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篇、死人的需要-生命的復活(一)

第二十三篇 死人的需要-生命的復活(一)

叫拉撒路從死人中復活,無疑的是美妙的事例。在這事例中,我們看見一個死了的人,埋葬了四天,已經開始發臭了,然而他卻復活了。為甚麼另外三卷福音書沒有記載這美妙的事例呢?這件事真是太奇妙了,但是其他的福音書竟然隻字未題。因為這復活的事例與其他三卷福音書的目的不合,只適合於約翰福音的目的。馬太、馬可和路加的目的並非生命,約翰乃是生命的福音。所以,聖靈就留下這事例給約翰。這證明約翰福音是一卷生命的書。

壹 死人及其需要

在約翰十一章一至四節,我們看見死人及其需要。拉撒路不但病了,還死了。(約十一14。)因此,他所需要的不是醫治,乃是復活。在主的救恩堙A祂不僅醫治病人,也賜生命給死人。所以,祂仍然留住原地兩天,直等到那病人死了。(約十一6。)主不改造人,也不規正人,卻重生人,叫人從死奡_活。因此,九個事例中,第一個是重生,末一個是復活。這啟示基督作我們生命的各方面,如其他七個事例所揭示的,都是在重生與復活的原則堙C這最後一個事例,是真正變死亡為生命。

在我們看基督使拉撒路從死人中復活這事以前,必須看見約翰福音啟示兩件事。在積極一面,啟示基督來作我們的生命。神的兒子就是神的話,也就是神的彰顯。祂是神的彰顯,成為肉體來作我們的生命。這個中心思想在整本約翰福音的每一章中都可以看到。在消極一面,這卷書也給我們看見,宗教厲害的與作生命的基督為敵,連猶太人的猶太宗教也是如此。你若仔細讀這卷書,就會看見那健全、真正的宗教如何反對作生命的基督。在這卷福音書的前十章,我們的主所遭遇的惟一反對就是來自猶太教。宗教反對祂、棄絕祂、否認祂、並且逼迫祂。最終,到十章的末了,祂被迫離棄宗教。祂棄絕了聖殿、聖城和猶太宗教一切美好的事物,來到了新的立場。

從一至十章,我們在每一章堻ㄛ搢ㄘv教與基督相對。在一章,我們看見宗教期望一位偉大的首領來臨。宗教在等候所謂的彌賽亞、以利亞、或是神所應許的那申言者。然而,基督不是來作偉大的首領,乃是作神的小羔羊來完成救贖,並且帶著小鴿子以產生變化的石頭,為著神的建造。因此,甚至在這卷福音書的頭一章,我們就看見宗教走錯路的徵兆,宗教所走的不是生命的路。宗教和生命之間,有極大的差別。

我們在二章看見,宗教想要毀滅生命,因為宗教想要毀滅耶穌。但耶穌是神聖的生命,祂要使自己從毀滅中復活。生命不但能抗拒毀滅,並且能使自己從死的毀壞中復活。

在三章我們看見尼哥底母,一個上流人物,對主耶穌持有宗教的觀念,稱呼祂為拉比,又看祂是從神那堥荍@教師的。這一切觀念都是宗教的。

在四章我們看見,甚至一個可憐、卑賤、不道德、下流的撒瑪利亞婦人,也持有宗教觀念。在她和主談話之間,她開始談到敬拜神。雖然撒瑪利亞人的宗教不算正統,但那也是宗教。撒瑪利亞人有宗教的傳統和產業。

在五章我們看見,宗教已全面的敵對生命。這是由於主耶穌在安息日點活了那軟弱的人。在猶太人看來,祂干犯了安息日的規條;結果,他們開始敵對祂。實際上,他們開始十分反對主。藉此我們能看見,宗教的規條如何敵對主作那些有需要者的生命。那作我們生命的主是一回事,那帶著規條的宗教是另一回事。作生命的基督,和帶規條的宗教絕不能並行。

