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約總論:那靈 那靈的工作(十二)

在本篇信息中我們要更多來看,那靈為著神聖的分賜,在信徒堶捲艦|階段工作的各方面。那靈這一階段的工作與召會有關,包括信徒的恩賜、功用和職事。

六九 賜他們發表,用別種不同的語言說話

在五旬節那天,那靈賜信徒發表,用不同的語言說話。行傳二章三至四節說,『又有舌頭如火焰向他們顯現出來,分開落在他們各人身上,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溢,並且按著那靈所賜的發表,用別種不同的語言說起話來。』三節堣黤K的舌頭,是說話的象徵,象徵神經綸的能力之靈主要的是為著說話。這靈乃是說話的靈。四節的『都』只形容『充溢』,並不形容『說起話來』;所以不能用以證明,所有被聖靈充溢的門徒都說方言。

照文法看,四節不是說他們都被聖靈充溢,都用別種不同的語言說起話來。『被聖靈充溢』後面的逗點可幫助我們看見,『都』不是形容『充溢』和『說起話來』兩者。『都』只形容第一個述語,並不形容第二個述語,指明他們都被聖靈充溢,但不都說方言。倘若路加的意思是都說方言,他就該在『說起話來』之前,再次使用『都』字。本節指明他們雖然都被聖靈充溢,但不都說方言。

在行傳二章四節所說的語言,指六、八節的本地話。門徒是加利利人,(7,)竟說起各國不同的本地話,就是那些從世界各地來過節的人所說的。這是有力的證明,方言必定是聽得懂的語言,不僅是舌頭所發出的聲音。

六、八節的『本地話』,與四節的『語言』同義。照十一節看,百姓喊著說,我們『都聽見他們用我們的語言,講說神的大作為。』這堛滿y語言』,希臘文是glossa,如在四節者,在本章堨峊H指兩件東西:三節的舌頭,指說話的器官;以及四節和十一節的語言,指六和八節的『本地話』。這指明說方言必定是說一種『本地話』(dialect), 因為門徒所說的語言,乃是不同的『本地話』。就這一面說,語言(tongues)和本地話(dialects)是同義辭,都是指本地話,在這些經文堨璊洧洏峞C在五旬節那天,那靈賜信徒發表,用不同的語言說話,這些語言是人真正的本地話,他們用這些語言講說在復活並升天堣妍繴的事。

七十 見證復活並高舉的基督

在信徒堶悸漕瘋F也見證復活並高舉的基督。行傳五章三十二節說,『我們就是這些事的見證人,…聖靈,也是這些事的見證人。』如上下文所指明的,『這些事』是指基督的復活和高舉。三十節說,『你們掛在木頭上殺害的耶穌,我們祖宗的神已經叫祂復活了。』這塈畯怓搢ㄟ繴的復活。三十一節繼續說,『這一位,神已將祂高舉在自己的右邊。』這埵陸繴的高舉。所以那靈,復活並高舉之基督的見證人,賜給信徒發表,說到在復活和高舉堛滌繴。使徒和聖靈都是這些事的見證人。這指明聖靈與使徒是一。今天我們需要藉著包羅萬有的靈,傳揚在復活和高舉堣妍繴深奧的事。

七一 是使徒將基督的福音傳給外邦人的能力

那靈是使徒將基督的福音傳給外邦人的能力。保羅說,『除了基督藉我作成的那些事,我甚麼都不敢題,只題祂藉著我的言語和行為,用神蹟奇事的能力,並那靈的能力,使外邦人順從;這樣,我從耶路撒冷,直轉到以利哩古,到處傳了基督的福音。』(羅十五18∼19。)在保羅的時代,以利哩古是歐洲東北角的遙遠地區。保羅將福音從耶路撒冷這座文化城市傳到遙遠、未開化的地區。藉著包羅萬有、完成的靈作能力,保羅得勝的將福音傳給外邦人。他向外邦人傳福音時,供應基督作聖別人的元素,這元素能改變人的所是。這樣傳福音的結果,就使外邦人成為可蒙悅納的祭物,就是藉著聖靈得以聖別的祭物。(16。)

