來書一章九節,使徒行傳十章三十八節,但以理書九章二十六節上,使徒行傳十三章三十三節,希伯來書一章五至六節,使徒行傳二章三十六節,五章三十一節,啟示錄一章五節上,二章二十六至二十七節,使徒行傳四章二十五至二十九節上,啟示錄六章十五至十七節,使徒行傳十七章三十節,約翰福音三章十六節,二十一章十五節上。

在前一篇信息中,我們看見關於律法的地位、性質、內容、功用、和軟弱的真理。詩篇第一篇是照著高舉並寶貴律法的屬人觀念,而第二篇是照著高舉基督為神中心重點的神聖觀念。

我們來看詩歌四百零二首第三節,也許能得著進一步的幫助:

  不是任何哲學,任何的倫理,
  能照基督模出祂的眾肢體;
  乃是基督自己,在我人性堙A
  藉祂復活大能,作成祂身體。

沒有一種哲學、倫理或宗教,能將我們模成基督。摩西的律法不能將我們模成基督,惟有基督能將我們模成祂自己。有些人對於我們貶低宗教感到困擾。他們說,『我們是基督徒;難道不該愛基督教麼?』我們需要的是愛基督,而不是愛任何『教』。沒有甚麼能彀或應當頂替基督。

基督將我們模成祂自己,為要使我們成為祂的補足。成為基督的補足,意思就是我們成為祂的一部分。這就像夏娃是亞當的補足。惟有基督能使我們成為祂的一部分,作祂的補足。律法不能使我們成為基督的肢體。惟有基督能在復活堥洇畯怞足匙◥漯狣憿C

我們需要在神經綸的光中來看詩篇第一篇。這篇詩說,思想律法的人要像一棵吸取溪水的樹,照著新約的啟示,這並不高。新約乃是告訴我們,活水的江河要進入我們堶情C(約七38,四14。)我們要作河邊的樹,還是要有江河在我們堶探擛y?那一個更好?那一個更高?江河在我們堶探擛y的思想,乃是聖經終極的觀念。(啟二二1。)作一棵栽在河邊的樹,吸取水的供應是好的,但不是最好。保羅說,他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林前三6。)這堛澈銩Q與一棵樹吸取水的思想相同,但不如生命水的河在我們堶探擛y的思想那樣高;那是神終極的思想。

我年輕時受教導,研讀聖經必須有祕訣。後來,倪弟兄告訴我們,我們必須認識聖經的靈。聖經這寫出來的話有靈。主耶穌說,『我對你們所說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約六63。)這給我們看見,話就是靈。(弗六17。)不僅靈在話堙A並且話本身就是靈。再者,約翰一章一節說,『太初有話…話就是神。』話就是神,話也就是靈。因此,神、話、靈乃是一。

我們讀聖經,不該以為我們是讀普通的書。我們讀聖經,不該像讀報章雜誌一樣。我們必須領悟聖經是神的話,而話是神的具體化身-基督。基督是神的話;並且凡祂作神的話所發表的,凡從祂口中所說出的,就是靈。詩篇第一篇是神的話。保羅告訴我們,聖經都是神的呼出。(提後三16上。)我們讀詩篇第一篇時,若站住這個地位,就會得著那靈,我們會看見祕訣,也會看見聖經的靈。

聖經的靈向我們啟示摩西的律法,高舉在西乃山上所頒賜的律法麼?在變化山上,彼得將摩西和以利亞放在與基督同樣的水平上。(太十七1∼13。)當摩西和以利亞與基督一同顯現時,彼得很興奮。他說,『主阿,我們在這堹u好;你若願意,我就在這媟f三座帳棚,一座為你,一座為摩西,一座為以利亞。』但是神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你們要聽祂。』在神新約的經綸堙A我們不該再聽摩西(律法)或以利亞(申言者)。聖經沒有高舉律法或申言者。聖經的靈只高舉一個人-基督。

我們必須領會神為甚麼這樣主宰的排列詩篇第一、二篇。詩篇第一篇是關於遵守律法。緊接著第一篇之後,基督在第二篇是那被高舉的一位。從創世記一章至啟示錄二十二章,聖經的靈啟示惟獨基督是那居首位者,是第一位,是神的中心和普及。至終,聖經總結於一座新城。這座新城-新耶路撒冷,乃是基督的補足,也是對基督的補足。聖經的靈沒有在基督以外高舉任何人事物。

