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篇、死人的需要-生命的復活(二)

第二十四篇 死人的需要-生命的復活(二)

我們看過約翰福音中的神蹟,就能了解,主首先臨到我們作生命,祂所遇到的頭一類阻撓是猶太教宗教,第二類是愛祂的人所持有的意見。人意見的阻撓,今天在祂的召會中絲毫未變。好些最愛主的人,卻有數不過來的意見,阻撓主在召會中作復活的生命。在召會之外,攔阻主作生命的是宗教。但在召會堶情A妨礙祂作我們生命的是無窮盡的意見。這九個事例非常有意義,因為給我們看見,主作生命是開始於重生,結束於復活。這一切事例都是表號,表明主在好些不同的方面來作我們的生命。經歷主作我們的生命,開始於重生,並於復活達到高峰。

主耶穌說,『我是復活,我是生命。』(約十一25。)復活是超過生命的。就其本身說,生命只能存在,復活卻能抵擋一切的攻擊,甚至能抵擋死亡的攻擊。主不只是生命,祂也是復活。死亡不能拘禁祂,因為祂能勝過死亡。死亡不能扣留祂,因為祂不只是生命-祂也是復活。生命是生存的能力,復活卻是勝過一切抵擋生命者的能力。因此,由於復活能擊敗一切對生命的攻擊,牠也就超過生命。

根據聖經,死亡是一大能力。當死亡臨到人的時候,人無法逃避。連原子能也無法勝過死亡。只有作為復活的主自己能擊敗死亡。祂能拯救所有的死人脫離死亡。因為祂不只是生命,祂還是復活。祂既是復活,就能打破死亡的能力,連陰間也不能把我們的主拘禁在墳墓堙C

我們必須學習如何天天應用這復活的生命。我們不只必須憑主作生命而活著,我們也必須藉主作復活而得勝。許多時候環境像死亡一樣影響我們,但讚美主,一切的事(包括摸著死亡)都是試驗,因為這些事證明究竟主是不是復活。沒有甚麼能拘禁我們,因為我們有主作我們復活的生命。不管我們所背負的壓力或難處如何,我們都能忍受,因為我們有復活的生命。根據十一章二十五節,主不是說我們不會死,乃是說我們要向全宇宙證明,我們所信的主是復活!撒但盡其所能要將我們永遠置於死地,有一天,可能我們都會死,但我們都要復活。在整個宇宙間這將是最大的得勝,這個得勝要見證主是復活。不過,甚至在我們日常的生活中,我們也可以豫嘗到那復活的最終得勝。所以使徒保羅說,『使我認識基督、並祂復活的大能。』(腓三10。)

人的意見總是攔阻人在召會中經歷主作復活的生命。因此,人的意見必須先放棄,纔可能有召會生活。我們何等需要學習一個功課,就是在召會中安靜不語,不發表我們的意見!我們甚至必須比馬利亞更安靜。我們該一言不發。我們該僅僅帶個信給主就彀了,這樣,拉撒路就會得救。不管主答不答應,來不來,我們只管安靜。我們只把事情完全留在主的手中。那樣我們就絕不會錯,主也絕不會遲。祂來的時候,我們必須不發一言。我們只該讓祂講,給祂機會作祂所要作的。我們只該豫備好與祂合作。這就是過召會生活正確的路。我們若是這樣,就要經歷基督作復活的生命。

在約翰福音堙A這一章論到召會生活,是非常有意義的。主是來到召會中作復活生命的一位,但有兩類阻撓,一類是宗教,另一類是人的意見。甚至基督教這宗教也絕對是一個阻撓,叫主不能達到帶進生命的目的。今天有許多所謂的基督徒自由團體,他們已經放棄了宗教的基督教,已經從公會和其他的基督教組織出來。然而在這些自由團體中,人的意見卻無窮無盡!他們中間也許沒有像宗教那樣的東西,但他們的意見何等攔阻主的去路!因此,我們必須學一個功課,不只放棄基督教,也棄絕我們自己的意見。然後我們纔會給主一條自由的通路,叫祂成為我們的生命。一旦主能彰顯祂自己,那麼主就會得著一個活的召會了。讓我們記得,宗教和意見是兩大類阻撓,妨礙了主作我們生命的水流。

