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篇、生命在愛中維持交通的洗滌(一)

第二十七篇 生命在愛中維持交通的洗滌(一)

在本篇信息中,我們來看約翰十三章,這是很有趣、很有意義的一章。基督徒或許都知道,在福音書中有這麼一章,記載主替門徒洗腳。看起來人很容易領會這一章,但實際上要了解其真正的意義一點也不容易。基督徒通常只相信,洗別人的腳是表示愛他們。有些信徒每次來到主的桌子前,甚至還堅持要洗腳。在主的桌子跟前,他們彼此洗腳,以表示彼此相愛。事情若沒有弄成律法,這是沒有錯的。若不將事情弄成律法,那麼像這種彼此洗腳以表示相愛的情形是很好的。過去我也曾幾次洗過別人的腳,也有別人洗過我的腳。有時候,我們必須讓主帶領並引導我們彼此這樣作。但洗腳表徵了更重要的事。我們看過,在這卷福音書中所題到的每件事都是表號,指明一些更深且屬靈的事。因此,洗腳也是表號,表徵了更深且屬靈的事。但要發現這表號的屬靈意義,頗不容易。究竟牠更深、屬靈的意義是甚麼呢?

在回答這問題之前,我們必須先領悟,這一章在整卷約翰福音中的地位。牠在約翰福音中是個轉捩點。約翰福音前一段,一至十三章,說到主如何是神自己,是神子,來成為肉體,將神帶進人堶情A作人的生命,以產生召會。後一段,十四至二十一章,說出主如何是人子,經過死與復活,將人帶進神堶情A使人和神、神和人建造在一起,成為相互的住處。十三章在前一段的結尾,是分界線,也是轉捩點。牠將書中的記載從一個方向轉到另一個方向。

約翰福音前一段的中心思想是甚麼?那就是:主是永遠的話,(就是神的彰顯,)來作我們的生命,應付我們一切的需要,並使我們成為祂身體的肢體。一章啟示主是永遠的話,就是神的彰顯。然後我們看見主來作我們的生命,主來好使我們接受祂進來作我們的生命,以應付我們一切的需要。所選出的九個事例顯示,作生命的主能應付我們一切的需要。十二章啟示主是一粒麥子,必須經過死與復活,產生我們這許多的子粒,把我們調和在一起,成了一個餅,就是祂的身體-召會。

後一段的中心點是:那成為肉體、釘十字架、復活的主,已變化形像,從肉體變化為靈。祂從彰顯神的那肉體變化為靈,好進入我們堶惕@生命。請注意我用了變化形像一辭。主從肉體變化為靈,這樣就能進入我們的靈,在我們靈塈@我們的生命,並在我們靈婸P我們是一。祂是那靈,在我們堶情A我們也在祂堶情C現今祂和我們,我們和祂,能調和為一。

在約翰福音前一段,主來將神帶進我們堶情F在後一段,主去將我們帶進神堶情C在前十二章,主藉著成為肉體,來將神帶進人堶情F在後八章,主藉著死與復活,去將人帶進神堶情C前一段給我們看見祂如何來,後一段給我們看見祂如何去。祂藉著成為肉體而來,將神帶進我們堶情F祂藉著死與復活而去,將我們帶進神堶情C

在這兩段之間,十三章是轉捩點。三節說,『耶穌知道…自己是從神出來的,又要往神那堨h。』祂從神那堥荂A又要往神那堨h。為這緣故,我說十三章是這卷福音書的轉捩點。

有相當長的時間,我對這一章深感困惑。我不懂為甚麼洗腳不記載在十一章之前,或十四章之後,而記載在十三章中。我對這一章的地位感到困惑,因為我已知道在一至十二章,主是話,已經來將祂自己當作生命分給許多人,至終召會得以產生。在十二章,已經有了召會。主是神的羔羊,除去了罪;祂在蛇的形狀堻Q舉起來,以對付蛇性;祂也是那一粒麥子,落在地埵漱F,結出許多子粒來。就某種意義來說,到了十二章時,一切都完成了。照我看十三章是不必要的。故此我很困惑,認為十四章應緊接在十二章之後,而十三章根本不必要。我在主面前花了很多時間,要找出為何需要十三章。至終主告訴我為何在十二章後需要有十三章。洗腳放在十三章是很有意義的。在十三章,這卷福音書的轉捩點,主為祂的門徒洗腳,這是深具意義的。