我們在六章也看見宗教的事。當人看見耶穌用五餅二魚給群眾喫飽,他們就說,『這真是那要到世上來的申言者。』(約六14。)他們準備強逼主作他們的王。(約六15。)那是宗教觀念。主耶穌離開他們退去了,因為祂仍舊要作供人食用的小餅。

在七章我們看見另一個宗教觀念。那些過宗教節日的人在談論耶穌,但耶穌站著高聲呼喊,要他們轉離乾枯的宗教,來就活水的泉源。

在八章我們看見更多宗教的事。那些宗教的經學家和法利賽人想要陷害主,以宗教的方式問祂,如何對付姦淫的婦人。但主以生命的方式來答覆,暴露他們固守宗教的愚蠢,並使他們羞慚得無話可說。

在九章,宗教加強反對生命。在五章,主當安息日點活一個軟弱的人;在九章,祂使一個瞎子看見。祂故意在安息日行這件事。為甚麼主耶穌不在安息日以前或以後到瞎子那堨h?祂故意這樣作,要打破死宗教的死儀式。這事激起了宗教反對生命。主故意在宗教的猶太人眼前干犯安息日的規條。那瞎子得著視力了,但法利賽人由於他們的反對倒成了瞎眼的。猶太人認為耶穌十分反對他們的宗教,因為祂干犯了他們宗教的規條。因此他們對主非常氣憤,開始反對祂。他們甚至將主所治好的人從公會中革除。(約九34。)他們將那瞎子趕出會堂,就是將他從猶太宗教中革除。主就把握機會告訴他們,猶太教不過是暫時看管羊群的羊圈。既然草場豫備好了,羊群就要從羊圈中釋放出來,被帶進草場。主耶穌讓他們知道,他們既將那瞎子從他們的宗教中革除,那隻羊就從圈堭o了釋放,被帶進基督這活的草場。在十章末了,主從猶太宗教的羊圈中走了出來。

在這卷福音書的前十章,我們看見宗教和生命之間的交戰、爭鬥。最後,主離棄了那宗教,從其中走了出去。祂現今在那?祂是在宗教之外,祂和宗教毫不相干。現今,在祂新的立場中沒有宗教元素,所有宗教元素都已排除了。

貳 人意見的阻撓

現在我們來看最後一個事例。這事例不是在猶太教的羊圈中,乃是在羊圈外。當主離開了耶路撒冷,祂到了伯大尼一個兄弟兩個姊妹的家中,他們都很愛主。在祂來到之前,這家發生了一件事:那名叫拉撒路的弟弟患了重病,兩姊妹就打發人去送信給主-這就是向主禱告的意思。(約十一3。)禱告沒有甚麼錯,你若在難處中,就必須送信給主。任何時候你都可以通知祂。你可以將任何情況通報給祂。但祂要怎麼作,就在於祂了。

十一章有非常特別的目的:給我們看見除了宗教的反對之外,人的意見也是生命最大的阻撓。在前面各章中,生命所面臨的問題都是宗教的。我們已經看見,在每一章中,生命都受到宗教的反對。然而,十一章沒有宗教,卻有另一種阻撓-從人意見來的阻撓。照著這章所啟示的,到底甚麼是主復活能力的阻撓呢?那就是人的意見。這章生動的描繪出,人的意見如何阻撓了主復活的生命。一旦人的意見被征服,復活的生命就得彰顯。這不是在宗教堛漕ヾA乃是在召會,伯大尼的家堙A那是召會生活的小影。在耶路撒冷,你是在宗教中;在伯大尼,你就是在地方召會堙C在耶路撒冷,有宗教;在地方召會,就有人意見的問題。從一至十章,作生命的基督充分被啟示了出來,同時,宗教也被暴露了。現在到了十一章,作復活生命的基督被表明了,但人的意見同時也揭示了。在召會中雖沒有宗教的問題,但有另一種障礙,就是人意見的障礙。主是復活的生命,但祂卻被意見所阻礙。在這章堨R滿了人的意見。