保羅在他的十四封書信堛屁唌A要貶低基督以外的一切。在加拉太書堙A保羅貶低律法、割禮、傳統和宗教。基督以外的萬事對他都是糞土,(腓三8,)他只高舉基督。

保羅末次訪問耶路撒冷時,去見眾長老,那時領頭的長老乃是雅各。雅各告訴他:『弟兄,你看猶太人中信主的有多少萬,並且都為律法熱心。』(徒二一20。)雅各高舉律法。我信他比詩篇第一篇堛漱j衛更高舉律法。雅各宣稱有數萬為律法熱心的猶太基督徒。『多少萬』原文意無數,千千萬萬。千千萬萬的猶太弟兄們都為律法熱心。雅各擔心這些人會與保羅爭辯,因為他們聽說保羅貶低律法。歷史告訴我們,雅各是個禱告、虔誠、敬虔、熱誠的人。他在書信堭郋仱繴徒之完全的實行美德。但我們要看見,雅各、耶路撒冷的眾長老、和多少萬的猶太信徒,仍在基督徒信仰和摩西律法的混雜堙C

在本篇信息中,我們要核對自己,我們的靈是為著律法呢,還是為著基督?我們也許說我們是為著基督,但我們也為著律法。我們為著基督多半是在理論上,但我們為著律法卻是在非常實際的一面。我們的行動多半是照著律法,照著是非、對錯,而不照著基督。我們甚至照著對錯來教育並教導我們的兒女。作父母的會對兒女說,『那是不對的;你不該那樣作。』但我們曾否說,『那不是基督;你不該那樣作』?誰曾告訴人不要作某事,因為那不是基督?這該幫助我們領悟,我們在理論上為著基督,實際上卻實行律法。我們究竟是實行基督呢,還是實行律法?實行基督就是脫離是非、對錯、善惡的範圍,也就是脫離善惡知識樹的範圍。我們也許說我們的靈是為著基督,但在實行上我們卻是照著律法,照著對錯、善惡而活。

詩篇給我們看見律法與基督的對比。第一篇詩是關於遵守律法,第二篇詩告訴我們要親基督。那一個更高?我不是問那一個對,或那一個錯,乃是問那一個更高。無疑的,以嘴親子比遵守律法更高。

我想大衛在詩篇第一篇對律法的熱誠,比我們對基督的熱誠更高。因為他說,他晝夜思想律法。我們晝夜思想基督麼?我們若思想基督片時,就認為是很好了,但大衛是晝夜思想律法。

我分享這事,是要給你們看見,我們來讀聖經時,還隱密的、不知不覺的、在潛意識堳蠾u天然的觀念。這就是我們沒有將聖經的啟示接受到堶悸滬鴞]。反之,我們將自己的觀念加入聖經堙C我們不該高舉守律法,因為詩篇本身並不贊同這事。我們若高舉詩篇第一篇的守律法,就要面對第二篇。第二篇是神的說話,神的宣告,說到基督是祂經綸的中心。祂宣告說,『我已經立我的王在錫安我的聖山上了。』(6。)這不是普通的說話,乃是宣告和宣佈。                            

神向祂所有的子民宣告,祂已經立祂的王在錫安山上,不是在西乃山上。這兩座山-錫安山和西乃山,是非常有意義的。希伯來十二章說,我們不是來到西乃山,乃是來到錫安山。(18∼22。)西乃山是頒賜律法的地方;錫安山是今天基督在升天堙A在諸天之上所在的地方。

保羅在加拉太四章說到這兩座山。西乃山產生為奴的兒女,但我們的母,那在上的耶路撒冷,是在諸天之上,在錫安山。(加四25∼26。)啟示錄十四章一節告訴我們,有十四萬四千人同羔羊站在錫安山上。這十四萬四千人不是為著在西乃山所頒賜的律法讚美神。錫安山不是給我們看見律法和誡命的地方,乃是給我們看見基督-惟有基督-的地方。聖經埵釵銴D山,但聖經的靈不高舉牠。反之,聖經將西乃山貶到較低之處。聖經的靈只高舉基督。

可悲的是許多神所揀選的人竟忘了基督。他們相信基督,但他們不認識基督,也不在意基督。反之,他們在意律法。保羅說,『在我,活著就是基督。』(腓一21上。)我們也許說,『在我,活著就是是非、善惡、對錯。』今天我們在那一座山上?我們眾人幾乎都在西乃山上。我們不是摩西的門徒,乃是基督的門徒。然而,我們卻在錯誤的山上。基督在錫安山上,祂不在西乃山上,但我們仍在那堻r留。我們許多人不敢告別律法,反而要與律法在一起,作大衛的跟從者,晝夜思想律法。

