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篇、與神的工作合作(一)

第十八篇 與神的工作合作(一)

讀經:

帖撒羅尼迦前書五章十二至二十八節。

帖前五章一開始,原文有轉換語『然而』。這指明四章末了論到被提的部分,還需要加上一些話,說到另一件事。根據五章一節,加上的話與時候、時期有關。我年輕信主時,聽到主回來的信息就非常興奮。初信者聽到主回來的事就會興奮,這是很平常的事。他們也許盼望主隨時會回來。為這緣故,他們需要讀保羅在五章這裡所加上的話。

一節的『時候與時期』是指主的來臨。這可由二節『主的日子』得著證實。主的日子來到,與我們所想像的不一樣。事實上,這是個奧祕。主耶穌甚至說過,作為人,祂也不知道祂來的時候。主來的日期絕對是隱祕的,這是藏在父心裡的奧祕,而這奧祕還沒有啟示出來。所以保羅在五章二節說,『主的日子來到,好像夜間的賊一樣。』小偷絕對不會事先警告人,他要來偷東西。同樣的原則,主的日子會忽然、出其不意的來到。因此,我們必須儆醒並謹守。因著我們無法推想主來的時候,所以我們必須儆醒並謹守。
保羅在五章一至十一節說到儆醒與謹守,然後在十二至二十四節轉了話題,說到我們與神的工作合作。保羅在這些經文中,用初淺的方式說到許多事。

在新約聖經裡,沒有一卷書的結語像帖撒羅尼迦前書這樣奇妙且包羅萬有。保羅的結語包含許多重要的事,但保羅沒有時間詳細解說。所以他在這封書信末了的一段話裡,把這些事一起列了出來。

敬重帶領的人

十二至十三節說,『弟兄們,我們還請求你們,要敬重那些在你們中間勞苦,並在主裡帶領你們,勸戒你們的人,又因他們所作的工,在愛裡格外尊重他們;你們也要彼此和睦。』敬重,意承認而後尊敬並重視。根據馬太七章二十三節,主耶穌回來時,會對某些人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這句話的意思是不讚賞,或不敬重他們所作的工。同樣的原則,帖前五章十二節的『敬重』,就是讚賞並尊敬那在我們中間勞苦,並在我們中間帶領的人。保羅在這裡也許是指在教導上勞苦,並在信徒中領頭的長老。(提前五17。)

帶領,主要的不是管轄,乃是在行事上作榜樣,使別人可以跟從。長老不僅該在教導上勞苦,也該在行事上作榜樣。這榜樣能成為他們勸戒人的立場。

帖撒羅尼迦召會雖然建立不到一年,保羅在那裡作工也不過只有三個安息日,但有一些帶領的人就被興起來了;這實在是奇妙!在短短的時間內,召會建立了起來,同時也產生了一些帶領的人。保羅實在是一個合格而老練之基督的工人。

保羅在帖前五章十三節囑咐我們,要因帶領的人所作的工,在愛裡格外尊重他們。這裡的『尊重』,原文意是指使用心思經過推理而得的結論;因此是思想、考慮、評估、尊敬、重視。帶領的人應當看自己是奴僕,服事聖徒。但信徒應當因他們所作的工,在愛裡格外尊重他們。

保羅寫這封書信的時候,思想一個接著一個而來。我們已經指出,前一個段落(五1∼11)的主題是儆醒與謹守。基督徒的生活是為神的權益爭戰的生活,我們需要儆醒並警戒。然後保羅接著說,我們必須學習敬重、尊重召會中帶領的人。儆醒、謹守、以及敬重帶領的人,這三件事看起來好像沒有甚麼邏輯上的關聯,但三者彼此有很實際的關聯。我們若在屬靈的爭戰中保持警戒、滿了儆醒,就必定會敬重帶領的人。當過兵的人都知道,士兵必須敬重他們的指揮官。他們若不尊敬長官,率領的人,軍隊就不能好好的作戰。士兵爭戰第一件要學習的,就是尊敬率領他的人。我相信這就是保羅的觀念,說明他為何這時轉到敬重帶領的人。