在進一步來看這末後一個事例之先,我們必須發掘出一個原則。在二章我們看見,第一件神蹟是變水為酒。第二件神蹟在四章,是叫大臣垂死的兒子活過來。我們曾數次題過,在整卷約翰福音堙A聖靈的用意就是使主耶穌作生命,應付我們一切的需要。在二章和四章的這兩件神蹟,啟示了由死得生的原則。在全部九個事例中都有這原則,就是生命在復活的範圍中應付人的每一需要。現在我們可以領會,何以變水為酒這事是頭一件神蹟。這事包含了由死得生這個極重要的原則。這是九個事例的基本原則。在每一事例中除了象徵死亡的水以外,甚麼也沒有。我們所是的一切,以及我們所有的一切,除了死水以外甚麼也沒有。換句話說,除了死水之外,我們甚麼也不是,甚麼也沒有。

你若想想在每一事例中人的情形,就會發現人在每一事例中,除了死亡,甚麼也沒有。看看尼哥底母這個人,他一無所有,只有死水。看看撒瑪利亞婦人,她的乾渴表示她在死亡的威脅之下。看看那大臣垂死的兒子,他在死亡殘酷的手下。看看那病了三十八年的人,他有甚麼?死亡。看看得主餧養之前的群眾,他們飢餓是因為除了死水,他們甚麼也沒有。看看那些乾渴的宗教徒,他們節期末日的虛空也說出死亡。看看那被法利賽人帶到主跟前來的有罪女人,她也只有死水。按屬靈說,連那個瞎子也只有死亡。還有拉撒路,甚至死得發臭了。所有牽連在這九個事例中的人,除了死水甚麼也沒有。按照二章,那六口石缸,就是人性的豫表,裝滿了死水,直滿到缸口。照樣,在每一事例中的每一個人,都滿了死亡。死亡被啟示在每一事例中。

然而,主進入這些死亡的局面中,為要按復活的原則作生命。祂將每一局面中的死亡變為生命,並且從死亡中帶出生命來。

我們可將這復活中生命的原則,應用在所有的事例中。首先,主對尼哥底母說到重生。你知道甚麼是重生的原則?重生就是說,主在復活堥荍@我們的生命。主怎能重生人,或使人再生一次?就是按著復活的原則作他們的生命。

在撒瑪利亞婦人的事例中,主與她談到活水的滿足。一個可憐的罪人怎能因活水得滿足?只有憑著復活堨糽R的原則。當主在復活媔i到我們堶惕@生命,我們就得著滿足我們的活水。

原則上,主耶穌醫治大臣那垂死的兒子,意思也是將生命分賜給他。要醫治死傷,需要在復活堣擠蟡糽R。

在那病了三十八年的軟弱者身上,發生了甚麼事?原則也是同樣的,因為主在復活媮{到他,作點活人的生命。因為主在復活堥荍@他的生命,主就成了點活人的能力,使他強壯起來。

在飢餓人群的事例中,主來作他們生命的糧。主若沒有死而復活,絕不能成為我們的活糧。因為祂在十字架上被殺受死,並且在復活生命的大能堸_來,祂就能用那活糧餧養並滿足我們。我們能憑祂並藉祂得餧養。這也是在復活堨糽R的原則。

在七章乾渴人的事例中,主是活水,解除他們的乾渴。主怎能成為我們的活水?約翰七章清楚的告訴我們,主得榮耀之後,賜生命之靈便成了活水。主得榮耀是甚麼意思?那就是說,主被釘死又復活了。在祂的復活堙A主成了解除我們乾渴的活水。

在有罪女人的事例中,主釋放她脫離了罪的轄制與奴役。主死了,對罪人成為那活而偉大的『我是。』主用祂復活堛漸糽R加強我們,加力給我們,使我們脫離罪的轄制。沒有祂復活堛漸糽R,我們絕不能脫離罪的奴役。

那生來瞎眼者的事例也啟示復活堨糽R的原則。主怎麼可能賜給他視力和生命的光?十章乃是九章事例的延續,那婸‘D這好牧人必須死,好將神聖的生命賜給祂的羊。主必須死,在靈中成為復活的生命。現今祂是在復活堨糽R的根基上臨到我們。

當然,末了的事例,叫拉撒路從死人中復活,顯然是根據基督在復活的範圍塈@生命。頭一個神蹟,第二個神蹟,現在末一個事例,都啟示了約翰福音的用意與原則:藉著叫死人復活而得生命。

主得到拉撒路患病的消息時,為何等了兩天而不立即就去?嚴格說來,主等了兩天是因為祂不願單單醫治人;祂寧願點活我們。主絕不照著我們的領會來醫治;祂是藉著點活人來醫治人。五章說到一個病了三十八年軟弱的人,你從那事例中能找著『醫治』一辭麼?在主眼中那人真是病了麼?不,在主眼中,那人是死了。主沒有治他的病,祂是點活那死人。因此,藉復活而有的生命原則乃是說,主總是點活死人。

