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期 書名:通問彙刊(卷二)

倪析聲文集第二輯第六冊

二十四年七月
第十二期

本刊負責者一封公開的信

在各地同心的弟兄們大鑒:

當初我們發行通問彙刊的目的,是要藉著這個小小的刊物,使在各地的弟兄得以互通音問,並使在各地的聚會得以互相交通。我們也盼望多有消息說到弟兄姊妹個人屬靈的經歷,使在各地的弟兄姊妹在靈性上彼此得著造就,因為我們的工作乃是屬靈的,我們所注重的乃是生命。這些在本刊第一期的緣起堙A和第九期一封說到本刊和同仁的信堙A以及第十期負責弟兄們的幾句話堙A已經都說過了。

我們發行本刊的目的和盼望,雖如上述,但是,我們所收到各地弟兄姊妹的來信,多未注意及此。就是我們在編輯的時候,也沒有把我們的目的拉得牢。已往的稿子,多是論到外面的事,如受浸、離宗派等,使本刊似乎變成一個脫離宗派的專刊。

我們現在清楚的看見,這樣作,不只達不到我們發行本刊的目的,並且也搆不上我們的見證。弟兄們,在這件事上,我們是與主的心相左了。所以,我們只好尋求神的恩典,盼望有一個改變。

我們從前已經說過:『我們的工作乃是屬靈的,我們所注重的乃是生命。我們所明白的就是神要我們顯出基督的生命於地方的教會中。所以,我們工作的實際,是基督的生命。我們工作的外表,是地方的教會。在現在(外面)教會荒涼的時候,我們並沒有一點意思要發起一個新的『運動、』『團體、』『機關、』和『宗派。』並且我們連自稱為各地的地方教會都不敢。我們不過是站在地方教會的地位上而已。『我們的中心是甚麼呢?我們的工作是傳基督為主呢?是傳脫離宗派呢?我真懼怕各地有一點一知半解的弟兄,自己在神面前並沒有屬靈的經歷,只知一點關乎外面的事,如受浸、蒙頭、宗派等,而又肆力宣傳這些,叫外人誤會我們,以為我們是注重這些外面的事,而非高舉耶穌基督為主。我們知道人若要跟隨主,就這些外面的事,是在乎必行的。但是,這並不是說,行了這些外面的事的人,就是完全跟隨主了。我們必須注重,一直的注重,叫我們中間沒有知識的弟兄知道,我們雖然相信這些外面的事;但是,我們的見證,我們與人的不同點,並不在乎這些外面的事。』(以上的話,見本刊九、十兩期。)

因此,我們現在定規,此期出過,就不再出刊了。盼望我們所定規的,是弟兄們所看為美的。願我們今後,都當看重堶悸漕證,過於外面的事情。這不是說,我們要忽略外面的事,乃是說,我們不把牠們過於看重。我們承認牠們有牠們的地位,但是,牠們並不是我們的中心,並不是我們的見證。已往的失敗,只好求神赦免,並求弟兄們包容。但願主叫我們看重祂所看重的。願主祝福你們。耑此順請

主內平安!

你們的弟兄倪柝聲啟六月十九日

覆倫敦羅區福街聚會信

按:數年前曾有從英、美、澳各國來滬信徒七人,要求與我們一同擘餅,我們因其係主堛漣怚S,所以即行接納,如同我們接納從各公會來的人一樣。但因他們是閉關派,我們就申明只接納他們個人,並不接納他們所代表的團體。事後,他們要求我們和他們取同樣閉關的態度。我們就小心禱告,求神給我們更清楚的亮光,並答應的話語。以下便是我們的答覆。讀此,在各地的弟兄便可知道我們現在所相信的交通是怎樣,我們是怎樣的不能與『閉關派』相聯。盼望在各地的弟兄們,不要以為我們的交通,乃是脫離宗派的交通,要知道我們所注重的,乃是在聖靈堛漸瘜q。

我們早已收到你們上一次的信,問及關乎交通的事。我們本該早日作覆,可是為著缺少神頂清楚的亮光,我們就耽延了我們確實的答覆,直至今日。因為我們不願急於行事,而不顧神的旨意。當然這樣的遲延,是需要你們的愛心和忍耐的。我們非常抱憾,同時我們也要向你們道歉,因為我們的耽延,使你們有了諸多不便。此外,我們的弟兄倪先生,自從去年二月起,患著心臟病,直至最近纔見恢復。這也是我們遲覆的另一原因。