要和睦

保羅在十三節這樣勸勉:『你們也要彼此和睦。』敬重帶領的人,並且彼此和睦,乃是地方召會正確的光景。如果地方召會中的聖徒不尊敬帶領的人,就不會和睦。家庭生活的原則也是這樣,子女若不尊敬自己的父母,怎麼會和睦?在這樣的光景裡,一個家庭是不可能和睦的。照樣,軍隊裡的士兵若不尊敬長官,就不會和睦。

保羅在這幾節經文裡的思想,其先後順序是很有意義的。第一,我們在屬靈的爭戰中必須儆醒謹守。第二,我們必須格外尊重帶領的人。這樣,我們就會彼此和睦。

勸戒、鼓勵、扶持、恆忍

保羅在十四節接著說,『弟兄們,我們勸你們,要勸戒不守規矩的人,撫慰灰心的人,扶持軟弱的人,又要對眾人恆忍。』不守規矩的人,就是懶惰、愛管閒事、未受管教、不受約束、悖逆不服的人。他們我行我素、不守規矩,不顧召會生活中正確的次序。照十四節來看,不僅帶領的人,連所有的弟兄都應當警戒不守規矩的人。這意思是說,眾聖徒都必須盡功用牧養人並造就人。

保羅在十四節也鼓勵我們要撫慰灰心的人。灰心的,直譯,小魂的。即心思、意志和情感的度量,狹窄且脆弱的。小魂的人忍受苦難或艱難的度量非常有限。聖徒中間有一些人生來就是這樣小魂,他們需要得著撫慰。

保羅在十四節也鼓勵我們要扶持軟弱的人。這裡軟弱的人,也許是指一般軟弱的人,他們或是在靈、魂、體方面軟弱,或是在信心上軟弱。(羅十四1,十五1。)我們中間有一些軟弱的聖徒,他們也許身體上軟弱或是靈裡軟弱,也許是心裡軟弱或意志軟弱。有些人在信心上軟弱,或在禱告上軟弱。我們要如何對待這些軟弱的人?根據保羅的話,我們需要扶持他們。

保羅在帖前五章十四節囑咐我們,要對眾人恆忍。這含示在地方召會裡,不僅不守規矩的人需要勸戒,灰心的人需要撫慰,軟弱的人需要扶持,並且所有的肢體或多或少都有難處,需要我們對他們恆忍。

我們今天還在舊造裡,並不是在新耶路撒冷。這是聖徒中間有許多難處的原因。根據我的經歷,我們每一個人都可能成為別人的難處。我可能是你的難處,你可能是我的難處。一面,我們愛所有的聖徒;另一面,他們會給我們帶來難處。因此,我們需要對眾人恆忍。

我們不應當夢想召會是個烏托邦。相反的,召會生活中滿了難處。一個信徒如果沒有難處,他是不可能進到召會生活中的。沒有難處的人不需要召會生活。就一面意義說,召會是個醫院,滿了生病的人。為這緣故,我們需要對眾聖徒恆忍。別人有難處來找你的時候,即使那些難處微不足道,你也不要覺得煩惱。特別是那些小魂的人,會帶一些芝麻小事來找你。對於這樣的人,連一根頭髮也是重擔。他們帶這樣小的事來找你,你不要生氣;反倒要幫助他們應付難處。然而,長老可能會因著一個人帶著小問題來找他而生氣。長老們哪,要學習恆忍,特別對軟弱和小魂的人更是這樣。凡盼望作長老的弟兄們,都必須恆忍。但保羅在十四節的話不僅是對長老說的,也是對眾聖徒說的。

聖徒們曾多次來對我說,他們受不了當地的召會生活,想要搬到別的地方。我告訴他們,他們若搬到另一個地方,會發現新的地方光景更糟。他們跑了許多地方,末了可能還是喜歡一開始的那個地方。喜歡各處跑召會的人,常有這種經歷。不要再想搬一個地方,以為那裡召會的光景會比較好,要留在你原來的地方,對眾人恆忍。因為沒有一個召會是屬天、一點難處都沒有的,所以不僅是長老們,連眾聖徒都需要恆忍。

