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篇 擘餅 書名:關於初信造就聚會、初信造就(上冊)

第十七篇 擘餅

讀經:

馬太福音二十六章二十六至二十八節:『他們喫的時候,耶穌拿起餅來,祝福,就擘開,遞給門徒,說,你們拿著喫;這是我的身體。又拿起杯來,祝謝了,遞給他們,說,你們都喝這個;因為這是我立約的血,為多人流出來,使罪得赦。』

哥林多前書十章十六節至二十二節:『我們所祝福的杯,豈不是同領基督的血麼?我們所擘開的餅,豈不是同領基督的身體麼?我們雖多,仍是一個餅,一個身體;因為我們都是分受這一個餅。你們看屬肉體的以色列人;那喫祭物的,豈不是在祭壇上有分麼?我是怎麼說呢?豈是說祭偶像之物算得甚麼呢?或說偶像算得甚麼呢?我乃是說,外邦人所獻的祭,是祭鬼,不是祭神;我不願意你們與鬼相交。你們不能喝主的杯,又喝鬼的杯;不能喫主的筵席,又喫鬼的筵席。我們可惹主的憤恨麼?我們比祂還有能力麼?』

十一章二十三至三十二節:『我當日傳給你們的,原是從主領受的,就是主耶穌被賣的那一夜,拿起餅來,祝謝了,就擘開,說,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捨的;你們應當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飯後,也照樣拿起杯來,說,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約;你們每逢喝的時候,要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你們每逢喫這餅,喝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祂來。所以無論何人,不按理喫主的餅,喝主的杯,就是干犯主的身主的血了。人應當察驗自己,然後喫這餅,喝這杯。因為人喫喝,若不分辨是身體,就是喫喝自己的罪了。因此,在你們中間有好些軟弱的,與患病的,死的也不少。我們若是先分辨自己,就不至於受審判。我們受審的時候,乃是被主懲治;免得我們和世人一同定罪。』

壹 主的晚餐的設立

在教會中,有一個晚餐是神的兒女要赴的,這一個晚餐是主耶穌活在地上最末了一夜所設立的,第二天,祂就被釘十字架。這是主耶穌活在地上最末了一夜所喫的末了一餐。雖然在復活以後祂也喫,但那是喫也行,不喫也行,和通常人的喫不同。

這末了的一餐是怎樣的呢?這裡有一段故事的。猶太人有一個節期,叫作逾越節,記念猶太人從前在埃及作奴僕的時候,神拯救了他們。神怎樣救法呢?神吩咐他們各人要按著父家取羊羔,一家一隻,在正月十四日的黃昏,把這一隻羊羔宰了,把牠的血塗在門框門楣上,當夜要喫羊羔的肉,要與無酵餅和苦菜同喫。猶太人從埃及出來之後,神就命令他們每一年都當守這一個節期,以為記念。(出十二1∼28。)所以從猶太人的眼光來看逾越節,這是一個蒙拯救的回憶。

主耶穌將要離開世界的那一晚上,正是喫逾越節羊羔的時候。當主耶穌和祂的門徒在喫逾越節羊羔之後,主立刻接下去設立祂自己的晚餐。主在這裡就是有意給我們看見,要我們喫祂的晚餐,像猶太人喫逾越節的羊羔一樣。

我們把這兩件事對照一下:以色列人是被拯救脫離埃及,所以守逾越節;神的兒女也是蒙拯救脫離世界的罪惡,所以來喫主的晚餐。以色列人有羔羊,我們也有羔羊-主耶穌是神的羔羊。今天我們已經脫離了世界的罪惡,已經脫離了撒但的權勢,已經完全歸於神,所以我們要喫主的晚餐,像猶太人喫逾越節的羊羔一樣。

主耶穌在守節之後,『拿起餅來,祝福,就擘開,遞給門徒,說,你們拿著喫;這是我的身體。又拿起杯來,祝謝了,遞給他們,說,你們都喝這個;因為這是我立約的血,為多人流出來,使罪的赦。』(太二六26∼28。)這就是主所設立的晚餐。

晚餐是甚麼意思呢?晚餐的意思就是一天的工作已經完畢,一家人在一起安心的喫一餐,不像喫早餐、喫午餐那麼匆忙,而是安安逸逸的喫飯,滿有安息的味道。神的兒女們喫主的晚餐,也當有這一種的心情,不是在那裡忙亂,也不是在那裡思想要作這個、要作那個,而是在神的家裡享受安息。

