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篇、被成全的路 書名:以弗所書生命讀經

第四十一篇 被成全的路

保羅在四章十二節說,『為要成全聖徒,目的是為著職事的工作,為著建造基督的身體。』在本篇信息中,我們要來看被成全的路。

恩典是照著基督恩賜的度量

以弗所四章七節說,『但恩典賜給我們各人,是照著基督恩賜的度量。』注意在這一節裡,保羅沒有說,『給你們各人,』他乃是說,『給我們各人。』這指明保羅把自己包括在內。他沒有把自己放在特別的一類,放在與其他聖徒分開的一類。

恩典已經照著基督恩賜的度量,賜給我們各人。我們肉身上的每個肢體都有一個度量。譬如,耳朵的度量是一個尺寸,肩膀的度量是另一個尺寸。『基督恩賜的度量』,是指基督身體上肢體的大小。每一個肢體都有某種尺寸,某種度量。正如我們的血液是按著肢體的大小,供應我們身體的肢體;恩典也照樣是按著肢體的大小,賜給每一個肢體。雖然在肩膀的血比在耳朵的血要多,但血的品質是一樣的。正如血是我們肉身的生命供應,恩典也是基督身體裡眾肢體的生命供應。讚美主,眾聖徒都是基督的恩賜,恩典已經賜給他們了!

職事的工作

因為八至十節是插進來說明的話,所以十一節是接續七節。十一節說,『祂所賜的,有些是使徒,有些是申言者,有些是傳福音者,有些是牧人和教師。』十二節說得更清楚,所賜的這些人,乃是為要『成全聖徒,目的是為著職事的工作,為著建造基督的身體』。按文法,『為著建造基督的身體』和『目的是為著職事的工作』是同位語。這指明,這兩句話都是指同一件事。因此,職事的工作就是建造基督的身體。

使徒、申言者、傳福音者、牧人和教師成全聖徒,目的是為著職事的工作。這是誰的工作?是十一節所題到有恩賜之人的工作,還是眾聖徒的工作?是成全人者的工作,還是被成全者的工作?答案為:是成全人者的工作,也是被成全者的工作。身體的建造不僅是使徒和其他有恩賜之人的工作,也是眾聖徒的工作。我信十二節裡職事的工作是指眾聖徒的工作,過於指使徒、申言者、傳福音者、牧人和教師的工作。

安那翰會所的建築工程是這事的例證。許多弟兄來蓋會所,但是這些弟兄中專門蓋房子的很少。他們多數對建築這一行業缺少經驗。少數有經驗的工匠領頭作,沒有經驗的就漸漸被成全。最終,熟練的和初學的一同作建造會所的工。然而,大部分的工程不是由專門人才完成,乃是由初學的人完成的。同樣的原則,職事的工作是指基督身體建造的惟一工作。這工作主要的不是由使徒負責,乃是由眾聖徒負責。領頭的使徒、申言者以及眾信徒,甚至包括最小的肢體,都一同作工,以建造身體。

階級制度的觀念

在這點上,我要對今天基督教墮落的光景,說坦白誠實的話。基督教的墮落,多半是由於天然觀念的影響。按照天然觀念,任何團體或社會人群中,都該有等級,有些人等級高,有些人等級低。以格那提(Ignatius)是偉大的教父之一,為優良的教師和虔誠人;但他錯誤的說,監督比長老高。他說長老的權柄是地方的,而監督的權柄是區域的。由於這一觀念,就撒下了階級制度的種子。階級制度一發展,就不僅有監督,還有大主教、樞機主教,頂上還有教皇。宗教改革之後,這個階級制度並沒有廢除,反而在更正教各宗派裡以各種不同的形式繼續下去,直到今天仍然存在。

信徒中間階級制度或金字塔式安排的觀念,與天然的觀念一拍即合。但我們若從新約清楚的啟示得著亮光,就會看見召會不是金字塔,乃是活的生機體,就是身體,以基督為獨一的頭。主耶穌在馬太二十三章八至十節說,『但你們不要受拉比的稱呼,因為只有一位是你們的夫子,你們都是弟兄;也不要稱地上的人為父,因為只有一位是你們的父,就是那天上的;也不要受師尊的稱呼,因為只有一位是你們的師尊,就是基督。』雖然如此,按照天然的觀念,人總認為十二使徒高過所有其他的聖徒。然而,你若仔細讀新約,你找不到十二使徒和其他聖徒之間有多大區別。在新約裡,恩典不是單單賜給十二使徒,乃是普遍賜給眾門徒。主耶穌在約翰十七章裡的禱告,不是為使徒禱告,乃是為門徒禱告。不僅如此,在約翰二十章,主在祂復活的那日,顯現給門徒看。五旬節那日,一百二十個人聚集禱告。聖靈在五旬節那天是澆灌在眾門徒身上,不是只在使徒們身上。