保羅在十五節接著說,『你們要當心,誰都不可以惡報惡,卻要在彼此相待,或對待眾人上,常常竭力追求良善。』這意思是說,無論別人怎樣待我們,即使是惡待,我們在對待他們上,也該竭力追求良善。但我們若沒有恆忍,就會以惡報惡。

喜樂、禱告、謝恩

十六節說,『要常常喜樂。』這勸勉的話是基於十四至十五節所說的光景。喜樂包括呼求主的名。你在主裡喜樂時,能不呼求祂麼?我不相信這是可能的。我們在主裡喜樂時,不能不呼喊祂的名字。因此,保羅囑咐信徒要常常喜樂,其中含示了主的名。因此,我們喜樂的時候,乃是因主的名而喜樂。

保羅在十七節說,『不住的禱告。』這就是在我們的靈裡,與神有不間斷的交通。這需要用剛強的靈(弗六18)堅定持續。(羅十二12,西四2。)

保羅在帖前五章十八節繼續說,『凡事謝恩;因為這是神在基督耶穌裡對你們的旨意。』我們該凡事謝恩;這是因為萬有都互相效力,叫我們得益處,使我們得以變化,模成基督的形像。(羅八28∼29。)『因為這是神在基督耶穌裡對你們的旨意』這句話是形容前述的三項。神要我們過喜樂、禱告、謝恩的生活。這樣的生活對神是榮耀,對神的仇敵是羞辱。

帖前五章十六至十八節的順序,是根據保羅的經歷。保羅知道我們最先是喜樂,其次禱告,然後是感謝。你若想把順序顛倒來實行,會發現保羅所排的順序按照經歷乃是對的。神在基督耶穌裡對我們的旨意,乃是要我們喜樂、禱告、謝恩。

不銷滅那靈

保羅在十九節接著說,『不要銷滅那靈。』那靈使我們的靈火熱,(羅十二11,)並使我們的恩賜如火挑旺。(提後一6。)所以我們不該銷滅祂。

基督徒的生活是接受那靈感動並挑旺的生活。我們必須終日有那靈的感動、挑旺,並在我們裡面的運行、活動。因此,我們不可銷滅那靈,反要挑旺裡面的熱火。『銷滅』一辭含示火。那靈在我們裡面是火熱的,我們不應當銷滅這火,而應當挑旺這火。

不藐視申言者的話

保羅在帖前五章二十至二十一節說,『不要藐視申言者的話,但要凡事察驗,善美的要持守。』這裡的『藐視』,就是看為無有、輕看。二十節『申言者的話』,即申言,指由啟示而來的申言,未必是豫言。(見林前十四1,3∼4。)申言就是為主說話,並說出主。只有小部分的申言與豫言有關。我們不應當藐視這種說話。凡事察驗,包括明辨申言者的話,(29,)辨別諸靈,(十二10,)試證諸靈,(約壹四1,)驗證何為神的旨意,(羅十二2,)並驗證何為主所喜悅的。(弗五10。)我們一面不應當藐視申言者的話,另一面也不應當盲目的跟從。我們需要察驗、試驗這些事,然後要持守善美的。

各種的惡事要遠離禁作

帖前五章二十二節說,『各種的惡事要遠離禁作。』欽定英文譯本二十二節譯為:『所有惡事的外表要遠離禁作。』許多聖經教師使用這種譯文,就誤解了這節經文,以為這節經文吩咐我們,不僅要避免惡事,連惡事的外表也要避免,也就是避免一切有惡事嫌疑的事物。我們已往也受了這種領會的影響。但我們若仔細思想本節『種』這字的原文意義,就會對這節經文有正確的領會。種,原文意種類,指任何看見的事物,任何察覺的事物,因此是景象。不是指惡事的外表,乃是指惡事的種類、形狀、樣式、景象。信徒在信、愛、望裡過聖別的生活,應當遠離禁作各種各樣的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