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篇、神的榮耀回到殿

第二十四篇 神的榮耀回到殿

讀經:以西結書四十三章一至五節,四十四章四節,四十三章六至十二節,四十四章五節,四十三章十八至二十七節。

聖殿建造完成以後,主的榮耀就歸回。以西結在早期的職事堙A見過主的榮耀逐步的離開。首先,主的榮耀離開殿,停留在門檻上。(結九3,十4。)從門檻,主的榮耀出到城;從城,主的榮耀出到城東面的橄欖山上;(十一23;)從那堨D的榮耀升到諸天之上。

主離開時停在殿的門檻上,這指明祂不喜歡離開。祂不要離開,但祂被迫這樣作。祂停留、徘徊在門檻那堙A指明祂不願意離開。但是至終,祂因著百姓的可憎、邪淫和墮落,被迫離開。但現今主的榮耀循著祂離開的同一道路歸回。祂從東面離開,現今祂從東面歸回。(四三1∼3。)

榮耀歸回,因為聖殿建造完成

我們要領會主的榮耀為甚麼歸回,這是很重要的。主的榮耀歸回,因為聖殿建造完成了。這是要緊的點。主何等渴望回到地上!然而,祂要回來,需要一個給祂腳掌安息的地方,需要一個祂能落腳的地方。祂的住處,祂的殿,就是祂在地上能落腳的地方。

歷世紀以來,仇敵狡猾的使基督徒對建造一無所知。基督教教師非常強調得救的事,也強調一點屬靈的事,但他們很少強調建造的事。神不是僅僅關切得救或屬靈,乃是關切建造。歷年來主使我們對建造這一件事有負擔。建造一點不差就是召會。

倪柝聲弟兄從主接受託付,對召會有負擔。我非常認識他,我知道他對召會和召會的建造有負擔。他領悟為著召會的建造,需要內堛漸糽R,主也給他許多關於內堨糽R的信息。然而,這些信息釋放出來,不是為著使人個人屬靈,乃是為著使召會得建造。他一切關於內堨糽R的信息,都是為著召會的建造。但狡猾的仇敵撒但,利用一些所謂屬靈的人,出版了他關於內堨糽R的信息,用以為著個人的屬靈。那些出版倪弟兄所寫關於內堨糽R書籍的人,不很重視他所寫關於召會生活的書籍。許多基督教書店賣『正常的基督徒生活』、『坐、行、站』、『這人將來如何』、『歌中之歌』等關於個人屬靈生命的書籍,但少有人賣倪弟兄所寫關於召會的書籍。他們很少賣『工作的再思』、『榮耀的教會』、和『教會的路』,或者其他倪弟兄所著標題有教會這辭的書籍。在這塈畯怉酮搢鴗頃蘆漪噸漶C

你相信主只在意屬靈麼?讓我向你保證,主不僅僅在意屬靈;祂更在意召會的建造。關於這點,我們需要暴露仇敵的狡猾。有人曾說,李常受與倪柝聲不同-倪柝聲是為著屬靈的生命,但李常受太過於為著召會了。倪弟兄寫了『教會的路』、『教會的正統』、和『榮耀的教會』等書,指明他不只為著屬靈的生命,也非常為著召會。

今天主不僅僅關切個人的屬靈。即使有許多像但以理那樣屬靈的人在巴比倫被興起,主的榮耀也不會到那堨h充滿他們。主的榮耀不是回到但以理那堙F反之,主的榮耀乃是在聖殿重建以後回到殿堙C

整個建造被量度後,那靈把以西結帶到東門,在那堨L看見主榮耀的形狀歸回。『其狀如從前我來滅城的時候我所見的異象;那異象如我在迦巴魯河邊所見的異象。』(結四三3,另譯。)我第一次讀本節,以為『我』字該是『祂』。對我的印象而言,本節該作『祂來滅城的時候』。然而,正確的繙譯是『我來滅城的時候』。以西結說他來滅城,似乎很奇特。這就是說,申言者往耶路撒冷去的時候,主也往耶路撒冷去。主在以西結的去堨h。以西結在他早期的職事堙A看見主的榮耀離開殿和城,但在他晚期的職事堙A他看見榮耀回到主的殿堙C