主耶穌設立晚餐,是在逾越節的時候,所以用的是無酵餅,(出十二15,)不是用有酵的麵包。至於馬太二十六章,馬可十四章和路加二十二章所說的『葡萄汁』,按原文並沒有這個『汁』字,牠應譯作『葡萄樹的產物』或『葡萄樹的果子』。所以我們在擘餅的時候,可以用葡萄酒,也可以用葡萄汁,只要是葡萄樹的產物就可以了。

貳 主的晚餐的意義

一 記念主

主為甚麼要我們這樣作呢?主說,『你們應當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林前十一24。)所以晚餐的第一個意義是為著記念主。主知道我們會記念祂。雖然我們所得著的恩典是這麼大,我們所得著的救贖是這麼奇妙,但是經驗告訴我們,人是會忘記祂的。初信的弟兄姊妹,雖然剛剛得救,但是稍不小心一點,也會忘記主的拯救。所以,主在這裡特別對我們說,『你們應當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

主要我們記念祂,不只因為我們會忘記,也因為主自己需要我們記念祂。換句話說,主不願意我們忘掉祂。祂超越過我們不知道有多少倍,祂是一位不知道多大的主,我們記念祂不記念祂,祂可以不在乎,但是祂說,『你們應當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這是主降卑祂的自己,喜歡來得著我們的記念。祂是降卑祂自己來作救主,祂也是降卑自己來要我們的心,祂也是降卑祂自己來得著我們的記念。祂要我們活在這裡的時候不忘記祂,祂願意我們一個禮拜過一個禮拜的一直活在祂面前,一直記念祂。好叫我們在這裡得著屬靈的好處。主要我們記念祂,這是祂愛的要求。因為我們如果不是常常記念主,常常把主的救贖擺在我們面前,我們就很容易與世界的罪惡調和,也很容易在神的兒女中起爭執,我們所受的損失就非常大,所以主要我們記念祂。我們若記念祂,我們就能得著好處。這也是蒙恩的方法之一,我們能從這裡面接受主的恩典。

當你記念主的時候,有一個很大的好處,就是世界罪惡的力量在你身上不能繼續。你每隔幾天,就記得你是如何接受主,每隔幾天就記得主是如何替你死,這樣,你就不能再和世界的罪惡調和。這是擘餅記念主的一個好處。

擘餅記念主還有一個屬靈的用處,就是叫神的兒女不能有爭執,不能分門別類。當你在那裡記念你怎樣蒙恩得救的時候,另外一個弟兄也正在那裡記念他是怎樣蒙恩得救的,你就怎能不愛他呢?當你想到主耶穌把你千千萬萬的罪都赦免了的時候,你看見另外一個姊妹進來,她也是是蒙血救贖的,那你怎麼能不赦免她,反而記念她的不是,而來分門別類呢?教會這二千年來,有許多神兒女中的爭執,到了主晚餐的桌子前,就都過去了。甚至有許多的仇恨,因為到主的桌子前,就都過去了。因為記念主就是記念你自己如何得救,如何蒙赦免;主赦免了你千萬兩的債,而你看見一個同伴欠你十兩的債,你就掐住他的喉嚨,(太十八21∼35,)這是不可以的事。每一個弟兄姊妹記念主的時候,自然而然放寬了自己的心,包括了神所有的兒女,自然而然就看見,一切蒙主救贖的人,都是主所愛的,也是他所愛的。在主裡面,不能有嫉恨,不能有分爭,不能有不赦免。當你想到你許多的罪主都赦免了,而你卻還是在那裡和弟兄姊妹有爭執,那是不應該的。你要爭執,你要嫉恨,你要不赦免,你就不能記念主。所以,每一次我們聚會記念主的時候,主總是叫我們再一次溫習祂的愛,溫習十字架的工作,溫習所有蒙恩的人個個都是主所愛的人。主愛我們,為我們捨棄自己,主為你,也為所有屬祂的人捨棄自己。所有屬神的人,都是祂所愛的,自然而然,所有神的兒女也都是你所愛的,因為你不能恨祂所愛的人。

『你們應當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我們絕不能記念我們所不認識的人,我們也絕不能記念我們所沒有經過的事。主在這裡要我們記念祂,意思就是我們在各各他已經遇見過祂,我們已經蒙了祂的恩典,所以我們在這裡要記念祂所成功的事。我們是回頭去記念主,像猶太人回頭記念逾越節一樣。