我們相信,凡蒙神教導的人,該不信靠自己。肉體是毫無用處的,就是在明白神的道的事上,也是一樣的。人頂容易在頭腦婸漞|一條真理,然而這人仍儘可以一無所知,如同一個從來沒有聽見這條真理的人一般。我們惟有在聖靈堙A在生命堙A纔能懂得屬靈的東西。人也頂容易站在別人的啟示,別人的亮光上,使自己回到律法去。新約時代,原是一個屬靈的時代,因此人可以(也應該)在堶惆教於神,在堶掩漞|真理。(來八。)每件東西,凡是從外面(包括頭腦)來的,同時又停止不深進的,就毫無屬靈的價值。這猶如一個人從來不懂得一般。這並不是說,我們不願受教於我們的弟兄。但是,我們確實覺得,如果沒有聖靈叫真理活在我們堶情A我們仍不能作甚麼。我們也要說,今天聖徒中間的死和軟弱,都是因為聖徒單在頭腦堭筐並順服真理。這不過是律法;雖然字句頂準確,卻絕對不是在乎聖靈。

為此,我們只能在神面前等候,信靠祂的聖靈,並不倚靠我們自己的頭腦。我們抱著感謝的心而說,我們相信在祂的恩典中,祂已經給我們亮光和『口才;』我們確實知道這亮光是從祂而來,同時也願意與你們一同有分。我們懇切求祂,盼望這信能完全出乎祂,沒有一點的人意攙雜在堶情C

(一)神對於教會的本意,是要教會作基督的『餘,』『基督的豐滿。』主耶穌和教會是『基督。』(林前十二12。)個人的基督,和教會合起來,就成為『團體的基督。』教會該在她的生活和見證上,顯出基督,顯出祂的生命,祂的得勝,和祂的榮耀。在神的本意中,在這世代堙A祂每個的兒女都是在這真的教會中,都是作祂獨生子的見證。

(二)可是,唉,肉體又誤了神的事。『教會荒涼』(外表的)竟在使徒未去之前進來了。人的罪雖得了赦免,作了神的兒女,可是他們不能彰顯基督,他們也不能見證祂的生命、得勝、和榮耀。只有極少數的人,還能滿足神的本意。大多數的人起始很好,但是當他們和神爭執的時候,他們的生命和見證又受攔阻了。所以從此之後,教會中就分作得勝者和失敗者兩班人了。(啟二∼三。)得勝者並不是在尋常基督徒之上的一班人;可是失敗者是在尋常基督徒之下的一班人。得勝者就是能滿足神當初的本意的一班人。

(三)交通的問題,在當初五旬節時候的教會中,並不是難解決的問題。那時教會中的信徒都是得救的罪人,同時又是有見證的聖徒。(例外的事不講。)可是今天的難處,就是這兩點已經分開了。他們雖然是得救的,可是並不是活在聖靈堶悸滿C我們是否要把交通向所有神的兒女絕對公開,不管他們的狀況呢?或者我們是該限制我們的交通只在得勝者的方面呢?我們是否要開始一個基督徒的平民運動?或是我們要答應得勝的呼召,向著神完全的目的努力向前呢?

從主給七個教會的書信中間看來,明顯的祂現在是呼召得勝者。雖然祂沒有棄絕普通的基督徒,可是祂的眼睛是注意那些能成功祂本意的一班得勝者。

因此,既然我們要聚集在教會的地位上,作一個地方聚會,我們就應該使這個聚會作一個器皿,作『耶穌的見證,』答應神的心意。單有得救者的民眾運動是不彀的;聚會應該作一個器皿,特別為著基督作見證。

教會中的得勝者,就是當教會失敗的時候,能彀出來代替教會負她所該負的責任。他們在神面前猶如教會在神面前一樣。(比較前世代的遺民。)今天的聚會該是站在教會的地位上,有這種得勝者的性質。

(四)這意思是不是說,我們就可以分別神的兒女呢?就可以斷定這個信徒是能與我們交通,那個不能呢?誰可以斷定誰是一個得勝者呢?我們可否拒絕那些我們以為不大屬靈的人,以為不配交通呢?