我們需要看見,聖經的全部啟示是漸進的。聖言的啟示從創世記往前,越過越高,直到啟示錄的高峰。創世記一章說到神的創造,而啟示錄二十二章說到新耶路撒冷。神的創造多少容易領會些,但新耶路撒冷的表號是極大的奧祕。新耶路撒冷的啟示是高深、奧妙到極點的。  

詩篇的五卷和全本聖經一樣,是以漸進的方式排列的。從詩篇卷一至卷五,啟示越過越高。卷五滿了作詩之人對神的讚美。神具體化身在基督堙A基督在祂的身體堙A而祂的身體就是神的殿和神的城,為著神的國。這都是為著神的經綸。詩篇的中心思想是基督與召會,作神的殿和神的城,為著祂的國。

貳 神經綸中的基督

我們需要看見詩篇媄鰫饈姜g綸中之基督與人所珍賞之律法相對的啟示。在前篇信息中,我們看見關於人所珍賞之律法的真理。現在我們要來看詩篇第二篇關於神經綸中之基督的神聖啟示。(2,6∼9,12。)

一 神照著祂神聖觀念的宣告

第二篇是照著神聖觀念的宣告;第一卻篇是照著天然、屬人的觀念。大衛以為晝夜思想律法的人在凡事上盡都亨通。這是照著為個人的好處和利益作事的屬人觀念。第一篇沒有顧到神的經綸。 

二 高舉基督為神經綸的中心

第二篇高舉基督為神經綸的中心。雖然在第二篇堥S有經綸一辭,卻有神經綸的啟示和實際。在這篇詩堙A神宣告祂已經立了祂的王。(6。)神得著王是為著完成神的經綸。然後神說,『我就將列國賜你為基業,將地極賜你為產業。』(8。)這是為著國度。王當然需要國度,這國度不是小的,乃是列國的大國度,包括全地直到地極。這將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國度。基督要得著各大洲。祂的國度將包括每個地方和每個人。第二篇的王與國度給我們看見神的經綸。

1 在永遠堙A在祂的神性堙A被神膏為彌賽亞-基督-受膏者

第二篇啟示基督,受膏者。(2。)在弟兄會中間,有關於基督何時受膏的爭論。但以理九章二十六節說,彌賽亞必被剪除,被釘十字架。彌賽亞是希伯來文,相當於希臘文的基督。二者的意思都是受膏者。但以理九章二十六節表明,基督在成為肉體並釘十字架以前,就已經是受膏者了。所以,基督是在永遠堙A在祂的神性堙A就被神膏為彌賽亞-基督-受膏者。這也是基於約翰一章四十一節,那堨D的門徒安得烈告訴他的哥哥西門,他遇見了彌賽亞,受膏者。這指明基督成為肉體以前,就在永遠堙A在祂的神性堥膏。
                
2 在時間堙A在祂的人性堙A在受浸時受膏

祂作受膏者是來成就神永遠的計畫。祂在時間埵足陘H,並在祂的人性堙A在受浸時再次受膏。(太三16∼17,路四18∼19,來一9,徒十38。)

3 被剪除-釘十字架

基督經過了三十三年半的為人生活,然後被剪除。(但九26。)那就是說,祂被釘十字架。

4 復活生為神的長子

基督被剪除,釘十字架之後,復活生為神的長子。(詩二7,徒十三33,來一5∼6。)詩篇第二篇給我們看見基督的復活。雖然沒有復活一辭,但事實在那堙C七節說,『我要重述耶和華的頒令:祂對我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了你。』『今日』是基督復活的日子。在行傳十三章三十三節保羅引用詩篇二篇七節,告訴我們這是指基督的復活。基督在祂的復活堨X生。既然祂已經是神的兒子,為甚麼需要在復活堨肮偺囿漕鄐l?基督在祂的神性堿O神的獨生子,(約三16,)但祂成為肉體時,穿上了人性。這人性與神的兒子名分無關,但藉著祂的死與復活,祂的人性被『子化』,也成為神的兒子。基督藉著復活,將祂的人性帶到神聖的兒子名分堙A帶著祂的人性被標明為神的兒子。(羅一4。)如今神的兒子有神聖的性情同屬人的性情。當基督僅僅是神的獨生子時,祂只在神聖的性情堿O神的兒子。如今祂是神的長子,兼有神聖的性情與屬人的性情。

基督是神的長子,我們是神的眾子。我們在基督堛澈H徒是神重生的兒子,有神的生命和神的性情,但我們也有我們人的性情。我們人的性情仍在『出生』的過程中。我們已在靈堭o重生,但我們的身體還沒有改變形狀。當我們的身體改變形狀、蒙救贖、得榮耀的時候,我們的身體也要『子化』。那時我們的兒子名分就要完成了。(羅八23。)兒子的名分,開始於我們靈的重生,繼續於我們魂的變化,而完成於我們身體的得贖。我們兒子名分的過程經過我們的重生和變化,直到我們的得榮。