信徒中間沒有等級

在新約的經綸裡沒有階級制度的觀念。相反的,神新約的經綸使眾信徒都成為同等的。所以主耶穌說,我們都是弟兄,只有基督是我們的師尊、領導、教師和指導。神的經綸雖然把所有在基督裡的信徒,擺在同一水平上,但是人天然的觀念卻認為,在召會中,如同在任何的社團或組織中一樣,也該有特殊的領袖階級。

使徒時代

由於這觀念的影響,在召會歷史上造成了很大的錯誤。按照召會歷史的傳統看法,第一世紀被視為使徒時代。這個觀念是錯誤的。使徒時代包括整個新約時代。現今的時代難道不是使徒時代的一部分麼?倘若不是,那麼是甚麼時代?是聖品階級的時代,或是階級制度的時代?我們若蒙新約啟示的光照,就會看見整個新約時代都是使徒時代。

有些人說使徒時代過去了,今天不可能有使徒了。倪弟兄在他早期的職事裡,也沒有完全擺脫這觀念的影響。在一九三四年出版的『聚會的生活』一書中,倪弟兄說沒有正式的長老,只有『非正式』的長老。不僅如此,他說今天沒有使徒,但有一班人在作使徒的工作,如傳福音和建立召會。倪弟兄承認,今天那些作使徒工作的,沒有使徒們的聖別、能力和得勝。雖然如此,如倪弟兄所說的,神在每個地方使用一些人為祂作工,像祂在第一世紀使用使徒們一樣。過去是使徒們設立召會,但今天是那些作使徒工作的人,在不同的地方設立召會。倪弟兄指出,這些人不配與使徒相比,甚至不配稱為使徒。但這些人卻作了一部分使徒的工作。這些人是在今天召會墮落的光景中,神所使用的一班人。在一九三四年出版的那本書中,倪弟兄雖然看見有些人是在作使徒的工作,但他不敢稱他們為使徒。然而,他稱他們為『非正式』的使徒,在各地方的聚會中設立『非正式』的長老。

三年後,一九三七年,倪弟兄從新約中看見,認為使徒時代已經過去,今天不可能有使徒的說法是錯誤的。所以,他出了一本書叫作『工作的再思』,在其中他放膽的說,今天還有使徒。這書大約在四十年前出版,當時我們在這事及其有關的事上,只看到部分的亮光。現今,在以弗所三至四章的亮光中,我們看見眾聖徒都能作早期使徒、申言者、傳福音者、牧人和教師所作同樣的工作。

成全聖徒

我們已經指出,四章十一節中有恩賜的人乃是為著成全聖徒。你認為使徒、申言者、傳福音者、牧人和教師,成全聖徒來作甚麼?惟一合理、合邏輯的答案,乃是他們成全聖徒來作他們所作同樣的事。譬如,數學老師在數學上訓練學生,他的目標是教他們作他所能作的事。最終,經過幾年的訓練,他的學生也能成為數學老師。但是如果一位老師教了多年數學,卻沒有成全一個學生,他就很差勁。然而,今天許多基督徒中間真實的光景就是這樣。許多基督徒年復一年參加所謂的崇拜,卻一點也沒有被成全。

大約二十五年前,有些馬尼拉召會的弟兄們,去醫院看望一個生病的弟兄。他們圍繞在弟兄的床邊,每一位都向主禱告。旁邊一些基督徒非常詫異聽到這麼多人禱告。其中一位對我們的弟兄說,『在我們的教堂,牧師是惟一會公開禱告的人。我們不知道如何禱告。但是看看你們─每一個人都能禱告。你們是去那一種召會?』這只是今天基督徒中間缺少成全工作的一個例子。

我對在主恢復裡我們中間的光景負擔很重。我必須誠實的問自己,到底有多少弟兄姊妹在這職事下得了成全?正如我們認真讀了四年書,就能得到大學學位一樣,我們在主恢復裡幾年之後,也該有一些被成全的標記。但是許多人雖然與我們在一起多年,卻似乎沒有得著甚麼成全。因這緣故,聖品階級與平信徒制度中的某些方面,就潛伏到我們中間來。我們不能容忍這事。我們在這裡不是要有基督教裡所謂的崇拜。我們在聚會中所作的,必須是為著成全聖徒。我們若是忠信的成全弟兄姊妹,在三、四年之後,每一個人都要被成全,來作早期使徒、申言者、傳福音者、牧人和教師所作的同樣工作。

在行傳八章,召會遭受逼迫,信徒被迫分散。然而,使徒仍留在耶路撒冷。那些分散的門徒自然而然的就作使徒、申言者、傳福音者、牧人和教師的工作。如果今天的基督徒因著逼迫而分散,這些分散的人能作甚麼?我們需要問自己這個問題:如果我們分散了,我們能作甚麼?我盼望許多人能盡使徒、申言者、傳福音者、牧人和教師的功用。有些人到了他們不熟悉的地方,就對主在那地的權益有負擔。首先,他們要傳福音。然後他們要藉著牧養和教導,照顧那些得救的人。我們都需要被成全,來作這工作。