聖經明顯給我們看見,我們『彼此接納』的根據,是『如同基督接納你們一樣。』(羅十五7。)我們所以接納一個人,是因為『神已經收納他了。』(十四3。)因此神的命令是:『信心軟弱的,你們要接納。』(1。)這條命令是彀清楚、不兩可、界限分明的。拒絕一個神所接受的人是罪,雖然也許他是軟弱的,是沒有亮光的。

可是這並非說,失敗者就能與神和神的子民有交通。不只是世俗、肉體和罪使人會失去教會的特點,並失去交通的可能;只有一點偏離神的旨意,和聖靈的引導,也能叫人失去與神的接觸。一個得勝者不只要外表的地位準確,也要能生活在聖靈堙C

誰配在神的兒女中作一種挑選的工作,斷定他們是否可以交通?按照我們從聖經中所知道的,我們的責任,只是察看他們有否道德上的腐敗,(林前五10,)或是有否關於基督身位的異端。(約貳。)至於光是對於真理見解之不同,斷不可作為分裂的原因。

此外,我們接納所有神為著基督的緣故所接納的兒女。

(五)我們必須分別(或是道德上的,或是道理上的)能攔阻和神交通的『罪,』與不能攔阻和神交通的『罪。』我們確實知道,像犯姦淫、不信主耶穌是從肉體來的那樣的罪,當然使人失去交通。可是像『宗派的伴侶,』以及對於豫言錯誤的解釋那樣的『罪,』並不攔阻和神的交通。你們不能否認這個事實:有許多沒有脫離你們所謂『惡的伴侶,』又和你們在豫言方面有不同見解的人;可是他們和主有頂親密的交通,甚至比我們還要親密。這頂清楚的表明:所謂『惡的伴侶』和『惡的道理,』並不是攔阻交通的『罪。』這也表明:一個人就是站在準確的教會和真理的地位上,並不一定和主有親密的接觸。有一件事是比外表的地位和頭腦堭筐真理更緊要的。活在聖靈堙A不給肉體留地位,這是最重要的。

神兒女的交通,乃是和神的兒子交通。可是也是聖靈的交通。所以無論誰都該活在聖靈堙A纔可以有交通。肉體在聖靈堿O絕對沒有地位的。(初作嬰孩的,情有可原;長期作嬰孩的,就不該了。)實際上接納和不接納,並不真會把人帶到基督的交通堙A或把人從基督婸陞X。在事實上如果他真是在交通堙A他就是在交通;如果他不是在交通堙A他就並不在交通堙C形式算不得甚麼,實際纔算得。只有聖靈知道誰是不叛逆祂的主權,不使祂擔憂,又藉著祂在基督堿△菕C所以,是聖靈,惟獨是聖靈能規定,誰能交通,誰不能交通。我們不配作這些事。

我們確實覺得這是主的心意:我們不該接納任何人而不審判他明顯的罪,或是不顧他的異端的道理。但是究竟誰真能有交通,這是聖靈定規的,不是我們能說的。這個人也應該省察自己。他自己該在主前負責省察,他對於交通有否問題。見林前十一章二十七至三十二節。

憑著聖經的權柄,和聖靈的指導,我們已經規定:人若非經過我們接納的,就不能和我們有交通。(徙九26∼28,羅十四1∼3,十五7,十六2,林後三1等等。)這也並非說,每一個經過我們接納的都可以有交通,他還要自己在主前省察,究竟他是否配來交通。我們只能分別誰是神的兒女和誰是世界的兒女;至於挑選神的兒女,主並沒有立我們作審判官。

(六)所以在實行方面,我們覺得一個人被接納之後,我們就該告訴他,從我們方面看來,我們(在教會立場)已經滿意;可是他在神面前站在甚麼地位上,他必須自己省察,我們把這個責任留給他自己背負。只有那些和主交通的纔配有分於主的桌子。在每次的聚會堙A弟兄該把這樣的辦法和責任說得清楚;纔不至有人以為:因為他沒有被革除,所以他就是有交通的。

(七)至於你們目前接納的方法,我們很是懷疑的。是否真的是聖靈在一切的事情上主持,或者不過是人在那堭粟?你們那接納的慣例,在起頭的時候,也許是活的;但是多年的習慣,會使之成為奉行故事。我們的問題是:到底是人在那塈@這件事呢,或者是聖靈在那媢B用祂的主權?