我們需要對一個事實有深刻的印象,神的榮耀乃是在聖殿建造完成以後纔歸回。我們若要神住在召會中,並在召會中彰顯祂的榮耀,召會就必須完全。今天召會若是符合以西結書這些章節堜珨*姜t別建造的一切細節,因而在每一方面被建造起來,神就會榮耀的住在召會中。所以,若要榮耀的神住在召會中,召會就必須被建造,成為神的居所。

神要召會在地上建造起來,因為祂渴望在地上得著一個居所。祂這位諸天的神,要住在地上。祂所住的地方,祂的居所,就是召會。神既住在召會中,那些要尋求神並接觸祂的人,就必須來到召會。我們研讀以西結書的主要負擔,是來看神渴望在地上所要得著的居所。我們若得著恩典在召會堻Q建造,榮耀的神就會住在我們中間。

榮耀從東歸回

二節上半說,『以色列神的榮光從東而來。』榮耀從東歸回,就是從日出的方向歸回。日出的方向表徵榮耀。(民二3。)主從榮耀歸回。祂離開朝東之地,就從東回來。

以西結四十三章二節又說,『祂的聲音如同多水的聲音。』主歸回不但有榮耀,也有大聲音,因為祂的聲音如同多水的聲音。這指明每當主的榮耀回到召會堙A就會有許多聲音。主的榮耀離開的時候,我們就該安靜。安靜指明榮耀離去了,但聲音表徵榮耀回來了。在行傳二章,五旬節那天並不安靜。『從天上有響聲下來,好像一陣暴風颳過,充滿了他們所坐的整個屋子。』(2。)每當召會得復興的時候,就會有大響聲,有許多聲音。

照著以西結四十三章二節:『地就因祂的榮耀發光。』地在光之下,在主榮耀的照耀之下,沒有黑暗。在五旬節那天,耶路撒冷城就是在這樣的光照耀之下。每當召會有復興的時候,神的榮耀就得彰顯,神的聲音就被聽見,神的榮耀也照耀出來。然而,若沒有神的彰顯和神的聲音,就有黑暗。

祂的形狀是同樣的

三節說,主回來時,祂的形狀與祂同申言者來滅城的時候是一樣的。這安慰的話啟示主是何等憐憫。甚至以西結在被擄之中,主的異象也臨到那堙C主的異象不但臨到聖地,也臨到被擄之地。

在撒迦利亞一章八節,主騎著紅馬站在窪地番石榴樹中間。那時主的百姓是在卑微之地,在窪地,但主騎馬站在他們中間,要把他們帶出來。這指明祂與被擄的人同在。主仍與祂的百姓同在,但不是以正常的方式。

東門向著主的榮耀敞開

以西結四十三章四節說,『耶和華的榮光,從朝東的門照入殿中。』主由東門回來。

殿有三個門:一個朝東,一個朝南,另一個朝北。南門和北門是為著百姓的方便,但朝東的門不但是為著百姓的方便,也是為著主的榮耀。在召會生活中,我們需要好幾個門,但最重要的門是東門-向著主的榮耀敞開的門。這就是說,在召會生活中,我們需要一個向著主的榮耀敞開的門。我們不但該顧到方便;我們該特別顧到主的榮耀。在召會生活中,我們該有的第一個考慮是主的榮耀。在召會生活中的決定,主要必須是照著主的榮耀。甚至在決定聚會的日子和時間上,我們也該顧到主的榮耀,不該只顧到人的方便。召會必須向著主的榮耀敞開,使祂的榮耀能進入召會堙C

主對祂殿的強烈願望

主的榮耀進入殿中,『不料,耶和華的榮光充滿了殿。』(5。)至終殿和內殿被耶和華的榮光充滿。

在這塈畯怓搢ㄔD回到地上。因著祂在地上失去了祂的立場,祂就回到諸天之上。主在地上的立場就是祂殿的建造。為著主回到地上,就需要建造起來的召會,作祂在地上的立場。主不僅要回到地上;祂更是要回到召會。

以西結看見主的榮耀時,他也看見一人站在他旁邊。他看見主的榮耀,也看見主是人。站在他旁邊的人說,『人子阿,這是我寶座之地,是我腳掌所踏之地;我要在這埵瞴A在以色列人中,直到永遠。』(7。)我寶座之地,這話證明站在以西結旁邊的人是主自己。照著文法結構,『我寶座之地,就是我腳掌所踏之地,』似乎不是好的寫法。也許因著主的願望和喜樂是在祂的殿,祂就忽略文法的事。祂的專注完全在祂的殿。

