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篇、儆醒與謹守

第十七篇 儆醒與謹守

讀經:

帖撒羅尼迦前書五章一至十一節。

保羅陳明為著召會生活之聖別生活的盼望之後,就立刻說到這種生活中的儆醒與謹守。我們有美好的盼望,就是盼望主耶穌回來,並且我們要被提到祂那裡。我們有了這盼望,就需要儆醒謹守。我們盼望的時候,需要儆醒謹守。為這緣故,帖撒羅尼迦前書不是到四章就結束了。保羅在給初信者的這卷美妙書信裡,又加上一些論到儆醒與謹守的話。我們應當再次跟隨保羅的榜樣行。我們不只應當激勵初信者認識他們的盼望,還應當進一步告訴他們,有了這盼望,就要儆醒與謹守。他們不應當睡覺,也不應當醉酒或是麻木。

我信保羅寫到四章末了時,有負擔要說一些話,論到為著召會生活之聖別生活所需要的儆醒與謹守。這卷書若在四章結束,而沒有五章一至十一節,有些信徒可能會產生誤解。事實上,因著基督徒把四章十三至十八節和這封書信其他經節分開來看,所以他們心思裡已經產生誤解,甚至被麻醉。因此,我們把四章應用到我們光景裡的時候,不應當忽略五章一至十一節。這意思是說,我們等候主回來的時候,需要儆醒,也需要謹守。

時候與時期

保羅在五章一至三節指出主的日子來臨,好像夜間的賊一樣。一節說,『弟兄們,關於時候與時期,不用寫信給你們。』這裡的時候與時期是指主的來臨,二節『主的日子』證實這點。

主的日子

保羅在二節接著說,『因為你們自己明確曉得,主的日子來到,好像夜間的賊一樣。』在前章,主的來臨主要的是為著安慰和鼓勵;在本章,主的日子主要的是為著警戒,(3∼6,)因為聖經裡說到主的日子,多半與主的審判有關。(林前一8,三13,五5,林後一14,提後四8。)

主的日子來到,好像夜間的賊一樣;這事實指明主來的日子是保密的,要忽然臨到,無人豫先曉得。(太二四42∼43,啟三3,十六15。)保羅在帖前五章三節所說的話,加強了這個思想:『人正說平安穩妥的時候,毀滅忽然臨到他們,如同產難臨到懷胎的婦人一樣,他們絕不能逃脫。』

信、愛、望的保障

四至十一節給我們看見信、愛、望的保障。保羅在四節題醒我們,不要在黑暗裡,叫那日子臨到我們像賊一樣;他又在五節指出,我們都是光明之子和白晝之子,因此我們不是屬黑夜的,也不是屬黑暗的。接著他在六節勸戒我們要儆醒謹守:『所以我們不要睡覺,像其餘的人一樣,總要儆醒謹守。』這裡的睡覺就是不儆醒。儆醒與下節的睡相對,謹守與醉相對。保羅在七節說,『因為睡了的人是在夜間睡,醉了的人是在夜間醉。』這裡的醉意思是麻木。

基督徒都熟悉儆醒一辭。但我們可能不曉得這辭的真義。儆醒是甚麼意思?我們如果只說儆醒就是不睡,這樣的回答就過於含糊。這種情形就如許多別的事情一樣,我們自以為當然懂得聖經所說的話,而事實上卻一點也不懂。關於謹守一辭的意思,也是一樣。

儆醒與謹守關係到保障為著召會生活之聖別生活的三個基本結構:信、愛、望。八節指明這點:『但我們既是屬於白晝,就當謹慎自守,穿上信和愛的胸甲,並戴上救恩之望的頭盔。』胸甲和頭盔,指明屬靈的爭戰。胸甲屬於信和愛,照著神的義,(弗六14,)遮蓋並保護我們的心和靈;頭盔是救恩的盼望,(17,)遮蓋並保護我們的思想,心思。信、愛、望是真基督徒生活三個基本的構成成分,如帖前一章三節所描述的。信與我們的意志,心的一部分有關,(羅十9,)也與我們的良心,靈的一部分有關;(提前一19;)愛與我們的情感,心的另一部分有關;(太二二37;)望與我們的悟性,心思的功用有關。這些都需要保護,真基督徒的生活纔得維持。這樣的生活是儆醒謹守的。(帖前五6∼7。)在本書信的開頭,使徒讚賞信徒們信心的工作,愛心的勞苦,並對盼望的忍耐。(一3。)在本書信的結語這裡,他勸勉信徒要為這些屬靈的美德爭戰,使這些美德得著遮蓋和保護。

盼望主回來

五章八節所說的盼望,乃是盼望我們的主回來,這要成為我們的救恩,救我們脫離那要來的毀滅,以及舊造敗壞的奴役。(羅八21∼25。)帖前五章八節與九節的救恩,不是指藉著主的死脫離永遠沉淪的救恩,乃是指藉著主的回來,脫離要來之毀滅(3)的救恩。