壹 主親自的洗滌

一 愛到底

一節說,主『既愛世間屬自己的人,就愛他們到底。』由於這愛,主替門徒洗腳。因此,洗腳是一個愛的故事,這愛是愛到底的愛。沒有這個洗腳,主對我們的愛就不是愛到底的愛,將不足以應付我們的需要。由此可見洗腳的重要。這是我們終極的需要。在前面九個事例中,主應付了我們一切的需要。在這一切之後,我們還有洗腳的需要。因此,主仍需顧到此點,以竭力顯示祂的愛。

二 知道萬有已交給祂

三節指明主為門徒洗腳的原因,那是因為祂『知道父已將萬有交在祂手堙A且知道自己是從神出來的,又要往神那堨h。』(約十三3。)那時,祂領悟了三件事:一,父已將萬有交在祂手堙F二,祂是從神出來的;三,祂又要往神那堨h。由於這三件事,祂纔洗門徒的腳。父所交給祂的『萬有,』主要的就是門徒。祂從神出來,已將神帶進門徒堙F祂往神那堨h,要留下這些門徒。父已將門徒賜給主,主也已將神帶進門徒堶情F但現在祂要離開他們。因著祂從神出來,又將神帶進門徒堶情A在祂堶情A門徒與神之間便有了關係。現在祂要離開他們。祂離開他們之後,門徒與神之間的關係如何纔能維持?這要藉著洗腳來維持。洗腳是洗去腳上一切的污穢,這污穢阻撓了神與人之間的交通。在洗腳時,主叫祂的門徒看見,如何在祂堶捱持門徒與神的關係。

這種領會可由二節中消極的意義得著證實。二節說,那時候,魔鬼『已將出賣耶穌的意思,放在西門的兒子加略人猶大心堙C』魔鬼的邪惡行徑,目的是要使人與神脫離關係。但主洗門徒的腳,是要門徒在祂堶惚O持與神的關係。當魔鬼在作工使人脫離與神的關係,主也在作工,藉洗腳使門徒在祂堶惚O持與神的關係。

三 脫了外衣

當主耶穌要洗祂門徒的腳時,祂脫了外衣。(約十三4。)這堛漸~衣,象徵主彰顯出來的美德和屬性。因此,祂脫了外衣,表徵脫去祂彰顯出來的所是。主若仍留在祂美德和屬性的一切所是中,祂就不能替門徒洗腳了。

四 束腰

主脫了外衣之後,便拿一條手巾束腰。(約十三4。)這表徵主以謙卑約束、限制自己。(參彼前五5。)祂謙卑的捨棄了祂的自由,以便服事祂的門徒。

五 用水洗門徒的腳

1 水象徵聖靈、話和生命

主用水洗門徒的腳。(約十三5。)這堛漱艨H徵聖靈、(多三5、)話(弗五26,約十五3)和生命。(約十九34。)我們將看見,主藉著聖靈的工作、話的光照、和內在生命之律的運行,在屬靈上洗我們。在聖經中,這三項都是用水象徵的。

2 洗去因屬地接觸而有的污穢

主藉著成為肉體而來,將神帶進我們堶情F又藉死和復活而去,將我們帶進神堶情C這兩件事都是在我們靈媯o生的。就我們的靈而言,神是藉著主的來被帶進我們堶情A我們是藉著主的去被帶進神堶情C但是就我們物質的身體而言,我們仍在這地上。我們在靈堙A已經聯於屬天、屬靈和永遠的事物;但在我們的身體堙A我們仍是在地上。在我們靈中,主已將神帶進我們堶情A又將我們帶進神堶情F在我們靈中,我們與神是一;在我們靈中,我們也在諸天界堙A因為我們是在神堶情C但在我們的身體堙A我們仍在地上。就我們重生的靈而言,我們不再是舊造;我們是新造。然而,就我們的身體而言,我們仍在舊造中,並在地上。一面,我們是新造,我們在神堶情A我們是在諸天界堙C這是真的,是實際的。另一面,我們仍在舊造中,仍在地上。

我們雖有了神聖的生命,並成了召會,卻仍在地上,活在這墮落的肉體中。由於我們和地的接觸,我們常是污穢的。這是無可避免的,因為我們無法不接觸地。我們的腳是接觸地的肢體,一天又一天,我們用腳接觸地。古時在猶太地,人們來去大都靠步行,用腳接觸地而行。每逢他們接觸了地,他們的腳當然就骯髒了。因此,洗腳對他們是必需的。就屬靈說,我們也是如此。