(八)有的人也許要懷疑,以為我們如果接納人光因為他們是基督徒,而把他們擘餅或不擘餅的責任,完全放在他們身上,是有點不穩妥的。但是我們須知道基督徒的交通是一件太屬靈的事,不能讓人的手來護衛的。再者,如果我們是屬靈的,不是屬頭腦的,我們就能在能力上和權柄上看見聖靈的主權。如果我們對於聖靈只有頭腦的知識,而沒有實驗,就非常的糾紛,是定規的結局。

我們豈非在聚會中倚靠聖靈的指導和引領麼?我們給祂無限的地位,讓祂執行祂的主權,去揀選祂所要用的器皿,而不要有一點人的安排。為甚麼我們不能信任聖靈在擘餅的聚會中保守交通的清潔,或是催促,或是攔阻聖徒擘餅呢?如果我們留地位給祂執行主權,就用不著人的手發明一個閉關的接納來代替。

同時我們想到神的工人支配的問題。有的人看到中國幅員如此廣大,常有一種試探要他們站立在神的眾僕人之上,指揮他們的工作。按照人看來,這是何等的好呢?這樣就沒有一個地方的工人是太多的,也沒有一個地方的工人是太少的。但是無論人怎樣尋求神的旨意,聖靈總是工作惟一的執行者,並不需要人作祂的代理。

我們需要信心來倚靠聖靈的主權,纔不至於想要集中經濟。人喜歡把錢平均分配給神的僕人;這樣就沒有一個人會得太多,或是太少。可是這樣作法,聖靈的主權在那堜O?在過去的十年中,我們盡力在這件事上給聖靈完全的主權,讓祂引導聖徒個人和地方聚會去行祂所指示的。結果我們看見,『多收的也沒有餘,少收的也沒有缺。』我們該讓聖靈在凡事上有主權。

無論我們怎樣尋求祂的心意,我們總不是祂的替手。我們必須讓聖靈隨意而行。我們要知道,是聖靈現在運用祂的權柄,或者是我們自己想要看守這交通呢?

(九)現在的聚會所以缺少生命,原因都在於此。人的手代替了聖靈的主權。起初的時候(前一世紀),並不是這樣的。按照我們所聽見和讀到的,以前的聚會是更有生命和能力的。當時並沒有今天所知道的接納。聖靈在工作和交通上,是惟一的指導者。當人失敗(伯賽大的事件)時,人的手纔轄管到接納的問題。

教會的歷史給我們看見,差不多每個宗派的起頭,都是復興。聖靈藉著祂所揀選的器皿動工。在頭一個時期中間,人尊重祂,祂操著全權。於是祝福如活水般流出來。可是因為要保守這種祝福,並維持得到的特別的真理的緣故,人就發明了許多的規條、制度和組織,卻不光追求聖靈在神的兒女中間的掌權。結局,在某一個時候,聖靈的工作雖然停止了,但是制度和規條組織卻繼續存在,並且越過越嚴密。

(十)我們現在要把我們的地位弄清楚。我們並不要站在一個公開的地位上,一點不顧到羞辱主的事情。我們絕對的不!我們也不站在閉關的地位上,就是人意的閉關,而不是聖靈的閉關。我們是站在一個屬靈的閉關的地位上,意思就是:我們要我們的交通是完全在聖靈堛滿A沒有一點肉體攙雜在其中。要享受這樣的交通,肉體必須藉著基督的十字架對付得清楚。肉體在這交通堙A絕對沒有分。和『惡的伴侶』停止來往,是不彀的。肉體整個的生命是該受對付的。十字架的功能,必須藉著聖靈,在生活中體驗出來。頭腦的知識是一無所用的。這個纔是我們的交通。這樣看來,我們公開如當初的教會,接納所有基督徒,但是我們閉關如聖靈拒絕一切出乎肉體的。有許多人,你們以為他們是在你們的交通中,其實並不是;也許這種人多得出乎我們的意料。這是何等的可憂呢!許多的信徒,經過頂嚴格的接納,卻不是活在聖靈堛;他們還想他們是在交通堛滿A還能擘餅,只因他們沒有明顯的罪!我們豈不覺得這個交通的標準太低麼?

人意挑選的危險,就是常把不該交通的接納了;或是把該交通的拒絕了。這樣的事豈非就發生在我們中間麼?如果我們完全讓聖靈挑選,自己甘願站在一邊,完全信託祂,這種難處便沒有了。

(十一)這也許會與你們是非的觀念發生衝突。許多神的兒女,你們以為他們的行為『不對。』如果憑著你們,他們是絕不會被接納的。可是我們必須學習怎樣在一個聚會中尊重聖靈。如果聖靈能彀供給他們,鼓勵他們,或是藉著他們作工,我們也該作同樣的事。如果聖靈能寬容他的某件事,為甚麼我們不能呢?無論怎樣,事實總在,就是神許多的兒女和你們制度不同,在你們看來是不配交通的;可是他們是和神同行的,又和主有親密的交通的。這個頂清楚的給我們看見,交通是根據於靈性的問題,並停止一切肉體的作為。