在召會中,且在職事之下

今天基督教的作法,不是照著新約中主的路。基督教設立神學院,訓練人事奉主。但是那些在神學院受教育的人,沒有照著神新約的經綸被成全。聖徒真正被成全,必須是在召會中且在職事之下。今天主的職事遭受批評、毀謗和嘲諷。信徒的眼睛若被開啟,他們將看見甚麼是職事,今天職事在那裡。在召會中需要職事,好成全聖徒,目的是為著職事的工作,為著建造基督的身體。

我們中間在為著職事的工作成全聖徒這件事上,實際上所成就的並不多,我對此很關心。我們受墮落基督教的影響何其大!今天許多基督徒所注意的,主要是傳福音,以及一些聖經的教訓。我們都必須清楚看見,今天主正在作一個工作─成全眾聖徒,直到我們都達到。我們已經看見,保羅在以弗所四章裡,並沒有把自己歸為另一類,反而把自己包括在眾聖徒中間。我們,包括保羅在內,都必須持守著真實並長到基督裡,直到我們都達到了長成的人。

在這些日子裡,我對成全聖徒有很重的負擔。除非等到我看見眾聖徒都能作早期的使徒、申言者、傳福音者、牧人和教師所作的同樣工作,否則我不能卸下這負擔。我不願只作一個傳道人或聖經教師。我渴望被成全,並成全別人,為著建造基督的身體。

生命和功用

我們若要被成全,就必須注意生命和功用。被成全的路在於在生命裡長大,並能熟練的盡功用。這裡的『成全』一辭,原文的意思也表示使之完全、裝備、供備。成全聖徒就是使聖徒得以完全、得著裝備、並得著供備。我們惟有藉著在生命中長大,纔能得以完全。我們必須成熟,纔能得完全。譬如,一個五歲的孩子不是長成的人。我們在屬靈上只要還未長大,就仍不完全。母親藉著餧養孩子來成全他們。不僅如此,父母還要藉著訓練他們如何說話行事,來裝備他們,供備他們。因此,孩子們藉著餧養和訓練得著成全。按照神的經綸成全聖徒也是這樣。聖徒需要得著餧養,也需要受訓練,使他們能有適當的技能盡功用。

有一次我訪問一處被公認為相當屬靈的地方,有人問我為甚麼在主的恢復裡有訓練。我回答說,我們這些人需要長大,也需要學習。我們若不長大,就沒有作某些事所需要的身量。我們若不學習,就變成『野蠻人』。譬如一個孩子,你若不教他用必備的餐具好好的喫,他在飯桌上將是『野蠻』而沒有規矩的。不要以為一個人只要生命屬靈,就不需要訓練。不,在屬靈的事上,就像在物質的事上一樣,是需要訓練的。在屬靈的事上,我們需要成熟、生命長大,我們也需要技能。成熟來自長大,而技能來自訓練。所以,為要成全聖徒,我們需要以屬靈的食物餧養他們,好叫他們長大,我們也需要訓練他們,使他們發展技能。

需要徹底的訓練

到現在為止,我還沒有卸下我對訓練一事的負擔。為著實行召會生活,我們需要受訓練。這意思是說,訓練應該加強並提高我們召會生活的實行。到目前為止,聖徒所得的幫助雖然相當不足,但是我們不能否認一個事實:從進到主的恢復以來,許多聖徒都受過一些訓練。我們可以從他們在聚會中的見證或禱告明顯的看出來。然而,我們還需要更徹底、更完全的訓練。我的負擔是在一段時間以後,也許三、四年後,這裡所有主恢復中的聖徒,都受過充分的訓練。

受訓練就是得著基督豐富的供應,供應到我們裡面,使我們長大;並且也得著裝備,使我們在說話、接觸新人、牧養、傳福音、教導人的事上,都有技巧。不要說你天生不擅於說話,所以你不能說話。我們眾人都能為主說話。

主的路

聖徒一旦被成全,無論他們到那裡,他們都會是使徒,就是受差遣到那地方的人。他們也都會是申言者、傳福音者、牧人和教師。成全聖徒成為身體中這樣的恩賜,乃是主的路。我們若不跟隨這條路,主就無法得著祂所要的。我們何等感謝祂,因著祂的憐憫,祂已給我們看見祂的路!

我們已經看見,在四章十三至十五節中,保羅沒有把他自己列在外面,他反而說,『直到我們眾人都達到…,使我們不再作小孩子…,惟在愛裡持守著真實,我們就得以在一切事上長到祂,就是元首基督裡面。』我們沒有一個人該自認為已經得成全了。我們反而需要更多的生命供應和更多的訓練。我們若願意長大並受訓練,就不會重複基督教的歷史。我們若是忠信的實行主所給我們看見的,主在我們中間就有路。主的路從未改變。祂的路乃是要成全聖徒,作職事的工作,以建造基督的身體。這是主的路,使祂得著祂所渴望的,作為必需的豫備,好迎接祂回來。

 

生命讀經線上閱讀次數:

Copyright © Living Stream Ministry, Anaheim, Californ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