骯髒和有罪不一樣。有罪是一回事,骯髒是另一回事。可能你完全沒有罪,卻很骯髒。也許沒有甚麼錯,但因著屬地的接觸,你就骯髒了。你知不知道我們仍在身體堙A仍在這地上行走?我們一直接觸地,這使我們骯髒。結果,許多時候我們是不潔淨的。因此,我們需要洗腳。

3 維持與主並彼此之間的交通

你知道猶太人在甚麼時候洗腳麼?當他們赴席時,特別要洗腳。筵席是交通的中心。古時猶太人所穿的鞋,鞋幫是用條帶作的,滿了洞孔;由於路上塵埃多,腳很容易弄髒。他們赴席時,若在席間伸出髒臭的腳,就難免會阻撓交通。因此,要有愉快的筵席,就需要洗腳。當客人應邀赴席,在席上彼此交通,他們在交通之前必須洗腳,不然,就會妨礙他們的交通。他們聚在一起坐席交通之前,必須洗腳。不然,就無法有愉快的交通。此外,他們不像我們坐在桌前,他們沒有椅子或板凳,只是半躺在地板上,伸出兩腳來。他們的腳若是骯髒的,臭味自會令人難受。有時,他們走了很長的泥濘路,結果腳變得很髒,氣味非常難聞。他們若聚在一起伸出腳來,他們的交通就不會很愉快。

約翰福音既是一卷表號的書,這媄鰫颽~腳的記載也必須視為具有屬靈意義的表號。我們不該單就物質的意義,而該就屬靈的意義,推究洗腳這件事。洗腳既是一個表號,其意義當是為著與主並彼此之間的交通。你若來到,伸出沒有洗過的雙腳,你與別人之間的交通就會受到妨礙。我們在世上,每天都接觸地;我們所接觸的這地使我們骯髒,並且妨礙我們與主並彼此之間的交通。所以,洗腳的意思就是當我們仍在地上時,主這位賜生命的靈洗我們的腳;也就是說,主使我們的行事為人不因屬地的接觸而沾染各種污穢。我們今天必須明白,主極欲洗我們,不讓我們因接觸地而沾染污穢。

在十三章,主藉著為門徒洗腳立下了一個榜樣,使門徒能有愉快的交通,享受主,也彼此享受。我們今天也需要這種洗腳。洗腳不該只是物質上的事,更該是屬靈上的,這對我們屬靈的生命有很大的關係。今天世界是污穢的,我們這些聖徒很容易被污染。我們要保持與主之間,並彼此之間愉快的交通,就需要屬靈的洗腳。

4 與血的洗罪不同

我們已經指出,骯髒的意思不是有罪。很多時候你沒有罪,卻是骯髒的。塵埃到處都有,很容易就弄髒了。當你活在地上,即使坐著不動,也會變髒。這地上滿了塵埃,所以你不論作甚麼,都會弄髒。即使你駕車來聚會,在路上也可能偶然看見某樣東西,使你污穢了。你上車之前,你的靈是活潑高昂的;等你駕車十分鐘之後,你雖無意要看甚麼東西,但只因你在去會所的路上看見某些東西,你就被污染了,你的靈也下沉了。有時,甚至在我們的交通中,我們也會變污穢了。

罪惡的事需要血的潔淨,但骯髒而非有罪的事,需要屬靈的洗滌。我們需要聖靈、活話、和堶悸漸糽R洗滌我們。

因為骯髒和有罪非常相近,所以二者很難區別,要舉出清楚的例證很不容易。也許有一天,你和你的妻子之間不高興。作丈夫的對太太不高興不是罪過。他並不是恨她,也沒有說她壞話或罵她。他不是向她生氣,只是對她有些不高興。許多時候作妻子的過於愛她們的丈夫。作丈夫的雖然需要妻子的愛,但有時妻子的愛太過分了。有時,妻子以一種愛來愛丈夫,實際上這種愛是不需要的。在有需要的時候,愛是甘甜的;但愛給得太多時,那就過分了。太多的愛會成為困擾。假定作妻子的為了關心丈夫的健康,要他穿上不是他真正需要的外衣。她怕他會著涼,要他多穿些。這種關心對丈夫是一種煩擾,使他不高興。這種不高興不是罪過。作丈夫的並沒有說甚麼,沒有表達甚麼,只是對妻子有點不高興。這一點不高興就會阻撓兩人之間愉快的交通。