有人也許要反對,因為他們以為這樣作,就沒有外面的整齊了。我們該知道,肉體本來是不能忍受外面的參差的。肉體喜歡看見外表的事都是整齊的。刻板文章式的劃一(律法),是一件肉體的事。新約媕Y也有字句和律法,一如舊約時代有一樣。乃是當我們活在屬靈的實際堙A並在生命婸漞|各樣的真理,而並不在頭腦堛漁伬唌A我們纔會注重屬靈的實際,而忽略外表的整齊。

(十二)我們記得使徒怎樣在食物和日期的事上讓人自由。(羅十四。)如果是我們,也許要以為這樣外表的不同太厲害了,是不該容人自由約。如果我們知道在我們的聚會中有人喫素,有人守安息日,我們心堶n如何的焦急不安呢。但是,基督徒的合一和交通,是太深的一件事,並不是這些外表的事所能摸得到的。再者,聖經也沒有明文記載,曾把那些出於嫉妒和分爭的傳道者正式的革除了。(腓一。)如果一個聚會不能盡責把惡人趕出,(林前五2,)這個人和這個聚會並不受任何的正式對付,使徒只用他所有的屬靈的權柄。(4∼5。)甚至敵基督們,經上記載說,他們是自動的從教會中出去的,(約壹二19,)他們並不是被革除的。這種例子,原是要叫我們知道,在荒涼的時代中間,外表的整齊,主並不是那樣在心的。請你們想到,在亞比拿達和俄別以東家中的約櫃;神所著重的乃是基督完全的見證(約櫃),並不是會幕敬拜的條例。尼希米、以斯拉復興時,有好些事和以前不一樣;可是神承認他們。基督在世的日子,我們也看見有一班人有外面的準確;可是我們也看見基督幾乎怎樣故意把外面的事放在一邊,好注重更重要的事。我們相信在今天背道離教的時期中,主要帶領祂的子民看見屬靈事情的價值,而稍略外表的準確。當時的法利賽人,他們真是能守律法:『就律法說,我是法利賽人。』現在我們要問,你們的聚會是站在甚麼地位上?我們的弟兄是否在靈性上,在對於基督的熱心上,在與世界的分別上,超出其餘的基督徒,或者不過是在教會的地位上比人更好?如果我們的特點,不是靈性,而只是準確的聚會,那麼,我們最好也不過與法利賽人的運動有同樣價值而已。這是何等的可惜,我們得了這麼多的亮光,但是我們並不比那些沒有得到多少亮光的人更專心事奉主。

(十三)我們並不是要放棄神最小的命令。我們並不是要濾出駱駝,吞下蠓蟲。我們替一般良心遲鈍、忽略『小事』的人可惜,因為『小事』同大事,一樣的是神的命令。可是我們的確相信,『更重的事』應該首先注重。

你們能否看出一種危險,就是你們也有失去當初祝福的活水,只餘存後來聚會的制度,如同別的運動一樣的可能。如果你們看不見交通是該在聖靈堛滿A如果你們把外面的準確當作交通的根據,就你們豈非也是一個宗派麼?

有一次,幾個弟兄談論到『使徒交通』的事;因此就講起了交通的正統問題。有一個弟兄說,正統就是聖靈。所以交通的正統,並不是誰先誰後的問題,也不是合乎聖經的辦法的問題,乃是聖靈有否完全的主權。

你們如果想在解經和實行方面有外表的一致,反而會使神的兒女分門別類。甚至頂屬靈的也會分成不同的團體。我們沒有意思要把外面的東西放棄;這些外面的事都是屬靈的事的見證(不是儀式)。外面的事只能藉著教訓和愛心使人接受,不能藉著革除。否則我們是宗派,而且在聚會中只有死,沒有生命。許多的分裂就是為著這個原因。