主對祂的殿很喜樂,以致祂似乎不在意文法。主回到殿堙A就非常喜樂。殿和那地得了恢復,祂再次得著腳掌所踏之地。所以祂說,『人子阿,這是我寶座之地,是我腳掌所踏之地。』

這塈畯怓搢ㄔD對祂的殿,對祂召會的願望。主關心召會生活的恢復。祂一直渴望並等候回到召會。這就是我們在聚會中這麼喜樂的原因。我們歡喜快樂,因為在我們堶悸漸D歡喜快樂。祂喜樂,因為在召會中得著了祂寶座之地,祂腳掌所踏之地。歷世紀以來,主在地上沒有腳掌所踏之地。何等喜樂,祂離開地這麼久,現今有眾地方召會作祂寶座之地,祂腳掌所踏之地!真奇妙,主這全能的神竟說出七節堜珧O載的話:『這是我寶座之地,是我腳掌所踏之地。』

我若是以西結,我可能問:『你既是全能的神,為甚麼你在意這麼小的地方?為甚麼這地方使你這麼喜樂?』以西結若問這問題,主可能回答:『我愛地上這特別的地方,因為這是我寶座之地,是我腳掌所踏之地。』

主腳掌所踏之地,就是祂寶座之地。寶座是為著神的行政、管理和國度,也是祂能從那堿I行管理的地方。主的腳掌是為著祂在地上的行動。離了殿作祂寶座之地,祂腳掌所踏之地,主就沒有祂在地上行政和行動的根據。除非召會被建造,主就沒有立場執行祂的行政,並在地上行動。不但如此,召會是主能居住作祂安息和滿足的地方。

百姓的邪淫和屍首

在七節主告訴以西結,百姓以邪淫和屍首得罪祂。你們知道甚麼是邪淫?這堨D不是為著以色列的舉止和行為責備他們,乃是為著他們的邪淫和屍首責備他們。邪淫就是淫亂。無論一個妻子多親切、美好,她若愛丈夫以外的男人,這就是邪淫。原則上,這是啟示錄二章堨H弗所召會的情形。主說,他們作了許多善工,卻失去了起初的愛。(4。)祂說,在祂以外,他們愛了一些別的事物。這就是邪淫。無論一件事多美好、純潔或聖別,我們若愛那件事過於愛主自己,這就是邪淫。今天很少基督徒只在意主自己。許多人在意其他的事,包括美好、基要、屬靈和聖別的事。這就是邪淫。

屍首是死的東西。以西結四十三章七節說到『在錫安的高處,葬埋他們君王的屍首』。繙譯本節這部分時,在『高處』之前插入『錫安的』一辭,指明這堛滌玟B,可能指錫安山上的高處。照著習慣,君王的身體(屍首)是葬埋在聖殿旁邊。這就是為甚麼主說,屍首的門檻,挨近祂的門檻,他們墳墓的門框,挨近祂聖殿的門框。(8。)一邊是主的聖所;另一邊是君王身體的墳墓。因此,這些不是低階層百姓的屍首,乃是君王,高位之人的屍首。

主吩咐以西結將神的殿指示百姓

主指出這些可憎之物以後,就吩咐以西結如何教導百姓:『人子阿,你要將這殿指示以色列家,使他們因自己的罪孽慚愧。』(10上。)主沒有囑咐以西結教導神的百姓律法和十誡,像祂囑咐摩西一樣。祂乃是吩咐以西結將神的殿指示百姓。這堨D似乎說,『從現在起,不是律法的時代,乃是我殿的時代。單單遵守律法並不彀好。你必須遵守與殿有關的規模、樣式、典章、法則、和出入之處。你不該僅僅照著十誡,你也該照著我的殿而行。』

照著十節,神要以西結將殿指示以色列家,使百姓因自己的罪孽慚愧。神的殿是榜樣,百姓若在這榜樣的光中察驗自己,就會知道自己的缺點。神的心意是要藉著殿,祂的住處,作規則和榜樣,核對以色列人的生活、行為。神百姓的生活必須符合神的殿。將殿指示神的百姓,就暴露他們的罪和缺點,使他們因自己的罪孽慚愧。