根據八節所說,我們需要軍裝以保障我們的信、愛、望。我們若要保護為著召會生活之聖別生活基本結構的這幾方面,就需要儆醒謹守。因此,當我們盼望主回來時,應當過著儆醒謹守的生活。

我們已經指出,保羅在四章以這個盼望安慰我們,告訴我們主來的時候我們要被提。我們在空中遇見主時,要狂喜不已。然而,這盼望還需有儆醒謹守的生活。我們需要儆醒謹守的生活,好等候主回來。換句話說,當我們盼望主回來時,我們需要儆醒的生活和謹守的生活。我們若儆醒謹守,就保護、保障了我們基督徒生活的基本結構。

儆醒的意義

現在我們來看一件重要的事,就是要明白儆醒謹守的意義。這裡的儆醒與爭戰有關。有些英文譯本使用與爭戰有關的『警戒』一辭。作戰的士兵需要儆醒、警戒。保羅在八節題到胸甲和頭盔,證實儆醒與爭戰有關。胸甲與頭盔不是普通的穿著,而是軍裝的一部分,是士兵們在爭戰中使用的。因此,保羅對儆醒謹守的觀念與爭戰有關。保羅在這幾節經文裡乃是說到一種爭戰。

對於四章所啟示主的回來以及被提的事,有許多包裹著糖衣的教訓;但這些教訓並沒有豫備信徒爭戰,反倒使他們沉醉麻木。我們必須看見,儆醒是指爭戰中正確的靈,這是很重要的。我們若把握這個思想,就能正確領會儆醒的意義。

儆醒乃是不停的爭戰。爭戰的士兵不只守望而已,守望不是儆醒。他們儆醒是因為他們爭戰。當他們不爭戰的時候,就不再儆醒了。照我們所領會的,以為儆醒只是注意一些事情。譬如,我們走路時要當心腳步。但這裡的意思不是這樣。在這幾節經文裡,儆醒乃是記得我們正在打仗,我們一直在爭戰,並且四圍都有仇敵。所以我們需要頭盔和胸甲。

我們曾一再強調,帖撒羅尼迦前書是一封寫給初信者的書信。這卷書包含許多論到基督徒生活的基本觀念。在五章聖經中,每一章都說到一些基本的原則、一些基礎的教訓。但即使在這卷論到基礎教訓的書裡,保羅也把屬靈爭戰包括在其中。保羅沒有明確的告訴信徒,他們是在戰場上,需要爭戰。但他在五章一至十一節所說的話,含示屬靈的爭戰。

脫離那要來之毀滅的救恩

三節用了毀滅一辭:『人正說平安穩妥的時候,毀滅忽然臨到他們,如同產難臨到懷胎的婦人一樣,他們絕不能逃脫。』這毀滅是甚麼?這毀滅與八至九節題到的救恩有關。這兩節聖經裡的救恩,不是指藉著主的死脫離永遠沉淪的救恩,乃是指藉著主的回來,脫離要來之毀滅的救恩。墮落的人要永遠滅亡,那是永遠的沉淪。我們這些相信主耶穌的人已蒙拯救脫離永遠的沉淪。我們已經得著了這一面的救恩,我們已蒙拯救脫離永遠的沉淪,永不滅亡了。

聖經所說免於永遠沉淪的救恩,乃是永遠的救恩。我們一次得救,就永遠得救。這與亞米尼亞派(Arminian)的神學教訓不同。我們的救恩是不會失去的,乃是一次而永遠的。但保羅在這裡是說到另一面的救恩,就是脫離那要來之毀滅的救恩。

不僅如此,在羅馬八章二十一至二十五節的光中,我們看見我們也要蒙拯救脫離舊造敗壞的奴役。現今一切受造之物,都在敗壞的奴役之下。整個舊造都受敗壞的奴役,一切的事物(包括我們物質的身體)都在漸漸毀壞。你知道老舊是甚麼意思?老舊乃是毀壞。我們都在逐漸毀壞的過程中。舊造敗壞的奴役一直控制著我們,我們都服在其中。但是當主耶穌回來,我們被提時,我們就要蒙拯救脫離舊造敗壞的奴役。因此,主的回來以及我們的被提,要拯救我們脫離兩件事:毀滅、以及敗壞的奴役。這就是八至九節所說的救恩;但其主要的意思乃是拯救我們脫離那要來的毀滅。

現在我們必須找出,這要來的毀滅是甚麼。這毀滅與神和撒但之間進行的爭戰有關。主快要回來的時候,毀滅會突然臨到。那毀滅主要是從神來的,但有一部分是撒但造成的。神要審判這背叛的世界,而撒但要掙扎反抗。神與撒但之間這場激烈爭戰的結果,就是突然的毀滅。人正說『平安穩妥』的時候,這毀滅忽然臨到了。