許多人懶惰不結果子,是甚麼緣故?是因為忘記了他舊日的罪已經得了潔淨。(彼後一8∼9。)所以主要叫我們記念祂,愛祂,常常記念祂。要記念這杯是用祂血所立的新約,是為我們流出來的,這餅是祂的身體,為我們捨去的。這是我們擘餅所要注重的第一點。

二 表明主的死

主的晚餐還有第二個意義。林前十一章二十六節:『你們每逢喫這餅、喝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祂來。』你這樣喫主的餅,你這樣喝主的杯,乃是表明主的死。『表明』也可譯作『宣告』,意思就是把主的死宣告出來給人知道。主叫我們喫祂的晚餐,不只是叫我們記念祂,並且是叫我們宣告祂的死。

這餅和這杯,為甚麼是表明主的死?因為血本是在肉裡面,血和肉分開,就是死。你看見這杯裡的酒,你就看見血;你看見這餅,你就看見肉。主的血在一邊,主的肉在另一邊,血和肉分開了,這就表明主的死。在這個聚會中,你不必告訴人說『我們的主替你死了,』他只要看見血不在肉裡面,就知道這是死。

這個餅是甚麼?是碾碎了的穀類,這個杯裡面的東西是甚麼?是榨過了的葡萄。你看見這個餅,就看見這裡有已經碾碎的穀;你看見這個杯,就看見這裡有已經榨過的葡萄。這就明顯的給我們看見死在這裡。一粒麥子若不碾碎,仍舊是一粒,不會成為餅;一挂葡萄如果不是榨了,就不會成為酒。如果穀保全牠自己,餅就沒有;如果葡萄保全自己,酒就沒有。主在這裡藉著保羅說:你們喫這餅,你們喝這杯,就是表明我的死。我們喫這個已經碾碎的穀,我們喝這個已經榨過的葡萄,這就是表明主的死。

也許你的父母、兒女、親戚是不認識主的,如果你把他們帶到擘餅的聚會中去,他們第一次看見擘餅,必定要問:『這是怎麼一回事?擘餅有甚麼意思?喝杯有甚麼意思?』你說,『如果這個杯裡是血,這個餅是肉,這是說甚麼?』他們要回答說,『這是說死。』因為血在這一邊,肉在那一邊,血和肉分開,這就是死。我們可以讓人來看,指明給人看,擺在這裡的就是主的死。所以,不只是用口出去傳福音。不只是在會所裡傳福音,不只是以恩賜傳福音,並且主的晚餐也傳福音。我們把主的晚餐擺在那裡的時候。如果人不以為這是一個儀式,而知道我們是把主的死宣告在他們面前,那麼,這是整個宇宙中的一件大事。拿撒勒人耶穌,神的兒子,已經死了,這是一件大的事實擺在這裡。

從人看來,主耶穌已經不在地上了,可是,十字架的標記-餅和杯-卻一直存留在這裡。我們每一次看見餅和杯,就是看見主在十字架上的死。這個十字架的標記告訴我們,主替我們死這件事是必須記得的。

『你們每逢喫這餅、喝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祂來。』主耶穌是還要再來的,這句話十分安慰我們。這句話和晚餐連在一起,特別有意思。你覺得晚餐的好麼?晚餐是一天最末了的一頓飯。我們每一個禮拜都喫這一個晚餐。教會一個禮拜過一個禮拜喫同樣的晚餐,雖然已經將近二千年了,但是這一個晚餐還沒有過去。我們一直在這裡喫晚餐。一直等,一直等,有一天主一來,我們就不再喫這晚餐了。當我們面對面看見我們的主的時候。晚餐就過去了,我們看見主了,就不用記念主了。

所以,晚餐的第一個意義是記念主,第二個意義是表明主的死,一直到主來。主的晚餐是叫我們記念祂自己,盼望弟兄姊妹們從起頭就看見祂自己。人記念主自己,自然而然就會記念主的死。人記念主的死,人的眼睛自然而然就望著國度-有一天主要來,主要接我們到祂那裡去。十字架總是引到再來,十字架總是引到榮耀。我們記念主的時候,總是要仰起頭來說,『主,我要見你的面;當我見主面的時候,這一切都要過去。』主要我們記念祂,一直表明祂的死,宣告祂的死,直等到祂來。

