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引言(一) 書名:哥林多後書生命讀經

第一篇 引言(一)

讀經:

哥林多後書一章一至十一節。

哥林多後書的特點在於該書有一篇很長的引言。這卷書信有十三章,頭一章半是引言。聖經中沒有別卷書有這樣長的引言。

哥林多後書的引言這麼長,是因為本卷書的背景相當複雜。保羅在哥林多前書中,在許多事上對付哥林多信徒,與他們爭論,並且責備他們。因著這個背景,哥林多後書需要一篇長的引言。

這段引言實際上是一些安慰的話。保羅知道自己在前書裡管教了哥林多人,所以需要在這卷書信裡纏裹他們的傷處。保羅在這裡所作的,就像父母管教孩子之後,又給他們一些安慰。假定一個孩子作錯了事,受到父母嚴厲的管教;孩子悔過之後,父母會花點時間安慰孩子。在林後頭一章半裡,保羅把油倒在哥林多人的傷處,這傷乃是保羅管教他們所造成的。

這段引言這麼長,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保羅非常重感情。他雖然重感情,卻合宜得體。他責備哥林多信徒的時候,雖然受到靈的約束,情感還是非常的強。例如,在林前四章二十一節他問:『你們願意怎麼樣?是要我帶著刑杖,還是要我在愛和溫柔的靈裡,到你們那裡去?』這些話指明,他的情感很強烈。當保羅倒油在哥林多信徒的傷處,並將其纏裹起來時,他運用他的情感,以非常積極的方式釋放他的感情。因此,他需要長一點的時間來表達他的感情。

林後一章三節透露出保羅的感情:『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神與父,就是那憐恤人的父,和賜諸般安慰的神,是當受頌讚的。』保羅在四至五節題到患難、苦難、安慰,也指明他是個重感情的人。據我看來,保羅似乎可以把這三節聖經濃縮成為一句話,說,『親愛的哥林多弟兄們,我既然得了神的安慰,現在我要安慰你們。』但因著保羅極重感情,信就寫得好像有點重複。在六、七、八節中,他繼續說到苦難、患難和安慰。因著保羅滿了感情,他需要有機會,積極的釋放他的感情。

這段引言這麼長,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哥林多人非常複雜。一面,他們喜歡保羅;另一面,他們和保羅有些不愉快。保羅用這麼長的引言來化解他們的複雜,叫他們平靜下來,好領受他的話。

壹 著者與受者

在這一長段的引言裡,我們能看見保羅這個人。我非常愛保羅。他重感情、富有同情、而且柔細;他也是堅剛,甚至是強硬;他誠實、單純、又真誠。有時候他很有禮貌,但他從不耍手腕。我從保羅身上學了許多。我這一生跟兩個人學得最多;第一位是保羅,第二位是倪柝聲弟兄。

一節說,『憑神旨意,作基督耶穌使徒的保羅,和弟兄提摩太,寫信給在哥林多神的召會,同著在全亞該亞的眾聖徒。』亞該亞在馬其頓南方,是羅馬帝國的一省,今天希臘的主要部分,其中有哥林多城。寫哥林多後書的有保羅和提摩太二人,收信的乃是在哥林多神的召會,同亞該亞遍處的眾聖徒。

貳 問安

二節是保羅問安的話:『願恩典與平安,從神我們的父,並主耶穌基督歸與你們。』保羅在他的書信中常是這樣問安。

參 神的安慰

一 受安慰以安慰人

保羅在三至四節說,『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神與父,就是那憐恤人的父,和賜諸般安慰的神,是當受頌讚的;祂在我們一切的患難中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自己從神所受的安慰,安慰那些在各樣患難中的人。』憐恤,或作憐憫、體恤、同情。安慰,含鼓舞的意思。這裡這樣稱呼神是憐恤人的父,和賜諸般安慰的神,乃因這是一封安慰和鼓勵的書信,是使徒因著哥林多信徒的悔改,得了安慰和鼓勵之後寫的。

保羅在四節說,我們能用自己從神所受的安慰,安慰那些在患難中的人。我們必須先經歷神的安慰,然後纔能用所經歷於神的這安慰,去安慰別人。因此,我們受了安慰,就可以去安慰別人。這是需要經歷的。當我們有了經歷,我們就有所需要的屬靈本錢,去安慰別人。

如果你從來沒有受過苦難,從來沒有得過神的安慰,你就無法安慰別人。你所安慰人的話是空洞的。你會像一個人開了一張巨額支票,銀行裡卻沒有儲金來抵付這張支票。你沒有實際,沒有經歷,也沒有屬靈的本錢。我們必須先為著主的權益受苦,而得主的安慰和鼓勵。然後,這種經歷要成為屬靈的本錢,來安慰別人。這樣,我們得了安慰,也能安慰別人。

哥林多前書是使徒的辯論,這辯論擊敗並征服受攪亂及迷惑的哥林多人;現今哥林多後書帶他們回到對基督,就是他在前書所辯論之主題的經歷,因此,後書比前書更重經歷,更主觀且更深入。在前書,主題是基督、那靈同我們的靈、召會以及恩賜。在後書,基督、那靈同我們的靈、以及召會,都有進一步的發展,但恩賜甚至沒有題到。在後書,恩賜為職事所頂替,這職事是由對基督之豐富的經歷,經過受苦、消耗的壓力、以及十字架殺死的工作而構成、產生並形成的。哥林多後書描繪一個模型、榜樣,給我們看見十字架的殺死如何作工,基督如何作到我們裡面,以及我們如何成為基督的彰顯。這些構成了基督的眾執事,並產生為著神新約的職事。前書消極的對付恩賜,後書積極的說到職事。召會需要職事,遠過於恩賜。職事供應所經歷的基督;恩賜只教導關於基督的道理。使徒作基督執事的證據,不是恩賜,乃是由經歷基督的苦難、患難,而產生並形成的職事。