今天大多數信徒覺得,道德的規律和屬靈的原則足以作行為和行動的規則。很少人領悟,我們的行為和行動不但該照著道德規則和屬靈原則受察驗,也該照著召會,照著神的殿受察驗。

今天基督教堣@般或較低的教訓告訴信徒如何行事為人,就是該作甚麼,不該作甚麼。信徒受教導要遵行許多行為的規則。也有的教訓鼓勵信徒要屬靈。這些教訓比關於行為的教訓較高,是改進了。但主不是告訴以西結將律法或屬靈的原則指示以色列家;主乃是囑咐以西結將祂的殿指示以色列家。因為殿要作他們的規律,所以主就囑咐以西結將『殿的規模、樣式、出入之處,和一切形狀、典章、禮儀、法則,指示他們』。(11。)

今天我們主要的關切不應當在於循規蹈矩,甚或成為屬靈的。我們的關切應當在於符合神的殿,就是在於我們在神的殿中該如何行。主不是吩咐以西結將律法、十誡指示以色列家,也不是吩咐他將屬靈的原則指示以色列家。反之,主囑咐以西結將祂的殿指示以色列家。

假定某個年輕人得救了。在他得救以前,他對待父母和妹妹相當差。現今他得救了,他就學習如何尊重他們,在與父親、母親、妹妹的關係上,行得正當、正確。然後,他又學習屬靈,實行算自己是死的等事。藉此,他在行為上可能有了改善,在某些事上也有些屬靈;然而,他卻是個全然單獨的人。他十分單獨,甚至不願意同別人禱告。這樣極其單獨的人,對神的殿一無所知。他一點不在意召會。他所作的一切都是為著他自己,他沒有一件事是為著召會,身體,基督團體的彰顯。

這樣的人若被殿量度,就要領悟他在許多方面都有缺欠。譬如,領悟他沒有窗戶,就是賜生命的靈;他需要呼求主耶穌的名而有窗戶。他越呼求主的名,他的窗戶就越多。這位弟兄也需要用殿門核對自己,與自己比較。這會使他領悟,他有許多門叫他能退出召會的生活。在過召會生活的事上,他也許照他所喜歡的來來去去,今天進來,明天出去。他有許多門,但殿沒有許多門。他沒有窗戶,卻有許多門,許多離開召會生活的路。

我們都需要由建造、由殿來核對我們的出入。我們若要進入召會生活,就必須經由一個門進來。然後我們需要往堶情B往上面前進,越上越高。一旦我們達到第三層的後面,我們就領悟,我們無法逃避,因為我們沒有能出去的門。

在以西結書堙A神用殿量度祂的百姓。例如,在殿埵h次用六這數字。正如我們所指出的,這堨峏騔臐B門口、和殿其他部分的六這數字,表徵主耶穌的人性。這指明我們需要用建造來核對我們的人性,並接受主耶穌的人性作我們的人性。

另一個例子與殿堜狴峈漱嚓Y有關。為著某種目的所用的木頭,必須有適當的尺寸。這就是說,木頭必須守住牠的地位,並按照這個來盡功用。一塊木頭若大於或小於規定的尺寸,就不適合建造。我們將這點應用在我們今天召會生活堛爾g歷,需要思想在我們的情形堙A我們是否符合神殿的尺寸。假定神要你的量度是三肘。你是符合這尺寸,還是多於或少於三肘?姊妹該站在姊妹的地位上,她若擅自站在弟兄的地位上,就不在她的尺寸堙F這不符合建造,也不適合建造。

用神的建造來量度的另一個例子,與基路伯和棕樹有關。我們若用刻在牆上的基路伯和棕樹來量度,就會想到基督榮耀形像的彰顯和基督得勝的彰顯這些事。你是在召會生活堛漱H,你有基督的形像麼?你彰顯基督的榮耀和基督的得勝麼?你經歷過神的『雕刻』麼?你有沒有一些見證神雕刻你的創傷或傷痕?我們若這樣被殿量度,就會領悟我們仍是『光滑的木頭』,沒有基路伯和棕樹雕刻進來。

一個特別重要的點是,在建造堥S有單獨的木塊。每塊材料都已被建造。每塊都與別人連結,沒有一塊單獨。你如何?你是單獨的麼?你已被建造到神的建造婸礡H你的規模和樣式符合神的建造麼?你也許說你喜歡這個,不喜歡那個,但問題不是你喜歡或不喜歡,乃是你適合不適合建造,有沒有建造到召會堙C你的行事方式符合召會生活麼?