在這種情形中,我們該怎麼辦?或許你會應用血說,『主阿,我對妻子不高興,因為她過於愛我。我要在這情形中應用你的血。』但那是沒有用的。你需要另一種洗滌,不是用血洗,乃是用那靈、活話、和堶悸漸糽R來洗。誰能給你這樣的洗滌?第一是主耶穌自己,第二是滿有生命的聖徒。你需要花時間在主面前,一直留在主面前,主就會臨到你,洗滌你,不是用血,乃是用那靈、活話、和堶悸漸糽R。祂甚麼時候洗完很難說。有時候只需要幾分鐘便將污垢洗淨了,有時候也許需要半天。每當你需要這種洗滌時,只要將自己向主敞開,你花時間在主面前,讓堶悸漸糽R在你堶惇y過,自然的,就有活的東西流通、滋潤並洗滌你,你就再次潔淨了。你的靈會高昂,你的全人也會在主面前感到愉快。這就是在主面前用活水洗滌。

在一起生活事奉的弟兄姊妹,很容易在不知不覺中彼此得罪。他們也許不會彼此相爭,因為相爭是罪。他們僅是無意間得罪了對方。也許你不知道你得罪了我,然而我完全覺得你冒犯了我。結果,我們都有一點污染了,因此我們要維持彼此間愉快的交通就不容易。即使我們不說甚麼,並且想要學習十字架的功課,我們仍發覺我們的交通是死沉的。我們需要洗滌。

也許同住弟兄之家的弟兄們,聚在一起禱告,其中有些人很活,有些人因為弄髒了,所以靈下沉,一點也不活。有時候,所有的弟兄們靈堻ㄤo死下沉。那不是因為他們都犯了罪。他們沒有彼此批評,或彼此相爭,然而,所有的弟兄都是髒的,因為他們住在一起太久,沒有好好的洗腳。所以他們也需要洗腳。

污穢與罪非常接近。你如果污穢了,只要再走半步,就變成有罪了。這種污穢阻撓我們的交通。我越看你,我的靈越起不來。你越看我,你的靈也越下沉。即使我們要彼此談話,也談得不愉快。我們絕不能裝作我們所不是的。我們的靈若是愉快的,那麼我們的話也是愉快的。然而,我們若沒有愉快的靈,而說話要裝作愉快,情況就會更糟。你知道為甚麼許多時候弟兄姊妹聚在一起無法禱告?那是因為他們都受了污染。他們都需要彼此洗腳。

主藉著聖靈的工作、話的光照、和內在生命之律的運行,洗我們的腳。今天,主總是藉著那在我們堶悸爾t靈、聖經中神話語的光照、和在我們堶措B行的內在生命來施行洗滌。主可能一天多次洗我們。我能見證,主在一天之中,藉著那靈、活話、和內在的生命,數次洗滌我。我因著活在地上,必須在地上行走,就無法避免屬地的接觸。我必須和我的親戚,和親愛的弟兄姊妹來往。有時候,有朋友來看我,我不能不見他。但他走後,我就覺得污穢了。這就是屬地的接觸。此外,我每次去買東西,總得與商店打交道。我去過百貨公司以後,就覺得我去了陰間。我一出店門,就立刻需要洗滌。每次我去買東西,我的腳就接觸了地而變得很髒。但是聖靈、神的話和內在的生命作工、運行,不斷的洗滌我。不然,我就無法維持和主的交通。

當你累積了一週的屬地接觸之後,你主日來到主桌子跟前時,是否覺得需要洗滌?事實上,你的確覺得需要洗腳,以除去這一週來因屬地接觸所累積的塵埃。我們需要洗滌,不單需要血的洗淨,來對付罪;也需要藉著聖靈的工作、神話語的光照、和內在生命的運行來洗淨,好除去我們因屬地接觸而有的污穢。

5 不僅僅是物質的,更是屬靈的

現在我們明白了洗腳的真正意義。這是為了維持在生命中的交通。這不僅僅是物質的事,這必須成為屬靈的實行。我們必須將這表號寓意化,而不僅僅按物質的意義來領會。按照這表號屬靈的意義,我們需要讓那靈、活話、和內在的生命洗去所有的塵埃,就是我們活在肉體中,行在滿佈塵埃的地上所累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