我們需要蒙拯救脫離這忽然的毀滅。蒙拯救的路在於儆醒謹守。神既是在爭戰,我們就必須與祂站在一邊,為著祂的權益爭戰。祂在爭戰,我們也應當爭戰。

爭戰實際上就是儆醒。只有那些爭戰的人纔是真正儆醒的。我們越爭戰,就越儆醒。只要你是在爭戰,你就不需要努力儆醒,因為你不知不覺就儆醒了。軍隊裡的士兵有時候幾天不睡覺,戰爭不容他們有睡覺的時間。這例子說明爭戰就是儆醒。基督徒的生活─為著召會生活的聖別生活,乃是爭戰的生活。我們都在戰場上,我們需要儆醒、注意、警戒。

謹守的意義

謹守與儆醒有關。謹守是清楚我們爭戰的處境,對我們身在何處,以及仇敵在那裡,都有正確的認識。謹守是看清仇敵是如何攻擊,我們又該如何還擊。我們若謹守,就會清楚我們的方向。
謹守是清楚有關爭戰的一切事,知道仇敵在那裡,仇敵在作甚麼,以及仇敵是如何攻擊,也是清楚如何保護自己,如何反擊。謹守的人完全知道自己的處境。

缺少儆醒謹守

今天大多數基督徒並不這樣謹守。結果,他們沉醉麻木,沒有正確的方向感。所以與他們交通常常不太容易。你若與他們一些人交通一件事,他們會與你爭辯。你若與他們交通別的事,他們會定罪你,甚至毀謗你。
保羅在帖前五章六節說,『所以我們不要睡覺,像其餘的人一樣,總要儆醒謹守。』這裡的儆醒與下節的睡相對,謹守與醉相對。我們說到主要來的盼望時,必須問自己是儆醒的,還是在睡覺;是謹守的,還是醉了的。有人在汽車保險桿上貼著關於主再來的標語,指明許多基督徒是沉醉麻木的。他們對於主來臨這件事,既不儆醒,也不謹守。所以我們需要儆醒。我們為主的權益爭戰麼?我們儆醒麼?我們謹守麼?我們對自己的處境清楚麼?我們必須問自己這類的問題。

我們已經強調,保羅是以初淺的方式寫帖撒羅尼迦前書,說到一些基本的事。他說到主的回來,也說到我們被提到祂那裡去。但他沒有就此停筆,又寫了第五章,說到儆醒謹守。

穿戴軍裝

我們若儆醒並謹守,就會穿戴軍裝。根據八節所說,我們應當穿上信和愛的胸甲,並戴上救恩之望的頭盔。這胸甲保護我們的信和愛,頭盔保障我們的盼望。因此,基督徒生活的基本結構─信、愛、望─就得著軍裝的保護。

我們若仔細讀帖前五章,把該章和以弗所六章作個比較,就會看見帖撒羅尼迦前書是論到屬靈爭戰的基本教訓,但以弗所六章論到屬靈爭戰的教訓就深奧多了。所以我們看過帖前五章,還需要進一步來看以弗所六章。

我們已經很強的指出,正確的爭戰乃是要儆醒並謹守。這樣的爭戰會保障我們基督徒的生活,保守並保護基督徒生活的基本結構。

一些從前同我們在主恢復裡的人脫下了軍裝,因而使自己暴露出來,就遭到仇敵的攻擊。他們沒有遮蓋、保護和保障,所以被仇敵擊敗。他們不是儆醒謹守的,乃是沉睡麻木的。

我們必須儆醒謹守。這意思是說,我們必須不斷的爭戰。我們也需要穿上軍裝,以保障我們基督徒生活的結構。這樣,當主耶穌來臨時,我們就要蒙拯救脫離忽然的毀滅。

忽然的毀滅

有一天神要審判世界,而撒但想要毀滅世界。我們若仔細讀啟示錄,就知道在末了三年半裡,神的忿怒要向這邪惡、罪污、悖逆的世界發作,並要審判這世界。不僅如此,撒但也不要這世界再存留下去,他要竭力將其毀滅。結果就是忽然的毀滅。

保羅在帖前五章九至十節說,『因為神沒有派定我們受忿怒,乃是派定我們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著救恩。祂為我們死,好叫我們無論醒著或睡著,都可與祂同活。』神既沒有派定我們受忿怒,我們就該儆醒謹守並爭戰,與神合作,使我們藉著主耶穌得著祂的救恩。我們已經指出,這節經文的救恩不是指永遠的救恩,乃是指脫離那要來之毀滅的救恩,也是脫離舊造敗壞之奴役的救恩。我們正在等候蒙拯救脫離毀滅和敗壞的奴役。那時我們就要享受神眾子榮耀的自由。

與主同活

保羅在十節說到與主同活。主為我們死,不僅叫我們得救,脫離永遠的沉淪,更叫我們藉著祂的復活,得以與祂同活,這種生活能救我們脫離那要來的毀滅。我們無論醒著或睡著,也就是說,我們無論活著或死了,都要與祂同活。一面主離開了我們,我們在等候祂的回來;另一面祂與我們同在,(太二八20,)我們可與祂同活。(羅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