你以為主要醫治你麼?不,主要點活你。照著老舊的觀念,醫治的意思就是改革、改良你。但主從未改良你,或規正你的行為。祂總是點活你。主惟一的用意乃是將祂自己分賜給你,作點活你的生命。

為這緣故,主不肯立刻去拉撒路那堛v他的病。祂一直等到拉撒路死透了,埋葬了。祂一直等到拉撒路的生命到了絕對的盡頭。拉撒路死得那麼徹底,以致在墳墓媯o臭了。這時候主纔來。祂不在這時以前來,因為不願在醫治的原則上來。祂只在復活堨糽R的原則上來。

比方,一位熱心宗教的弟兄發覺自己脾氣不好。我們可以說,他有壞脾氣的病。或是一個孩子,得救之後發覺自己很調皮。他也是一個病人,是害了調皮病。另一個信徒太喜歡開人玩笑,有戲言病。這些病人發現了他們的症狀之後,都去將這些病情告訴主。正如馬大說拉撒路病了,他們也說他們得了壞脾氣的病,行為不良的病,或開玩笑的病。他們要主醫治他們,改良他們的脾氣,使他們有好脾氣,改良他們的行為,使他們有好行為,並且調整他們開玩笑的毛病。想要主調整他那開玩笑毛病的弟兄禱告說,『主阿,保守我的口!』換句話說,這些人病了,並且求主醫治他們。但主絕不會來醫治你。你越求主醫治你的脾氣,你的脾氣就越不好。主絕不來醫治,乃要等、等、等;:直到你死了。祂不會答應你求醫治的禱告,乃要等到你的病轉為死亡。祂要等到你看見你不只是病了,也是死了。主要等到你告訴祂說,你無可救藥了,你對自己完全失望了。

你還盼望有所改良麼?你果真對自己絕望了麼?我怕你們還對自己有些許盼望。好些時候,你就像馬大和拉撒路。一面你是患病的拉撒路;另一面,你是報信給主的馬大。你將你的病情告訴主,盼望祂會來改良你的情形。但我們都能見證,主絕不會來答應這類的禱告。你越尋求改良,祂就離得越遠。

有一天,你終於領悟你全然無可指望,你會發現你這器皿除了死水以外一無所有。每件事都滿了死亡;沒有一件是活的。你就是那六口石缸中的一口,充滿了死水。當你知道你完全在死亡堙A在你堶掠ㄓF死水以外一無所有,然後主就會來點活你。當你醒悟,知道這個事實,就是你死了,埋了,甚至發臭了,主就會來點活你。我們的確常常想要更好,想要改良自己!但主要等到你臭了,甚至別人都聞到了,然後祂要照著復活堨糽R的原則臨到你,點活你。

基督教的行動違反這原則,因牠是宗教,想要改良人,革新人,規正人的行為。但基督是生命,祂用這生命來點活人。祂以自己作生命來重生人,使人復活。改良、革新或規正人的行為,究竟是甚麼意思?就是藉著原來的自己使原來的人更好。但基督以祂自己重生並再造我們。主不願意醫治原來的人;祂要一直等到原來的人死了。因此,你滿了死水,發出死的臭味來了,那時主就要來再造你,並使你從那個死亡奡_活,而歸入祂自己那復活堛漸糽R。

約翰福音的原則就是基督在復活塈@生命。這卷福音的用意不是藉著規正我們的行為來改良或革新我們。主惟一的用意是將生命帶進我們堶情C這生命要點活、重生、復活並再造我們。我們若能領略這卷福音的原則,我們的乾渴就會解除,我們的飢餓就得飽足,我們的黑暗就被照亮,我們在罪中的轄制就被打碎,我們的死亡也被復活吞滅;這全是藉著在靈中,並藉著話,經歷基督作我們復活的生命。我們絕不能憑著出於自己的任何東西、任何作為,來經歷活的基督。永活的基督只能在靈中經歷,也只能藉著話經歷。靈與話要帶我們進入復活堨糽R的原則中。如果我們在靈中藉話接受祂,我們就要得飽足,被照亮,得釋放,並且得復活。當我們從死人中復活,我們就蒙拯救脫離死亡的各方面。沒有一件事能壓制我們,沒有一件事能限制我們,也沒有一件事能監禁我們,因為我們活在復活堙C

