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世上的光 書名:不要愛世界、坐行站

第六章 世上的光

耶穌能不懼挑戰的說,『我是世界的光。』(約八12。)祂的宣告一點也不令我們驚奇。然而,令人驚奇的是,祂對祂的門徒說,(這含示也是對我們說,)『你們是世上的光。』(太五14。)祂不是勸我們要作那光;祂明白的說,我們就是世上的光。無論我們是將我們的光帶到人前讓人看見,或是向人藏起來,我們都是世上的光。神的生命栽種在我們堶情A這生命本身和周圍的世界完全不同,乃是神所設計的光源,要藉著對比顯明世界本有的黑暗,以照亮世人,使他們看見世界真實的特性。因此耶穌接著說,『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五16。)由此我們清楚看見,今天我們若使自己與世界隔絕,就是使世界失去惟一的光,這一點都不榮耀神。這樣作只是阻礙神在我們和人類身上的定旨。

我們先前看過,施浸約翰的一生相當不同。事實上他的確從世界隱退,獨自在曠野過刻苦的生活;聖經告訴我們,他以蝗蟲野蜜維生。人到那堨h尋找他,因為甚至在那堨L也是焚燒、照耀的光。但聖經題醒我們,『他不是那光。』他來只是為光作見證。他的見證在舊約的先知中是最後、最大的,所以如此,是因為他的見證向前指著耶穌。惟有耶穌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並且祂的確『在世界,』不是在世界之外。(約一9,10。)基督徒的信仰是從祂而來。神能用在曠野堜I喊的約翰,但祂絕不要祂的教會成為蒙揀選,卻憑禁戒原則生活的一班人。

先前我們看見禁戒主義─『不可拿,不可嘗,不可摸』─不過也是世界系統堛漱@個元素,因此牠本身就值得懷疑。(西二21。)但我們必須進到更往前的階段,在這事上使徒保羅給了我們進一步的幫助。在羅馬十四章十七節他表明,基督徒的生活乃是完全脫離了我們作甚麼和不作甚麼的爭論。『神的國不在乎喫喝』─這就是說,神的國一點不是顯在喫喝等事上─『只在乎公義、和平、並聖靈中的喜樂,』這是在完全不同的範圍堙C基督徒生活、受引導,不是憑著某些規則,指定他能與人交往到何種程度,乃是憑這些由神的聖靈向他傳達的內在性質。

關於公義、和平、並聖靈中的喜樂,我們要特別看一下其中的第二項,這對我們是有益的。因為我們發覺,和平(或作,平安)是神答應祂兒子的禱告,使祂能保守我們脫離那惡者的有力元素。(約十七15。)

在神自己堶惘野郎w,這是一種靈中深處不受騷擾的平靜,使祂面臨極度的衝突和矛盾時,也不感煩惱,不受騷擾。耶穌說,『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在我堶惘野郎w。』(約十六33。)事情一出錯,我們就何等容易感到煩惱!但我們曾否停下來思想,神的心所專注的偉大定旨出了甚麼差錯?那是光的神,有一個永遠的計畫。祂使光從黑暗媟茈X來,將這世界設計為成全那計畫的舞臺。然後我們知道撒但進來阻礙神,使人不愛光,倒愛黑暗。雖然有這挫折,(我們對這挫折的含意認識得太少了,)但神在祂自己堶惚O有不受騷擾的平安。保羅告訴我們,神這平安在基督耶穌堳O守我們的心懷意念。(腓四7。)

腓立比四章七節的『保守,』原文有守衛的意思。敵人要進到我這堥荂A必須先打敗門口武裝的守衛,必須先勝過守衛部隊,纔能摸著我。所以我敢像神一樣平安,因為那在保守神的平安,也在保守我。這是世人不知道的事。『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約十四27。)

人何等不認識耶穌!在他們眼中,祂無論作甚麼都是錯的,因為那在他們堶悸漸已經黑暗了。他們甚至敢把在祂堶悸瘋F當作鬼王別西卜。但他們指控祂是貪食好酒的人時,祂的反應如何?『父阿,…我感謝你!』(太十一19,25。)祂不為所動,因為祂在靈堙A安居在神的平安堙C

我們可以回想祂受難的前夕。每件事似乎都出了差錯:朋友在黑夜堨X去出賣祂,另一人在怒中拔出刀來,人躲藏起來,或倉皇走避,赤身而逃。在這一切當中,耶穌對那些來捉拿祂的人說,『我就是,』祂是那樣安詳,那樣平靜,毫不緊張,反而那些來捉拿祂的人戰兢而退後倒下。這是在每代殉道者身上重複的經歷。他們能受酷刑,或被焚燒,但因為他們有祂的平安,旁觀者只能希奇他們的尊嚴和鎮靜。所以,保羅描述這平安是出人意外的,這一點不足為奇。

『在世上』我們有苦難,『在我堶情z我們有平安,耶穌所描繪,二者之間的對比,是何等顯著。神若將我們置於其中之一,受其壓力、要求和需要所困,祂也將我們置於另一位堶情A使我們在這一切當中蒙祂保守,不受騷擾。有一次,耶穌自己曾問:『誰摸我?』(可五30。)在迦百農的群眾堙A一人相信的一摸,觸動了主的心。這符合祂自己憐恤的心,而其餘擁擠祂者的擠壓,卻沒有這樣的效力。他們不耐煩的擁擠,一點沒有摸著祂,因為他們與祂之間,少有相通之處。『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約十四27。)我們的生命若是人的生命,我們就為世界所搖動;若是靈的生命,就不為屬世的壓力所搖動。