馬大和馬利亞認為主應當立刻就來。這是她們的意見。但主行事從不根據任何人的意見,祂行事總是照著祂自己的定意。他們認為主應當立刻就來,但主卻故意多耽擱了兩天。

主是復活,生死對祂都不是問題。祂要吞滅死亡是很容易的。死亡對我們可能是個問題,但對基督卻不成問題。祂是復活,祂能勝過並吞滅死亡。然而,當我們來應用祂作復活時,卻面臨人意見的問題。在本篇信息堙A我要使你們對我們的意見這件事有深刻的印象。在地方召會中,我們的意見使我們看不見基督的復活。

你若仔細讀這章,你會看見連拉撒路的死也是神所安排的。神在祂的主宰媬摀々F環境,讓耶穌的跟隨者死了。神的主宰權柄安排了這麼一個死亡的局面,為要揭示基督復活的大能。沒有死,就沒有路來彰顯復活,復活需要死亡。沒有死亡,如何能彰顯復活?為著拉撒路的死,我們需要讚美主。馬大和馬利亞若明白,沒有死亡就無法彰顯復活,她們看見兄弟死了,就會讚美主。她們會知道,這死亡會彰顯主的復活。若是這樣,就不會有人的意見了。

我們可以將這事應用到地方召會堛滷〞p。在地方召會媮`有人死了,總有些人或有些事死了。每當負責人看見這死的光景,他們會很為難的對主說,『主阿,這不是你的召會麼?你不愛召會麼?你不知道召會中有些事在發死麼?主,你快來阿!』這是很好的禱告,但這是照著人意見的禱告。你越這樣禱告,主就離得越遠。祂要延遲祂的到來,為要耗盡人的意見。

當我首次看見這一章的亮光時,我笑起來了。以前我從來沒有看見這一章有這麼多的意見。即使沒有人去告訴主,主當然也知道拉撒路病了,祂也確知應該如何處理這事。然而,他們打發人將消息告訴祂了,祂卻不為所動。主有時是不容易被激動的。在禱告聚會中,你也許說,『主阿,我們推動你的手,』但你越想要推動祂的手,祂越不肯動。主絕不會依照你的意見被推動。當祂聽見了消息,祂仍無動於衷,未被激動。祂在所在之地仍住了兩天。

一 門徒的意見

在十一章八至十六節,我們看見門徒的意見。當拉撒路生病的消息傳來的時候,主的心不為所動。門徒必定很希奇、迷惑。你可以想像得到門徒是何等失望。兩天之後,主忽然表示要去看拉撒路。祂說,『我們的朋友拉撒路睡了,我要去叫醒他。』(約十一11。)門徒馬上對祂說,『主阿,他若睡了,就必好了。』(約十一42。)在這塈畯怓搢ㄓF門徒屬人的意見。當主不想去的時候,他們感到希奇;當主決定要去時,他們卻認為不必去了。主一表示要去探望拉撒路,所有的門徒都表示他們的意見了。他們告訴主說,去會有危險,因為猶太人要拿石頭打祂。(約十一8。)這是人的意見,與主的旨意總是相反的。然而,主一旦決定了要去探望拉撒路,就沒有人能使祂改變。最終,門徒同意去了,卻抱著殉道者的態度,怕受猶太人的逼迫。因為其中有一個人說,『我們也去和祂同死罷。』(約十一16。)多少時候,在地方召會中的光景也正是這樣,滿了意見。

