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篇、生命經過死而復活的過程-為著繁增(三)

第四十四篇 生命經過死而復活的過程-為著繁增(三)

在本篇信息中,我們來到約翰二十章,就是關於主復活的一章。主的死是為著祂的復活。在十二章二十四節,祂說祂是一粒麥子落在地埵漱F,好將自己釋放出來,將生命分賜給許多的子粒。換句話說,祂必須死,纔能復活成為許多子粒。對於人的心思,這似乎是希奇而奧祕的。人的心思從未想到死後有復活的事。甚至撒但也以為死能了結主耶穌。對撒但而言,死是終結;但對主而言,死不是終結,乃是祂進入復活的途徑。因此,對於主,死不是失敗,乃是達到得勝的途徑。祂因著被擺在死地而得到了勝利,因為死成了祂復活的門和入口。的確,祂的死是為著祂的復活。沒有死,祂絕不能產生出召會來。沒有死,祂絕不能重生我們,使我們成為祂身體的肢體。所以一切都在於主那導致復活的死。

約翰福音關於主復活的記載,與其他三卷福音書的不同。馬太、馬可和路加福音媢鴷D復活的記載大致相同,然而,約翰福音的記載迥然不同。約翰福音始終有生命的觀點。按照約翰福音,主來作神的彰顯,給我們接受作生命;祂死而復活,將自己分賜到我們堶惕@生命。我們若要懂得這卷書,就必須記住這觀點。這同一觀點可在主復活的記載中看到。約翰二十、二十一章就是從這觀點寫出來的,給我們看見主如何藉著死得釋放,並且藉著復活分賜到我們堶情C這兩章主要的目的乃是:主復活後,藉著祂的復活,祂要進入我們堶情A與我們成為一。

整本約翰福音都是朝向復活的。主成為肉體來作人的目的,是要將祂自己分賜到許多人堶情A產生神的眾子。祂是神的獨生子,但神需要祂的獨生子繁增。惟一能使神的獨生子繁增的方法,就是藉著死而復活。例如,一粒麥子要繁增成許多子粒,惟一可行的方法是死而復活。我們看過,整本約翰福音就是針對這一方向-朝向神獨生子的繁增。這樣,獨生子成了眾子。(羅八29。)神要得著祂團體的彰顯,需要許多的兒子。為這目的,神的獨生子必須藉著死得釋放,並藉著復活分賜到我們堶情C

柒 復活於神的榮耀中

我們已看過生命如何經過死與復活的過程而繁增。祂經過察驗、判刑和死亡的察驗後,便在人的尊貴中安息了。隨後,經過了這過程中死的部分後,基督復活於神的榮耀中。(約二十1∼13,17。)如今,祂復活了,祂在神的榮耀堙C

一 『七日的第一日』

主在『七日的第一日』復活。(約二十1。)主的復活是一個新起頭,開啟達到新世代與新時代的路。這就是為甚麼主在『七日的第一日』復活。這日是聖經中最大的日子。所謂『七日的第一日,』意即新的開始,一週有七日,第一日表明新開始。主為甚麼不在七日的第六日或第七日,或別的日子復活?因為祂的復活引進新時期,新時代,新世代。在舊造埵酗C日。神用了六天創造,第七日就安息了。這七日是舊造的世代。藉著主耶穌的復活,開始了另一個新世代。舊造屬於七日,如今,在七日之後,有了另一個第一日作新開始。換句話說,藉著主的復活,舊造過去了,新造開始了;舊世代過去了,新世代開始了。因此,另一週的第一日象徵一個新造,新世代和新時代的開始。

你曾否注意舊約的豫表,指明主要在七日的第一日復活。利未記二十三章十、十一和十五節說,要將初熟的莊稼一捆,在『安息日的次日,』當作搖祭獻給耶和華。這捆初熟的莊稼,豫表基督在復活堿O初熟的果子。(林前十五20,23。)基督正是在安息日的次日復活的。在利未記二十三章的這些經節中,沒有用『七日的第一日』這辭,乃是用另一個辭-『安息日的次日。』安息日是第七日,安息日的次日就是七日的第一日。初熟的莊稼要在安息日的次日,意即下一週的第一日,獻給主。初熟的莊稼豫表復活的基督,祂是復活的初熟果子。主既從死人中復活成了初熟的莊稼,那麼初熟的莊稼是在甚麼時候獻給神的?是在安息日的次日,也就是七日的第一日。這不僅是豫表,也是豫言,在約翰二十章應驗了。

獻給主的初熟莊稼是表徵復活的搖祭。搖祭和舉祭相對。獻搖祭要前後擺動,表徵復活堛滌繴;獻舉祭要上下擺動,表徵升天堛滌繴。搖指明不斷的動作。所以,基督在生命堿※吽A因為祂已經復活了。祂是七日的第一日所獻的搖祭。

在這塈畯怑n看另一件事,就是以色列人的割禮。神吩咐他們要在那一天受割禮?在第八日。(創十七12。)在七日之後,有另一個七日的第一日-那就是第八日。主吩咐以色列人在第八日受割禮,意義是他們必須除去老舊的性情,活出復活的生命。他們在天然中出生,必須割除老舊的性情,並且得著憑復活生命而活的新性情。因此,以色列人受囑咐在第八日受割禮。歌羅西二章十一、十二節宣告說,我們在基督堙A藉著祂的十字架,都已經受了割禮。神的心意是要祂的百姓脫去老舊的性情,穿上新的性情,好活在復活的生命中。這就是第八日,也就是七日的第一日的意義。這乃是指明復活,因為復活是新造媟s時代的新開始。

基督藉著包羅萬有的死,結束了舊造;舊造是用六日完成,而後有安息日的。祂在復活堙A以神聖的生命產生了新造。因此,這是新週,新世代的開始。祂復活的這日,是神所定的。詩篇一百十八篇二十四節說,『這是耶和華所定的日子;我們在其中要高興歡喜。』我們若讀這節的上下文,就會看見那是指主復活的日子。主復活的日子是特別的日子,是神所定的日子,詩篇二篇七節豫言為『今日,』行傳十三章三十三節和希伯來一章五節都引用過這日。當主耶穌還行走在地上時,曾豫言祂要被釘十字架,第三日從死人中復活。(太十六21,約二19,22。)這『第三日』乃是七日的第一日。後來,早期的基督徒稱這日為『主日。』(啟一10。)這是何等美妙的日子!