『公義、和平、並聖靈中的喜樂,』神的國與這樣的事有關。所以,讓我們絕不要被引到『喫喝』的老舊範圍,因為我們所關心的既不是規定這些事,也不是禁戒這些事,而完全是另一個世界。所以我們國度的人不需要禁戒這些。我們勝過世界不是藉著放棄世界的事,乃是藉著積極的成為屬另一個世界的,得著世界不能賜給,人又極其需要的愛、喜樂、平安。

我們不只不要尋求逃避世界,我們還需要看見,我們被神安置在世界堙A有何等的特權。『你怎樣差我到世上,我也照樣差他們到世上。』(約十七18。)這是何等的一句話!教會是耶穌的繼續,是神在撒但地盤當中建立的神聖殖民地。教會是撒但無法忍受的,就像他不能忍受耶穌自己一樣,但教會是他無論怎樣也不能除去的。教會是屬天的殖民地,是在他地盤上別人的土地,他對此完全無能為力。保羅稱我們為在彎曲悖謬世代中神的兒女,『你們顯在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腓二15。)神特意將我們放在kosmos中,要顯明牠是甚麼。我們要照出神聖的光,叫所有的人一面看見牠是那樣蔑視、背叛神,另一面看見牠是那樣無有和空虛。

我們的工作不止於此。我們要向人傳好信息,他們若肯回轉,神在耶穌基督面上的光,必釋放他們脫離世界虛妄的虛空,使他們進入屬祂的豐滿。引起撒但仇恨的,乃是教會這雙重的使命。沒有甚麼像教會在世界上這樣刺激他;也沒有甚麼比看見教會那暴露真情的光被挪去,更叫他歡喜。教會是神敵人肋下的荊棘,是一直激怒並困惱他的根源。只要我們在世界上,就是把困擾堆在撒但身上。所以我們為甚麼要離開世界呢?

『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可十六15。)這是基督徒的特權,也是基督徒的本分。那些想要從世界退隱的,不過證明他們在某種程度上,仍受世界思想方式的轄制。我們『不屬世界』的人一點也沒有理由要離開世界,因為世界是我們該在的地方。

所以我們無須放棄我們世俗的職業。萬不可如此,因為那是我們為主作工的工場。在這件事上沒有世俗的顧慮,只有屬靈的顧慮。我們的生活不是分隔成兩部分,在教會中作基督徒,其餘的時間作世俗的人。神無意讓我們的職業或工作中,有任何一件事是與我們作祂兒女的生活脫節的。我們所作的每件事,不論是在田堜峇螂穭W、在商店、工廠、廚房、醫院、或學校堙A由基督之國的角度看,都有屬靈的價值。每件事都要宣告是為著祂的。撒但寧願這些地方都沒有基督徒,因為他們在那媯L疑是妨礙他的。所以他試著恐嚇我們脫離世界,他若作不到,就使我們與他的世界系統有所牽連,有世界的想法,憑世界的標準規律我們的行為。兩者中任何一面都是他得勝。但我們雖然在世界上,而我們一切的盼望、我們一切的興趣、和我們一切的前途,都不在世界上,這就是撒但的失敗,神的榮耀。

論到耶穌在世界上,聖經說,『黑暗不能勝過光。』(約一5,另譯。)聖經沒有一處告訴我們要『勝過』罪,卻明確的說我們要勝過世界。關於罪,神的話只說到得救;關於世界,神的話說到得勝。

我們需要得拯救脫離罪,因為神絕不要我們與罪有任何接觸;但我們不需要,也不該尋求,得拯救脫離世界,因為我們接觸世界乃是在神的旨意堙C我們不是得拯救脫離世界,乃是因著從上頭生,就勝過世界。我們勝過世界,就與光勝過黑暗一樣,有同樣確定的把握。

『使我們勝了世界的,就是我們的信心。勝過世界的是誰呢?不是那信耶穌是神兒子的麼?』(約壹五4∼5。)得勝的關鍵總是我們與得勝的神子之間信心的關係。祂說,『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十六33。)惟有耶穌能作這樣的宣告。祂能這樣作,因為祂先前就能確言:『這世界的王…在我堶惇O亳無所有。』(十四30。)這是地上的人首次說這樣的話。祂這樣說,祂也得勝了。藉著祂的得勝,世界的王就被趕出去,耶穌就開始吸引人歸祂自己。

因為祂這樣說了,如今我們也敢這樣說。因為我重生了,因為『凡從神生的,就勝過世界,』(約壹五4,)我就能在我主從前所在同樣的世界上,我也能與祂一樣完全從世界分別,好像燈放在燈臺上,照亮所有進入家堛漱H。『祂如何,我們在這世上也如何。』(四17。)教會榮耀神,不是藉著脫離世界,乃是藉著將神的光照射在其中。天不是榮耀神的地方,天將是讚美祂的地方;榮耀祂的地方是在這堙C

到【倪柝聲文集】目錄


倪柝聲文集線上閱讀

Copyright © Living Stream Ministry, Anaheim, Californ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