(十四)我們必須懂得,甚麼是『聖靈的合一,』纔會在經驗上知道在聖靈堛漸瘜q。每一個信徒堶掖ㄕ磽雩t靈。一個信徒堶悸爾t靈,加上別一個信徒堶悸爾t靈,再加上所有聖徒堶悸爾t靈,就成了『聖靈的合一。』這個合一是我們該盡力保守的。但是肉體在我們堶惆洇畯怞U異,造成『爭競、忌恨、惱怒、結黨、分爭、宗派。』如果我們要保守聖靈的合一,就必須在經驗上知道怎樣用十字架對付肉體。當聖靈在我們中間作主,我們隨從祂的引領,我們中間就合一。我們不能保守我們所沒有得到的。如果肉體的生命在各方面沒有受對付,那麼在實行方面,就沒有聖靈的合一了。光是講保守聖靈的合一是沒有用的。如果我們活在聖靈的合一堙A聖靈的交通纔能享受得完全。惟一的禍根,就是今天的聖徒,不懂得甚麼叫作肉體的釘死,所以他們也不懂得聖靈。我們求神賜這種的啟示給祂的聖徒,好叫肉體的生命放在一邊、受審判。願主作更深的工作,使我們真懂得甚麼是肉體。

(十五)親愛的弟兄們,聖靈的交通是一件太屬靈的事,不是我們可以看守的。這是在我們能力之外的。我們只能彀保守我們的交通脫離不良的分子;惟獨聖靈能保守祂的交通。人的手在保守聖靈交通的事上,是一無所用的。

假使聖靈不是在我們的生命中作主,就在外面的事上,我們無論怎樣小心,我們並不能享受主榮臉上的亮光、和笑容。我們的確相信,當人的手挪開了,在一個聖靈沒有作主的地方,紛亂就要起來了。我們必須使我們聚會的交通非常屬靈,好叫屬肉體的人不敢加入。聖靈如果有權柄,屬肉體的人就不敢『同領。』

親愛的弟兄們,可否請你們把我們放在你們面前的事,多多禱告,鄭重考慮。我們相信這是出乎神的,你們肯否把你們以前的成見,就是你們所寫的,放在一邊,猶如你們從來不知道一般;同時求主啟示你們,究竟我們說的是否對的,是否照著祂旨意的。這是很嚴重的事,因為主快來了。現在是我們該把事情在主面前弄清楚的時候,為著永世近了。

為著以前你們向著我們所行的,我們謝謝你們。但願神祝福你們。我們也謝謝你們對於這問題的忍耐。再一次我們請你們赦免我們遲延的答覆,累你們等待這麼長久。

你們在主堛漣怚S杜忠臣 林光表 吳錫祐 張光榮 李常受 倪柝聲 

代表在上海哈同路北 四川路聚會的弟兄們

倪柝聲啟事

自從去年二月以來,我因為患心臟病;就是好點的時候,也沒有多大力量;以致許多信件,都不能按時而覆,或者竟至不覆;這實在對弟兄們不起。望你們不至於見怪。並以此信息轉告他人。

現在所剩下的並不多,所以,也不敢用得頂多。並且我們的職事,是祈禱傳道,其他的事,雖與兄弟姊妹們有益,也不能都作。特此奉聞。

倪柝聲啟
一九三五年七月十五日

在上海負責弟兄的啟事

逕啟者:在申地前所辦之弟兄公寓,業已停辦。嗣後各埠弟兄姊妹們有事到滬,如需在上海的聚會招待,務請於事前函知本地負責的弟兄,俾得盡力設法接待。否則臨時掘井,未免多有疏忽,彼此皆感不便。至於公寓何時恢復,待事辦妥後再行奉告。

在上海的聚會負責的弟兄吳錫祐 杜忠臣 林光表同啟
一九三五年七月十五日

為通問彙刊停刊致同工們的一封信

在去年上海的得勝聚會堙A我們已經看見了甚麼是神的中心,如何基督該在萬事上居首位。但是,可惜在這兩年之中,我們並沒有看見我們對於基督有更大的忠心、信心、與愛心。換言之,我們屬靈的造就與長進,並沒有像我們所該有的一樣。反之,我們看見,脫離宗派、聚會的儀式、受浸與蒙頭,變作我們中間中心的真理。這個改變到底是誰負責的呢?

我們也聽見『順服、』『奉獻、』『走道路』的話。但是甚麼是順服呢?順服?因為已經脫離宗派了!奉獻?因為已經不顧一切的與人的組織分開了!走道路?因為已經脫離宗派了!幾乎以為除了這些外面的事之外,沒有別的可以順服奉獻的事了。幾乎在我們中間題起一個人不順服,若不是指他未脫離公會,就是指他未受浸。難道除了這些外面的事之外,再沒有別的是我們的見證麼?