二 馬大的意見

當主到達時,馬大是頭一個迎接祂的。(約十一20。)但主還沒來得及說話,馬大就開口表示她另一個意見了。她說,『主阿,你若早在這堙A我兄弟就不會死。』(約十一21。)她抱怨主來得太遲了。主對她說,『你兄弟必然復活。』(約十一23。)意思是要叫他立刻活過來。但馬大說,『我知道在末日復活的時候,他必復活。』(約十一24。)馬大解釋主這話,把現今的復活延後到末日去。這是怎樣的解經!有些基要教訓的知識真是破壞人,阻撓人享受主現今復活的生命!於是主耶穌對她說,『我是復活,我是生命;信入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凡活著信入我的人,必永遠不死。』(約十一25∼26。)主似乎告訴她:『這與時間無干。時間對於我不成問題。沒有甚麼事太晚,也沒有甚麼事太早。只要我在這堙A不會出錯的,因我要使你的兄弟復活。』主就問馬大說,『你信這話麼?』馬大回答說,『主阿!是的;我信你是基督,是神的兒子,就是那要來到世界的。』(約十一27。)她所答的並非主所問的,她根本不清楚主在說甚麼。她為老舊、先入為主的知識所遮蔽,不能了解主新的話語。人的老知識、老意見,總是人洞曉主新啟示的遮蔽。

馬大就像今天許多基督徒一樣,有許多知識和道理。馬大說,『我知道在末日復活的時候,他必復活。』這聽起來很合乎聖經,也很正確。接著主就問她,相信不相信祂會使拉撒路復活。她就說,『我信你是基督,是神的兒子。』她信主是基督,是神兒子的一套道理。她也信主在末日要使所有死了的聖徒復活的道理。她有所有的知識,卻不是主所教訓活的知識。她所有的不同意見都是由於她有各種知識。今天,很多基督徒有意見,是因為他們有很多教訓。當有人和他們談到內堛漸糽R,他們就立刻發表他們的意見。知識太多,道理太多,就生出無窮的意見來。

在馬大說了她信主是基督,是神的兒子之後,就去叫她的妹妹馬利亞。馬大說,『夫子來了,叫你。』(約十一28。)然而,在聖經塈琝鉹ㄗ鴗@句話說主叫馬利亞來。這是馬大的題議,是她擅自的主張。我們在馬大身上,再一次看見了一個滿有自己意見的人。她在意見上非常活躍,以致她不能緘默。或許你也很愛主,但是像馬大一樣,你也不能緘默。

三 馬利亞的意見

馬利亞聽了馬大的話,就來到主那堙C她重述了馬大先前對主說的話:『主阿,你若早在這堙A我兄弟就不會死。』(約十一32。)這也是意見,是對主的抱怨。

主從不辯駁;祂也不接受她們的意見。她們根本不懂得,只要有主同在,一切都會很好。她們不明白這一點;因為她們很傷心,甚至哭泣。因這緣故,主靈奡d憤,又受攪擾。(約十一33。)祂並不是因拉撒路的死而悲憤,乃是因那些傷心的人沒有一個認識祂是現今的復活;祂是為此而憂愁。於是主就問她們把拉撒路放在那堙C她們對祂說,『主阿,來看。』(約十一34。)這個回答很好。這是最好的意見。當召會有了問題,不要多談,只要說,『主阿,來看。』這時候,主因同情他們為拉撒路的死而傷心,也就哭了。

四 猶太人的意見

在十一章三十六至三十八節,我們看見猶太人的意見。他們以為,主哭(約十一35)是為愛拉撒路的緣故。但有人就問,主為甚麼不能使拉撒路不死?(約十一37。)因這意見,加上猶太人不知道主能使拉撒路復活,以致主又悲憤起來。

五 馬大又一次的意見

當主來到墳墓前,祂就吩咐他們把石頭挪開。馬大又一次以她的意見來阻撓主。她說,『主阿,他已經臭了,因為這是第四天了。』(約十一39。)她覺得挪開石頭沒有用。在這一章堙A沒有宗教的事物,卻有很多意見阻擋了主。雖然主在召會中是人的生命,祂卻在召會人身上遇到許多意見,就像祂遇到門徒、馬大、馬利亞、和她們猶太朋友的意見一樣。