在詩篇第二篇我們能看見神的經綸同神的國度,以及基督的復活;在其中祂出生為神的長子。復活的日子是很大的日子。不僅基督在那日出生,我們也在那日出生。彼前一章三節說,藉著基督的復活,神重生了我們。基督生為神的長子時,我們都與祂一同生為祂的許多弟兄
,就是神的許多兒子。(羅八29。)基督的復活是祂自己這神的長子,同祂的許多弟兄,就是神的許多兒子,一次很大的生產,很大的出生。

5 在祂的升天堙A在諸天之上被立為神的王

詩篇第二篇也啟示基督在祂的升天堙A在諸天之上被立為神的王。(詩二6,徒二36,五31,啟一5上。)在六節,神宣告說,『我已經立我的王在錫安我的聖山上了。』這是在基督的升天堙C在祂的升天堙A祂為著神的國在諸天之上被立為王。

6 為著祂的國,得了列國為基業,地極為產業

照著詩篇二篇八節,基督為著祂的國,得了列國為基業,地極為產業。主在復活埵^到門徒那堙A告訴他們說,『天上地上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太二八18。)主這堛爾亄[括了二篇八節所題的。神已將地上的列國賜給基督為基業。不僅如此,神也已將地極賜給基督為產業。今天你若在臺灣擁有一小塊地,你就是財主。但全地要為基督所佔有,這是祂的地。祂是何等富有!我們在第一篇無法看見關於基督這樣美妙的事。第一篇照著屬人的觀念,說思想律法的人在凡事上盡都亨通,但第二篇照著神聖的觀念,啟示神已將地極賜給基督。

7 在祂的國堨恓K杖轄管列國

至終,基督要在祂的國堨恓K杖轄管列國。(詩二9,啟二26∼27。)詩篇第二篇按著奇妙的順序,啟示基督在神經綸堛漕B驟,始於祂在永遠堙A在祂的神性堥膏。我們也許不解,第二篇在那婸”麆繴的死,但我們需要領悟,基督的復活含示祂的死。沒有死,怎能有復活?因此,在第二篇我們看見祂在神性和人性堥膏、祂的死、祂的復活、以及祂的升天連同祂的登寶座。神立祂為王,使祂登寶座,將萬國同地極都賜給祂;這就是為基督建立宇宙的國。然後基督要用鐵杖轄管列國。    

8 為世上的君王所抵擋

第二篇說,基督為世上的君王所抵擋。一至三節說,『外邦為甚麼吼鬧,萬民為甚麼謀算虛妄的事?地上的君王一齊起來,臣宰一同商議,要抵擋耶和華並祂的受膏者,說,我們要掙開他們的捆綁,脫去他們的繩索。』基督升天之後不久,當時在地上,在彼得的時代,希律和彼拉多就抵擋基督。行傳四章二十五至二十九節上半記載早期召會的禱告,他們引用詩篇第二篇。行傳四章二十七節說,『希律和本丟彼拉多,同外邦人和以色列民,果真在這城婸E集,要抵擋你所膏的聖僕耶穌。』他們都在抵擋基督。

三 對世人的警告

詩篇第二篇也給世人警告。(10∼12。)

1 神與祂的基督要向世人發怒

首先,神與祂的基督要向世人發怒。(詩二12中,啟六15∼17。)人不該以為宇宙中沒有神,或基督只是宗教堛漲W字。聖經清楚告訴我們,基督在等待機會,要在怒氣中,在忿怒中來執行祂的審判。 

約珥書說到這審判。約珥書的主題是主的日子,(一15,二11,31,三14,)但很少基督徒領會主的日子是甚麼。保羅在林前四章三至五節給我們定義。他在三節說,『我被你們察驗,或被人審判的日子察驗,對我都是極小的事。』在主來以前,是人的日子,人在其中審判。今天是人的日子;在人的日子堙A一切由人審判。但在人的日子以後,將有一個日子,稱為主的日子。這日子要持續約一千零三年半。大災難開始的日子,將是主的日子的開始。從那日起,主的忿怒就要發作。主的日子就是祂審判的日子。

今天主似乎不關心世界局勢。人若要解決難處,必須到警察局去。然後警察局要將他們移送法院,在那堨L們要照著人的法律受審判並管轄。今天人有爭執和苦情,不是到基督面前。但大災難開始時,主的日子就開始了。基督要來干豫世界的局勢。