在另一方面,我們看見各地聚會的不發達,工作的懶惰,傳福音的冷淡,禱告生活絕無僅有,聖靈能力的短少,信心的缺乏,愛心的不彀。這些都是該叫我們披麻蒙灰禁食在神面前懊悔,求神復興我們纔可以的。但是,老底嘉的靈也在我們中間了。一則沒有無可指責的行為;再則無自知的眼光;三則無接受的信心,卻自高自大以為我們一無所缺,比人進步。試問一句,我們和人不同的地方在那堜O?我們是否要接受神對於得勝者的呼召,而努力向前來成功神完全的計畫呢?或者我們不過光是一班在宗派上與人不同的人呢?如同所謂『弟兄會』一般呢?我們該在神的面前好好的答應這個問題。

所以,弟兄們,我們該知道我們的見證,乃是基督是神的中心,我們的地位乃是盼望能得神的得勝者。宗派以及其他外面的事,乃是枝節的問題。我們如果注重這些,就是證明我們並未認識神的中心,和得勝者的地位。

並且,方法也是極大的問題。當我們查教會問題的時候,我就已經題起,這次查經並不是我們的見證。不過是為的已經把自己奉獻給神的人不知道如何對付教會問題而設的。並且再三的請同工們注意,乃是當一個人將自己完全奉獻給神,在生命媔隍A聖靈的主權,而拒絕肉體的活動之後,他若受神光照,也要清楚教會地位的問題,然後纔可將教會的真理告訴他們。會後,有弟兄請將記錄付印,我也辭絕,因為恐怕有一二無知者將之當作對外的宣傳。在一九三一年得勝聚會後,我就公開的在復興報媦g說:

『我們頂盼望每一次在這特別的聚會,只題及基督得勝的信息,而不說到其他的問題,因為這個信息是我們所特別負責傳的。這一次的聚會,若沒有從外來的弟兄們題到一些問題,(指教會外面的事情,)也許我們要看見更多屬靈的成功。實在說來,人若不是在信託並順服上認識了神,就和他談到許多別的問題是沒有多大益處的。在忠心的人中,我們也題起那些問題;但是,在人還沒有願意忠心事奉神之前,題起這些問題,不過發生辯論而已。我們願意無論是教會的問題,或是豫言的問題。乃是因為他在神的面前有了屬靈的背景,然後纔有這舉動的。我們並不願意人是因為聽了我們的勸,就在他教會的地位上有甚麼關乎外面的表示。…所以,我們盼望在將來特別的聚會中無論講者、聽者,都不在公眾或者私人的面前題起關乎基督得勝之外的問題,好讓神更能祝福我們。換一句話說,我們在這一次十月聚會堜珔ヰ滿A就是和我們多年在復興報堜珔ヰ漱@樣。我深深相信,凡在神面前受過教的信徒,都知道復興報是傳一個特別的信息的。怎樣我們不願意在復興報媄D起其他的問題,照樣我們也不願意在這次和將來的那一次的聚會堙A題起我們在這個報堜狺ㄙ离D起的問題。這並非說,別的問題是不要緊的;乃是說,當人真要接受基督的得勝,而相信並順服主的時候,那些外面的問題,主自然會叫他們注意,他們也很自然會順服。並用不著人怎樣的勸勉,也不會發生怎樣的辯論。到了這樣的地步,若有甚麼不明不白的地方,我們頂願意在查經的聚會媕飢U他們。我們深深的感覺到,神的教會在今天所特別需要的,所絕對應當經歷的,乃是基督的得勝,就是祂在祂的死堜M復活堜猁磼的事實和原則。為著這個,我們要忠心,要持守,要專一的傳揚。』

但是,在近二三年中,我們的弟兄在外,並不努力的傳主耶穌(一)為救主,(二)為得勝的生命,(三)為使人充滿聖靈者,(四)為背負十字架者,(五)為神的元帥。我們並沒有看見弟兄們先領導人去經歷這些,反而看見弟兄們,遇見與我們在教會地位上不同的人,就勸他們脫離宗派!受浸!蒙頭!這樣的工作是很有效果的。結局,許多的人受了感動,順服主,走道路了,因為他們知道宗派之非,都脫離了,而和我們一同擘餅了!結局,我們中間就充滿了脫離宗派,卻不知道基督如何作得勝的生命,不知道甚麼是聖靈的充滿,不知道如何背十字架,更不知道甚麼是屬靈的爭戰的人。結局,外人以為我們的見證就是脫離宗派,而我們也忘記了我們自己的使命,以為我們的見證真是脫離宗派。親愛的弟兄們,我們不能讓這樣的情形繼續下去。不然,雖然我們作『弟兄會』是有餘的,但是,作成功神旨意的見證人是絕對不行的。所以,現在時候到了,我們必須有個改變。

但是,我們自己如果沒有信心,沒有順服,在經歷上不知道甚麼是得勝、充滿、捨己和爭戰,我們那媟|為基督這些事件見證?就我們只有擇其易者,如脫離宗派等,當作我們的見證!