參 主的筵席的意義

林前十章是用另一句話來說擘餅。牠不是說晚餐,而是說筵席。我們的主在末了一晚所說立的晚餐裡,叫我們記念祂,宣告祂的死,一直等到祂再來,這不過是一方面。教會的擘餅還有另外一方面,那就是林前十章二十一節所說的主的筵席。關於主的筵席的意義,在十章十六至十七節中說得很清楚,牠說,『我們所祝福的杯,豈不是同領基督的血麼?我們所擘開的餅,豈不是同領基督的身體麼?我們雖多,仍是一個餅,一個身體;因為我們都是分受這一個餅。』在這裡,也有兩個意義:一個是交通,一個是合一。

一 交通

主的筵席的第一個意義是交通。『我們所祝福的杯,豈不是同領基督的血麼?』我們豈不是一同喝主的杯麼?這是交通。林前十一章乃是說信徒與主的關係,而十章乃是說信徒與信徒彼此的關係。晚餐乃是我們記念主,筵席乃是我們彼此交通。筵席乃是說,『我們所祝福的杯,豈不是同領基督的血麼?』這裡著重的點,不是在領基督的血,而是在同領基督的血。這一個『同領』,就是交通。

這裡說『我們所祝福的杯』,這『杯』是單數的。在馬太二十六章二十七節所說的『杯』也是單數的,照原文直譯,應該是這樣:『又,既拿起杯來,並祝謝了,祂遞給他們,說,都從牠裡面喝出來。』所以,我們不贊成把杯改成多數;因為一改成多數,就把那個意義改掉了。我們祝福的杯,豈不是同領基督的血麼?從一個杯裡面,我們一同領受,這裡面的意義是交通。如果彼此不是很親密的,那就絕不能從同一個杯裡你喝一口,他喝一口。神的兒女一同喝一個杯,大家從一個杯裡,你喝一口,他喝一口,這麼多的人,都喝這一個杯,這個意義就是交通。

二 合一

第二個意義是合一。『我們所擘開的餅,豈不是同領基督的身體麼?我們雖多,仍是一個餅,一個身體。』(林前十16∼17。)在這裡我們看見,神的兒女是合而為一的。十一章所說的餅和十章所說的餅有不同的意義。十一章裡的餅,主說,『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捨的。』(24。)這是指著主耶穌肉身的身體說的。十章裡的餅乃是指著教會說的。『我們雖多,仍是一個餅。』我們就是餅,這餅就是教會。

我們在主面前,要學習看見記念、表明和交通,也得學習看見合一。所有神的兒女都是合一的,像這個餅是一個餅一樣。我們只有一個餅,你擘了一點喫,他擘了一點喫,我們各人所擘來喫的那一點,假定能收得回來,豈不仍然是一個麼?雖然這一個餅是分散在各人裡面,但是在聖靈裡仍舊是一個餅。物質的餅,喫了就完了,我們沒有方法叫牠回來,但是,在屬靈上這餅還是一個,在聖靈裡是合一的。基督像餅一樣,本是一個。神分一點的基督給你,神也分一點的基督給他,一位的基督現在散住在許多人的心裡。基督是屬靈的,雖然是分了,卻又是沒有分的,祂仍舊是一位。神把基督給你,神把基督給他,可是基督在聖靈裡還是一位。分開的餅,在聖靈裡仍然是一個,並沒有分。神的兒女去擘餅的時候,不只去記念主,不只去表明主的死,不只和神的眾兒女有交通,並且承認神的眾兒女是合一的。這一個餅,就是代表神的教會是合一的。

主的筵席的基本問題,是餅的問題。這個餅是非常緊要的。這個餅,大而言之,乃是代表所有神的兒女,小而言之,乃是代表在一個地方所有神的兒女。如果有幾個神的兒女聚集在一起,他們只看見他們幾個人,他們的餅只包括他們幾個人,那一個餅就太小,就不彀。一個餅必須能代表一個地方神的兒女,必須能代表在一個地方的教會;還不只,這一個餅,乃是包括神在地上的兒女。我們必須看見,這一個餅表明神的眾兒女的合一。如果我們要設立一個單獨的教會,我們的餅就太小,不能作為教會的代表。如果甚麼地方有筵席,而他們不能說『我們雖多,仍是一個餅』,我們就不能擘那一個餅,因為那不是主的筵席。