主告訴以西結,從那時起,以色列家要照著神的殿而行。這指明今天我們不該照著某些教訓,乃該照著召會而行。召會必須是我們的規律。我們需要受召會的樣式,受召會的出入,受召會的典章、律例、和法則所規律。這就是說,我們不該照著摩西的律法,乃該照著以西結書媟答熙W模,作神的百姓。

今天主所關切的不是律法,乃是殿。祂所關切的不是屬靈,乃是召會。主在意召會,就是祂寶座的地方,祂腳掌所踏之地,祂能居住,作為安息和滿足的地方。因為主這麼在意召會,祂的殿,我們也該在意召會作祂的殿,並且使自己與殿符合。我們若領悟這點,就不會僅僅在意聖經的教訓或內堛漸糽R。我們更不會在意說方言或某種禱告的方式。我們該完全在意召會,並使我們自己符合召會,神的殿。

召會生活,或身體生活是真正屬靈最大的試驗。我們若不能通過召會生活的試驗,我們的屬靈就不真實。

我們需要從以西結書看見,內住基督的要求不是照著律法,乃是照著祂的殿。每個人都必須照著神殿的尺寸被量度並核對。我們不在律法時代之下;我們乃在聖殿時代之下。這是召會時代,不是僅僅屬靈的時代。現在是召會生活的時候;我們所是和所能作的若不能符合召會生活,在神看來就算不得甚麼,甚至對祂是可憎之物,是一種邪淫。所以,我們需要使自己符合召會,讓召會在每一方面來量度我們,核對我們。

祭壇-神的百姓蒙救贖和奉獻之地

在殿之後,我們來到祭壇。四十三章十八至二十七節有祭壇的典章。祭壇是神的百姓蒙救贖和奉獻之地。照著這些經文媄鰫馦蝨穠滌O載,百姓需要七日來得潔淨。他們在七日之內,每日必須獻上贖罪祭同救贖的血。然後在第八日,就是復活之日,他們必須藉著獻上燔祭,而奉獻自己。(27。)在燔祭之後,他們享受平安祭,作為同主和祂百姓的筵席。這指明在祭壇上潔淨、洗淨七日之後,主的百姓就蒙祂悅納,成為祂的滿足,而與祂一同坐席。

今天在召會生活中,我們需要有為著潔淨和奉獻的祭壇。我們需要將自己獻給主作燔祭。這樣作的意思就是叫我們絕對為著主。首先我們需要被洗淨、煉淨、並潔淨,然後我們將自己獻給主。要保守殿,我們需要有祭壇。要保守召會生活,我們就需要潔淨、聖別、並藉著十字架來奉獻。

潔淨需要一段七日的期間。(26。)這指明潔淨無法迅速完成;我們要被洗淨、潔淨,需要一段期間,在這段時間塈畯抳X保守脫離一切消極的事物。然後在第八日,在復活堙A我們需要將自己獻給主,作為絕對為著祂滿足的燔祭。此後,從第八日起,我們就能與主一同坐席,在神面前享受基督的豐富。

殿的法則的摘要

十二節說,『殿的法則,乃是如此:殿在山頂上,四圍的全界,要稱為至聖;這就是殿的法則。』這塈畯怓搢ㄦ答漯k則能摘要為兩點:殿必須在山頂上,並且必須是至聖的。在山上就是在復活堙A在升天的地位上。這指明召會生活必須是高的,在山頂上。召會也必須是聖的,從一切屬世的事物分別並聖別出來。

殿的法則與神的特性有關。神是高的神,祂也是聖的神。所以,祂要祂的居所也是高的、聖的。在召會生活中的一切,都必須是高的、聖的,能符合殿的法則。

是高的、聖的,這是關於召會的兩大原則。高是召會的地位,聖別是召會的性質。在地位上召會是高的;在性質上召會是聖的。我們不該降低召會,我們也不該使召會凡俗。反之,我們必須一直重視召會的高,並看重召會的聖,知道在地位上,召會是在復活、升天堙A在性質上,召會是至聖的。

你的召會生活是在山頂上麼?你的召會生活是聖的麼?我們都需要用這兩方面殿的法則核對自己。在召會生活堙A我們若在復活堙A並在升天的地位上,我們若是至聖的,那麼我們就能作神的住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