六 屬於知識樹的意見與生命樹相對

所有的意見都出自人的心思,所以都屬於知識樹,與生命樹相對。生命樹實在就是主自己作我們的享受。我們堅持自己的意見,就不能享受主作我們復活的生命。我們的意見被征服,我們就很容易進入對主自己完滿的享受。

參 生命的復活

一 賜生命給死人

主是復活,賜生命給死人。祂是復活,祂是生命。在復活堙A這生命便分賜給死人,使他們從死奡_活。這就是生命的復活。

二 需要人的服從與合作

在這埵酗@點我們必須看清,就是主能使拉撒路從死奡_活。然而,因為祂不斷的被人的意見阻撓,就不能作甚麼。祂被阻撓直到他們被征服的時候。最終,馬大以相當服從的態度被征服了。主有復活的生命,復活的大能,但需要我們的合作,需要我們的服從。甚麼是我們的服從?那就是放棄我們的意見。你必須棄絕你的意見,讓主說話。當祂告訴我們:『把石頭挪開,』我們就該挪開。我們必須服從、合作,並與祂配合。我們該聽從祂的話,與祂合作,並和復活的大能配合。主既能使死人復活,祂為何自己不去將石頭挪開?因為祂復活的大能需要我們的合作。他們一挪開了石頭,主就大聲喊著說,『拉撒路,出來!』(約十一41∼43。)拉撒路就從死奡_活了。他聽見了永活主的聲音,就活過來,從死人中復活了。在拉撒路從墳墓堨X來之後,還需要人的合作。拉撒路的手腳是裹著裹屍布,臉上也包著手巾。所以耶穌對他們說,『解開,讓他走!』(約十一44。)他們必須從復活的拉撒路身上解開捆綁。他們如此作了,復活的工作就完成了。

我們也必須和主合作,釋放別人脫離他們的捆綁。當主在召會中叫人從死奡_活時,我們需要和祂合作,好釋放他們脫離屬地的捆綁。藉著這種合作,召會就成了主作生命的見證。主可以親自將石頭從洞口挪開,並且解開拉撒路的捆綁,但祂沒有這樣作。祂寧願要求我們和祂合作。然而,在我們能彀和祂合作之前,必須先放棄我們的意見,照著主的旨意行動。在召會生活中,我們必須放下我們的意見,服從主的話並工作,且與祂復活的大能合作。

這是每個人在地方召會中都必須學習的嚴肅功課。尤其是像馬大和馬利亞這種領頭和負責的人,必須學習放下自己的意見,將自己和自己的意見降服主,和祂並祂復活的大能合作。任何一個地方召會中領頭的人,若放下自己的意見,服從主的話,並和主復活的大能合作,那個召會必要看見復活的生命。這是這一章主要啟示的一部分,就是放下人的意見,以及愛主的人和主復活的大能合作。主今天還在等候機會,要彰顯祂復活的大能,但祂不容易得到服從、合作和配合。我們在地方召會中領頭的人,或許會照著我們的意見,忙於禱告求主作一些事。我們必須放下自己的意見,將每一個意見交託祂考慮,並和祂合作。祂要你將石頭挪開,你就挪開;祂叫你作某件事,你就作。這樣你就會看見復活的生命,也會看見復活的大能。這是約翰十一章的部分啟示。大多數人只看見了拉撒路從死人中復活的故事;他們沒有看見這一章的啟示,就是在宗教之外,在地方召會中,基督作生命這事受到從人意見來的阻撓。

三 實際變死亡為生命

叫死人復活實在就是變死亡為生命。這事例的意義與變水為酒的意義是一樣的。在這事例中馬大的意見阻撓了主復活的大能,就如在那神蹟中,馬利亞的意見阻撓了主變水為酒一樣。馬利亞的意見一被征服,主變化的能力就得以彰顯。馬大的意見被征服,主復活的大能就奏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