二 被壓絕望

在五節保羅說,『因為基督的苦難怎樣滿溢到我們身上,照樣我們所受的安慰,也藉著基督而洋溢。』這裡的苦難不是指為基督所受的苦難,乃是指基督自己的苦難,而為祂的門徒所分受的。(太二十22,腓三10,西一24,彼前四13。)這裡的『基督』(原文有指定冠詞),不是名稱,乃是基督情形的標示。(Darby,達祕。)在這裡,這是指受苦的基督,祂照著神的旨意為祂的身體受患難。使徒有分於這樣一位基督的苦難,並藉著這樣一位基督得著安慰。根據林後一章六至七節所說,他們所受的患難和安慰,都是為著叫信徒得安慰。

八節說,『弟兄們,關於我們在亞西亞所遭遇的患難,我們不願意你們不知道,就是我們被壓太重,力不能勝,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這裡的被壓,意思是負重,受壓,原文與五章四節之『負重』同。保羅寫哥林多前書的時候,人在亞西亞。當時他和他的同工,都遭遇患難。他們所遭遇的逼迫和攻擊過於沉重,以致被壓太重,力不能勝。他們被壓到一個地步,憑著自己天然的能力不能忍受,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他們衡量當時的處境,連活命的指望都沒有了。他們確信自己是必死的,一定會被逼迫他們的人殺害。

在九節保羅繼續說,『自己裡面也斷定是必死的,叫我們不信靠自己,只信靠那叫死人復活的神。』斷定是必死的,直譯,是死的答案,或,是死的反應。當使徒在患難的重壓之下,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他們也許問自己,他們受苦的結果是甚麼?答案或反應乃是死。

使徒受逼迫的時候,不知道結果會怎樣。據他們自己估計,必死無疑。這是他們對自己的體認,而導致一個特殊、重大的決定,使他們不信靠自己。對他們來說,已經沒有出路了。他們所信靠的乃是那叫死人復活的神。

死的經歷引我們進入復活的經歷。復活就是那叫死人復活的神。十字架的工作了結我們的己,使我們在復活裡經歷神。十字架的經歷總是帶進對復活之神的享受。這樣的經歷產生並形成職事。(4∼6。)這在四章七至十二節有進一步的描述。

保羅在哥林多前書快結束時說到復活;現今在哥林多後書開頭,他把信徒再帶回到復活這件事上。我們將要看見,這與職事有關。職事不是我們作甚麼的問題,乃是我們生活的問題。本卷書信所啟示的職事和生活,都是出於復活的生命。

在哥林多前書,保羅宣告復活這個事實。復活應當是我們每天的生活;復活應當成為我們的能力,使我們勝過罪和死,並活在七日的第一日裡。如今在哥林多後書,保羅作見證,給我們看見使徒如何活在七日的第一日裡。他們無法活在第七日,無法活在舊造裡。這意思是說,他們不可能活在自己裡面,他們不信靠自己。我們不信靠自己,意思是說,我們再也不能活在舊造裡。因著使徒活在七日的第一日裡,所以他們只信靠復活的神,就是叫死人復活的神;他們看自己如同已死。這指明保羅不僅寫有關復活的事,他所活的就是復活。

保羅在一章十節繼續說,『祂曾救我們脫離那極大的死亡,並且仍要救我們,我們指望祂將來還要救我們。』『仍要救』指最近的將來,而『將來還要救』指長遠的將來。這裡保羅不是說,神要救他們脫離大患難,而是脫離『極大的死亡』。神乃是救他們脫離死亡的境遇。

十一節說,『只要你們也為著我們以祈求配合幫助,好叫許多人因我們藉著許多人所得的恩賜,為我們獻上感謝。』配合幫助,或,一同作工。本節的恩賜指所賜的恩典,(12,)就是復活的基督自己,祂是使徒在脫離死亡而復活的經歷中,所享受的恩典。人,直譯,臉面;含示藉歡樂的面容獻上感謝。

十一節的恩賜(單數)與哥林多前書的恩賜(複數)不同。這裡的恩賜是神的恩典,而這恩典就是復活的生命,復活的基督。復活的基督賜給使徒作恩典,這叫使徒能享受脫離死亡而復活的經歷。

保羅給了我們一個在復活生命裡生活的見證。使徒活在復活裡。神把他們擺在特別的處境裡,這種處境實際上就是死亡。人絕對無法從這種死亡的境遇中逃脫,也沒有能力勝過死亡。只有復活的神,就是那位本身就是復活的神,能救他們。神進來救使徒脫離那種死亡的境遇,那樣的拯救就是經歷復活。神使他們從死亡中得以復活,並且他們經歷了神就是復活。不僅如此,那也就是經歷復活的基督作恩典,這恩典就是神賜給他們的恩賜。

在這幾節聖經裡,保羅告訴哥林多人,使徒怎樣受了安慰,因而能安慰別人。接著他又說到他對復活的基督以及復活之神的經歷。因著保羅和他的同工們經歷了這樣的恩典,他們就有所需要的屬靈本錢,能安慰別人。這種經歷把他們構成新約的執事,也就是恩典的執事。因此,哥林多後書給我們看見的不是恩賜,乃是職事。不僅如此,職事實際上乃在於藉著受苦的經歷,由恩典所構成。

 

生命讀經線上閱讀次數:

Copyright © Living Stream Ministry, Anaheim, Californ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