肆 宗教的共謀,與生命的代死之於神兒女的聚集

主只有在那些真正愛祂的人中間,纔叫死人復活。今天對祂的召會也是這樣,因為只有對一班真正愛祂的信徒,主纔是復活的生命。然而,有關祂復活大能的消息傳到宗教團體,就如傳到猶太教去,就會導致一個反應。宗教團體會向主發怒,甚至決心捉拿祂,要把祂置於死地。十一章的猶太教,含示連今天的基督教,也非常反對主那要把復活生命帶給人的願望。在好些事例中,基督教這宗教已經驅逐作生命的主。在這些末後的日子,主越過越多與那些真切愛主之人的團體同在。結果祂要作好些事,叫人從他們的死奡_活。但這消息到宗教團體那堙A他們會憤怒,並且要反對基督這復活的生命。

值得注意的是,拉撒路復活的時間,與逾越節的時間相近。按照聖經,我們知道基督是我們的逾越節。(林前五7。)但那些熱心宗教的人要過另一種逾越節。熱心宗教的人守他們自己的逾越節,殺害了那逾越節的實際。換句話說,基督是真正的逾越節,是逾越節的實際。熱心宗教的人一面要守逾越節,另一面要除滅逾越節的實際。今天這原則在基督教堨縝n一樣。雖然基督教與基督有密切的關係,事實上基督教卻廢棄基督的實際。基督教一面傳講關於基督的事,另一面卻毀壞基督的實際。

一 宗教的共謀完成神的定旨

我們已經看見,神所豫備死亡的局面使基督能彰顯祂復活的大能,這復活大能的結果是叫死人起來。但是叫拉撒路復活這件事,引起一些難處。這消息傳到法利賽人那堙A法利賽人聽見以後,認為情形非常嚴重。因此,他們共謀要殺耶穌。(約十一45∼57。)當法利賽人在共謀對付主耶穌的時候,當年的大祭司該亞法就豫言說,『也不想想,一個人替百姓死,免得全民滅亡,就是你們的益處。』(約十一49∼50。)以下的經節說,『他這話不是從自己說的,是因他當年作大祭司,所以豫言耶穌將要替這民死;不但替這民死,並要將神四散的兒女,都聚集歸一。』(約十一51∼52。)這堜珨§N神的兒女都聚集歸一,含示不僅主的死,連主復活的生命,都是為著建造神的兒女。這一切究竟有何意義?那就是說,復活的生命將興起一個局面,藉此神四散的兒女能聚集在一起,以建立神在地上的居所。宗教的共謀有助於神定旨的完成。

二 藉著主的死和復活生命,聚集神的兒女

我再說,拉撒路的死是神所提供的機會,叫復活的生命得著顯出。復活的生命需要死,好叫復活的生命和大能得以彰顯。這復活大能的顯出,在反對者中間導致一個反應,於是他們共謀要殺害主耶穌。就在他們商議時,說出了一個豫言。這指明反對主之宗教的陰謀,實際上被神用來完成祂的定旨,有助於聚集神四散的子民,為著神的建造。因此絕不要因著你所在地方召會的情形失望。在你的召會中若有艱難的局面,要為此讚美神。這必是祂的豫備。祂要有一些作為,因此就激起宗教的反對。反對者甚至想要殺害你。但是不要作難。神要用那陰謀,將祂四散的子民聚集歸一,為著祂的建造。

我願你們對這個事實能有深刻印象。只要我們在主的恢復堙A只要我們有基督的復活,就不管我們中間的情形怎樣,或者環境中有甚麼陰謀反對我們,神永遠的定旨至終必要得成全。神四散的子民要為著神的建造而聚集。一切消極的事物-死亡與反對,都要成為神永遠定旨的僕役,促進神定旨的完成。我們在山頂上,洪水在我們腳下。切不要作難!只要你在地方召會中,只要你有基督作你復活的大能,只要你在這流中,並有這見證,就不論堶惘閉し穧漱`的光景,外面有甚麼反對,你都可以心安。宗教的反對,那想要殺害你的陰謀,反要完成神永遠的定旨。

這就是這章的啟示。約翰十一章不僅是一個復活的故事,乃是一個完整的啟示,叫人看見,只要我們有主同在,並有復活的生命,來為著神的定旨,那麼所發生的每件事都是為著完成神的定旨。因此我們可以說,『主,你若要給我們死亡的局面,就請給罷!我們樂於有這種情形。讓一些拉撒路弟兄死罷,那時你復活的大能就要得著彰顯。你要在復活塈@工,那會引起反對;但那反對要將你四散的兒女棸集起來,為著你的建造。』這些事正在美國發生。讚美主!為著祂復活的大能讚美祂!為著祂主宰的聚集讚美祂!祂正在叫死人起來,祂也正在聚集祂的子民,為著祂那美妙的建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