每一次擘餅的時候,我們都得記念主,也都得心向著弟兄姊妹們。所有神的兒女,凡是被寶血救贖回來的,都是在這一個餅裡面。我們的心都得被主放大,像餅所包括的那樣大。我們雖多,仍是一個餅。就是沒有和我們在一起擘餅的弟兄姊妹也包括在裡面。如果我們在擘餅的時候把他們完全忘記,那麼我們的餅就不彀大,我們的心也不彀大,就不行。我們總不能有一個意思,盼望某弟兄某姊妹最好不在這裡面,某信徒最好從這裡面出去。這一個餅,叫我們不能作一個窄小的人。

如果有一個沒有和我們在一起擘過餅的弟兄到主桌子的面前,他和主是聯合的,他也是在這一個餅的裡面,我們接納不接納他?要記得,我們不是主人,我們至多不過是作招待。筵席是主的,不是我們的。主的筵席設立在某一個地方,像第一次主的筵席設立在那一間樓上一樣。那一間樓是借用的,主今天也不過是用這個地方來擺設主的筵席。我們不能說,我們不給人擘餅。這筵席是屬乎主的,接納不接納的權柄在乎主,我們沒有權柄。我們不能拒絕主所接納的人,我們不能拒絕任何屬乎主的人。我們只能拒絕主所拒絕的人,我們只能拒絕不是屬乎主的人。我們只能拒絕雖屬乎主而進入罪不出來的人,因為他與主的交通已經斷了,我們纔與他沒有交通。我們不能拒絕主所接納的人,我們也不能接納主所沒有接納的人,不能接納那已經和主失去交通的人。因此,在決定對於某一個人應該不應該接納擘餅之先,對於他必須有清楚的認識。在接納擘餅的事上,應當謹慎,不可隨便,要作得合乎主的心意。

肆 擘餅聚會該注意的事

末了,還得題起兩三件事。在擘餅聚會中,有一個特別的情形要顧到的,就是:我們乃是蒙主血洗淨的人,不是求主用血洗淨的人;我們乃是得著主生命的人,不是求主給我們生命的人。所以在這一個聚會中,我們只好祝福。『我們所祝福的…,』事實上,我們是祝福主所已經祝福的。主在被賣的那一夜,『拿起餅來,祝福…又拿起杯來,祝謝了。』(太二六26∼27。)主在那裡只有祝福,也只有感謝。等到祂和門徒擘餅完了之後,還是唱了詩出來的。(二六30。)所以在這一個聚會中正常的音調,乃是祝謝,乃是讚美。在這一個聚會中,不是祈求,也不是講道。如果題起一點直接關於主的事,那也許可以,也許用不著。其餅的講道,更是離題太遠了。(行傳二十章說到保羅有一次在特羅亞的擘餅聚會中講話,那是例外。)在這一個聚會裡,只注感謝,只注重讚美。

擘餅是一週一次。主設立晚餐的時候說,『你們要常常這樣行。』(『每逢』在原文有『常常』的意思。)初期的教會,是在七日的第一日擘餅。(徒二十7。)我們的主,不只是死了,並且是復活了,我們是在復活裡記念主。七日的第一日,是主復活的日子,在七日的第一日,我們最要緊的事是記念主。盼望所有的弟兄姊妹在這件事上不會忘記。

還有,去記念主的時候,我們要『配』。林前十一章二十七至二十九節:『所以無論何人,不按理喫主的餅,喝主的杯,就是干犯主的身主的血了。人應當自己省察,然後喫這餅,喝這杯。因為人喫喝,若不分辨是身體,就是喫喝自己的罪了。』『不按理』在原文的意思是『不配』。喫的時候,最要緊的是配。這不是說人配不配,而是說態度配不配。如果一個人是屬主的人,就不成問題。他若不是主的人,他就根本不能去擘餅。所以配不配的問題,不是人的問題,而是態度對不對的問題。我們領受這一個身體的時候,如果隨便的喫,不分辨是身體,那就不應該。所以,主要我們省察。雖然我們這個人是沒有問題了,但我們在那裡喫的時候,要知道這是主的身體。我們的態度不可馬虎,不可隨便,不可輕看,不可放鬆。我們在這裡要作得與主的身體相配。主是把祂自己的血和肉給了我們,我們應當虔誠的接受,虔誠的記念主。

到【倪柝聲文集】目錄


倪柝聲文集線上閱讀

Copyright © Living Stream Ministry, Anaheim, Californ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