約珥書啟示三年半的大災難以後,主要來審判活著的外邦人。(三12。)馬太二十五章告訴我們,祂要在祂的審判中把他們分開,就是把綿羊從山羊分開。(32∼46。)以後,祂要建立千年國。在千年國堙A祂要審判、治理、並管治全地。在一千年末了,會有背叛;祂也要審判這背叛。(啟二十8∼9。)然後祂要在白色大寶座上施行最後的審判,審判不信的死人。(11∼15。)那將是主的日子的結束。因此,主的日子要持續一千零三年半。在這日子以後,諸天和地要被焚燒,成為新天新地。然後新耶路撒冷要進來,有義充滿新天新地。(彼後三13。)那時一切都是對的了,不再需要任何審判。

2 當悔改

神與祂的基督既要向世人發怒,人就必須悔改。(詩二11,徒十七30。)這是新約的福音。

3 當避難在子堶情衎H入子基督

詩篇二篇十二節下半說,『凡避難在祂堶悸滿A都是有福的。』避難在子堶情A等於信入子基督。(約三16。)我們許多人也許從未想到,信入基督就是避難在祂堶情C我們由挪亞方舟的豫表能看見這點。所有信靠或相信方舟的人,都進入方舟,以方舟為他們的避難所、保護、和藏身之處。今天我們的基督是我們的避難所、我們的保護。我們乃是將自己隱藏在祂堶情C

我通常上床後就禱告說,『主,用你得勝的寶血遮蓋我們、我們的建築、和我們的庭院,抵擋仇敵一切的攻擊。』次日早晨我就感謝主作我們的安全。我每次旅行都求主作我的保護,求主遮蓋我到機場所要搭的汽車,並遮蓋我所要搭的飛機。當然,甚至我在神永遠的審判之下,也要以主為我的避難所。這些是對避難在基督堶悸爾g歷。

4 當以嘴親子-當愛神的兒子基督

詩篇二篇十二節上半說,我們當以嘴親子。新約告訴我們,我們需要信和愛。保羅在提前一章十四節說,『並且我們主的恩是格外增多,使我在基督耶穌埵釩H,又有愛。』主的恩眷臨保羅,並且在他身上格外增多,使他在基督耶穌埵釩H,又有愛。有一天,保羅從主得著憐憫和恩典,不僅相信祂,也愛祂。我們得著了信以信入基督,以祂為我們的避難所。我們也得著了神的愛以愛主耶穌。

約翰福音教導我們,我們需要信入子基督,(一12,)並且愛祂。(十四23。)在約翰最後一章,就是二十一章,那作我們避難所的基督,回到彼得那堙A恢復彼得對祂的愛。主三次問彼得:『你愛我麼?』(15∼17。)

彼得曾三次否認主,徹底的失敗了,(十八17,25,27,)所以主回來三次問他:『你愛我麼?』我想這三重的詢問,題醒彼得曾三次失敗。這就是為甚麼彼得回答說,『主阿,你知道。』彼得說,『主阿,…你知道我愛你。』(二一15中,16中。)青年信徒也許很剛強,放膽對主說他愛主,絕不會否認主。但他失敗時,他對主的愛的天然自信就受到了對付。這叫他學習不信靠天然的力量來跟從主並愛主。

信主是接受祂,愛主是享受祂。約翰福音陳明這兩個使我們有分於主的條件。主在我們堶惕@我們的信和愛。照著詩篇二篇十二節上半,愛祂就是親祂。我們不該高舉律法,寶貴律法,反而該天天親基督,愛基督。

我讀過達祕(John Nelson Darby)的著作,其中有一段很激勵我愛主。他八十多歲的時候,有一天外出夜宿旅店。睡覺前,他對主說,『主耶穌,我仍然愛你。』那非常的激勵我。經過許多年,他仍然能對主說這樣的話。我們需要求主保守我們一直愛祂。

四 關於神經綸的成就

第二篇是關於神經綸的成就,而第一篇是關於聖徒個人的利益。(1∼3。)第一篇的屬人觀念乃是:喜愛律法的人,在凡事上盡都亨通。但照著新約的啟示,律法過去了,基督就在這堙C(羅十4上。)基督是神經綸的中心和普及。全卷詩篇採取這兩條線:律法與基督。至終,到了詩篇末了,律法過去了,我們看見基督同祂的補足,就是祂的身體,祂的召會,也就是神經綸中之神的殿和國,能以完成神永遠的定旨。

因此,我們必須看見,第一、二篇有屬人觀念與神聖啟示的對比;前者高舉律法,說到遵守律法的人在人的利益上蒙神賜福,後者宣佈基督在神的經綸中是神的受膏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