我們也該指出,主復活不但是在七日的第一日,也是在一天的第一部分。祂是在清晨,不是在傍晚復活的。這也表徵新起頭、新開端、新時期、新世代、新時代、新創造和新日子。主的復活是新日子的開始,因為祂是在第一日的清晨復活的。

二 『復活』的『初熟果子』

基督復活,成了『復活』的『初熟果子。』(林前十五20∼23。)祂在復活堨肮偺囿漯齯l。祂是神惟一的獨生子,無須為神所生;但獨生子要成為長子,就必須在復活堨X生。(徒十三33,來一5。)在祂復活那天,基督生為神的長子,和『死人中的首生者,』以成為召會身體的頭。(西一18。)

三 將舊造撇在墳墓中

主耶穌復活時,將舊造留在墳墓中。(約二十1∼10。)彼得進墳墓堨h,就『看見細麻布還放著,又看見耶穌的裹頭巾,沒有和細麻布放在一起,是另在一處捲著。』(約二十6∼7。)耶穌的身體在埋葬前,是用細麻布埵n的。(約十九40。)這意思是祂帶著一些舊造的東西進入墳墓;指明舊造藉著祂的埋葬,被帶進墳墓堙C凡從主復活的身體上去掉而撇在墳墓堛滿A都是象徵祂進入墳墓時所穿的舊造。祂帶著舊造釘十字架,也帶著舊造埋葬。但祂從舊造奡_活,將舊造撇在墳墓堙A成了新造的初熟果子。

一切撇在墳墓堛滿A都是主復活的見證。若沒有這些整整齊齊的留在那堙A彼得、約翰就很難相信(約二十8)主不是被人取去,乃是自己復活了。這些東西是主的兩個門徒,約瑟和尼哥底母,獻給主包裹祂身體的。(約十九38∼42。)他們在愛塈@在主身上的,在主的見證上是非常有用的。主從死人中復活,將祂帶進墳墓堛漱@切舊造撇下,作為祂從死堥咱X來的證據。

在神眼中,整個舊造都埋葬在那墳墓堙C這是奇妙的事實,不論你信或不信,那舊造,包括你的舊人舊己,已經與耶穌一同埋葬並留在墳墓堣F。當包羅萬有的基督進入墳墓時,我們都同祂進去了。當祂復活時,祂將我們留在那堙C在這宇宙中有這樣奇妙、包羅萬有的墳墓,我們的舊人已經埋葬在那堙A且仍然留在那堙C如今我們的舊人在墳墓堙A我們復活的新人卻在召會中。

那布和裹頭巾整整齊齊的留在墳墓堙C(約二十7。)是誰從主耶穌身上取下細麻布和裹頭巾?又是誰捲起那裹頭巾,整整齊齊的放著?這不是天使,乃是主耶穌自己作的。十一章堜埮遘籅煽_活證明這事。拉撒路從死人中復活,從墳墓出來後,『手腳裹著布,臉上包著手巾。』(約十一44。)因此,耶穌對人說,『解開,讓他走。』(約十一44。)拉撒路需要人幫忙解去埋葬用的布,因為拉撒路是被復活者,不是復活者。但主耶穌是復活者,不是被復活者,祂自己活過來,不需要天使幫忙。天使只是觀看者。若是天使解開裹屍布,意思就是主不能自己從死人中復活。

我相信主在某一時刻曾對死說:『死阿,你的時間已經過了。現在我要起來,從你的領域中走出去,除去我身上的包紮,將一切整整齊齊的留在墳墓中,作為我自己從死人中復活的見證。』然後,主就與死告別,走開了。至少在原則上,事情必是這樣的。主並不急忙。祂不是興奮的從墳墓跑開,像被綁架的人,被釋放後就急忙逃跑。不,主很鎮靜且極其從容。祂也許仔細的打量死,發覺死沒有能力對祂作甚麼了。死雖然盡力要拘留祂,但這是不可能的。主極其從容的除去了包紮,捲起了裹頭巾,將這些東西放得整整齊齊的。祂輕易的作,死注視著祂。祂並不害怕,沒有甚麼能嚇倒祂。祂也許曾說,『死,我的使命完成了。你不能對我作甚麼,我不怕你。現在是我走出你領域的時間了。我並不急忙。我若願意,我可以在這埵A留一日,但現在是離開的時候了。』這是主從死人中復活時的真實情況。

主復活的見證來自人和天使兩面。我們看過,包紮用的東西全是那兩個尊貴的門徒獻給主的。至終,凡他們出於愛所供給主的,都成了主復活那堅固且實在的見證。這是從人一面來的見證。以後我們會看見神差遣兩個天使,作了從諸天之上來的見證。因此,主復活有兩面的見證:一面來自地上的人,另一面來自天上的天使。讚美主,人和天使,地和天,都為主耶穌的復活作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