所以我們自己必須追求對基督更深的經歷,光知道祂作救主是不彀的。我們必須得著主作個人得勝的生命,必須專一的有聖靈充滿的經歷,必須長久的知道甚麼是十字架的道路,同時也必須在屬靈爭戰媕飢U教會與國度。我們自己,如果沒有這些,就我們除了脫離宗派,比別人還有甚麼不同?我們該個個都在神面前得勝,我們纔配為神作見證。

弟兄們,也許我的話有一點嚴厲,但是,我對於你們說的,我也對自己說。我承認許多的經歷,是得而復失的。所以,在最近這幾個月中,我求神給我開路,使我能安靜一時,得以恢復。並再求神的恩典,盼望在最近的將來,能彀為神作好的見證。不過在這過渡的期間,盼望同工們知道:為神見證,就以上所說的五點,是不可缺少的。並且也願意所有交通的弟兄姊妹們知道,我們個個都必須有這五點,不然我們就不能站在教會的地位上。我們今天的交通,該是得勝者的交通。

親愛的弟兄們,如果我們的見證是福音,就我們去作復興家好了;如果我們的地位是脫離宗派,就我們加入『弟兄會』好了。如果我們的見證是『耶穌的見證,』(啟十九10,另譯,)就我們應當有了經歷之後,纔盼望成功神的計畫。所以,我們從今之後,對於工作,對於聚會,對於見證,對於我們自己,都要有改變纔行。

按著我所知道的,我自己是第一個需要神新的對付的人。我如果能在祂面前蒙恩,就盼望在不久的時候,能彀有一個專門栽培訓練信徒的地方,作為新工作的起點。許多雖然定規了,但是,需要等候神的成全,所以就不願意在此多說。

一件事是定規的:我們這樣的往下去,在神手堿O沒有多大用處的。和人去比較,從來是不屬靈的舉動。雖然我們的弟兄,我們的聚會,是比人較勝一籌。但是,我們要記得我們目前的情形,離開神的計畫還遠呢!

我並非不重看我們的弟兄姊妹,我也並非不寶貴我們所傳的許多真理,但是我說,我們去神的目的還遠。我們如果不願意被淘汰,我們就得再追求。親愛的弟兄們,惟獨你們纔能讓我這樣的寫信給你們,別人還談不到這些問題,我謝謝你們!

因此讓我請求你們,從今之後,要禁止你們的口,不與人爭辯外面的事。千萬要記得,就是人在外面的事給你們說服了,到底主有何所得,你們也有何所得。我們要知道如何分別駱駝與蠓蟲。千萬不要效法法利賽人,吞下駱駝,濾出蠓蟲。『更重要的事,』是要先加注意的,外面的事,是該最後加以注意的。所以,要請弟兄們立定志向,在人未把自己完全奉獻給神,要走十字架的道路之先,拒絕與之談論類似宗派外面的問題。我們只可與已經在神旨意堶悼肮〞漱H,說到這些外面的事,千萬不要再把『聚會的生活』當作對外的宣傳品。不要忘記了,我們的目的並非要建設我們的聚會,乃是要叫神有所得著,人今天的需要,到底是在生命上呢,或者是在交通(教會地位)上呢?弟兄們,我們應該醒悟。

至於已經來到我們中間的弟兄,我們不要輕看他們,更不必嚴厲對待他們,要記得,我們自己的靈性情形不過如此,我們對於他們,怎能苛求呢?現在惟有努力追求更深的經歷,然後纔會用愛心來事奉他們。他們將來靈性的造就,是看我們今天如何追求而定。

你們的弟兄倪柝聲上七月十五日

福音書房啟事

我們忘記是誰借了倪先生去年一月得勝聚會記錄的『神的中心』全稿。借者祈見字之後,立即將該稿雙掛號寄還為荷。因此稿現正待用甚急。

一九三五年七月十六日上海

到【倪柝聲文集】目錄


倪柝聲文集線上閱讀

Copyright © Living Stream Ministry, Anaheim, Californ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