七二 與能力一同明證於使徒的傳講中

使徒傳福音的時候,乃是用那靈和能力的明證傳的。在林前二章四節保羅說,『我說的話,講的道,不是用智慧動聽的言語,乃是用那靈和能力的明證。』智慧動聽的言語出於人的心思;那靈的明證來自我們的靈。保羅說的話,講的道,不是出於心思,用那屬於推測的話語,乃是出於靈,用那靈的釋放與展示,所以是有能力的。保羅不是用智慧動聽的言語,乃是用那靈和能力的明證。保羅所證明的能力,乃是釘十字架的基督。(林前一23∼24。)這樣證明的結果,信徒的信就不是由於保羅的智慧勝過他們的智慧,乃是在於神的能力,就是釘十字架的基督。(二5。)

帖前一章五節說,『我們的福音傳到你們那堙A不僅在於言語,也在於能力和聖靈,並充足的確信,正如你們知道,我們在你們中間,為你們的緣故是怎樣為人。』這塈畯怓搢ㄐA使徒所傳的福音,不僅在於言語,也在於能力和聖靈。那靈是使徒所傳福音的實際。六節告訴我們,信徒帶著聖靈的喜樂,領受了福音。福音是在於那靈,並且信徒領受福音所得的喜樂也是出於聖靈。在傳揚者的一面,福音是在於那靈;在接受者的一面,喜樂是屬於那靈。若沒有那靈,就不會有福音的實際,也不會有真實的喜樂來接受福音。

帖前一章五節指明,使徒不僅傳福音,也活福音。他們盡職傳福音,不僅憑著言語,也憑著展示神能力的生活,就是在聖靈堙A並在他們信心確據堛漸肮﹛C他們乃是所傳之福音的模型。我們都該學習在能力堙B在聖靈堙B並在充足的確信媔М眴窗C我們若要這樣傳福音,必須有符合這種福音傳揚的生活。我們的生活方式必須與能力、聖靈和確信相符。

七三 是他們為基督說話的憑藉

在林前十二章三節我們看見,那靈是信徒為基督說話的憑藉:『我要你們知道,在神的靈婸☆靰滿A沒有人說,受咒詛的,耶穌!若不是在聖靈堙A也沒有人能說,主,耶穌!』除非我們在那靈堙A否則我們就不能為基督說話。那靈是我們為基督說話的元素、範圍和憑藉。

在林前十二章三節保羅的話中,我們看見屬靈恩賜的管治原則。(1。)保羅的觀念是說,在二節不能出聲的偶像,使敬拜牠們的人啞口無聲;但活神卻使敬拜祂的人,在祂的靈婸☆隉C這樣的說話,與屬靈的恩賜有關。在神的靈婸☆靰滿A沒有人說,『受咒詛的,耶穌!』他願意說,也能說,『主,耶穌!』敬拜神的人不該緘默,卻該在神的靈媯o聲說出主,耶穌!這樣說主,耶穌,乃是一切屬靈恩賜的主要功用。

恩賜的管治原則是憑我們的靈用那靈說話,也就是說,在我們的靈堨峔瘋F說話。這樣的說話是以主耶穌為中心。所以,我們所說的該集中在基督身上。基督該是我們說話的本質、元素、素質。我們都該為主說話,甚至說出主來。我們需要說以基督為中心的事。不但如此,基督甚至必須是我們的說話,我們的發表。祂必須是我們話語的中心和圓周。這樣述說基督,有力的證明我們是活的。因為我們所敬拜的神是活神,是說話的神,所以我們也說話,因而證明我們是基督身體上活的肢體。

保羅在林前十二章一至三節的用意,是要使我們對於在那靈堶掩☆靰滬垠n有深刻的印象。當我們在那靈堶戚z說基督,那靈就盡功用,將三一神分賜到我們自己和別人堶情C

七四 給他們指引

使徒行傳啟示那靈給信徒指引。例如,腓利傳福音的舉動是在聖靈的指引、帶領、和引導之下。在八章二十九節,『那靈對腓利說,你上前去,貼近那車走。』後來,『主的靈把腓利提了去。』(39。)這指明在使徒行傳,主藉著傳福音開展祂國度的行動,不是憑著人的策略和規畫,乃是憑著那靈的帶領和指引。因此,這不是出於人的行動,乃是出於那靈的行動。我們該從這個榜樣學習禱告,並保守自己在與主的交通中,使我們能隨時覺得祂的帶領。然後我們的行動和傳福音,就會照著那靈的指引。我們需要跟隨那靈的指引,不可跟隨我們自己的意見、計畫和規畫。我們一切傳福音的舉動,都該在那靈的指引和引導之下。

在行傳十章,彼得在傳福音給外邦人的事上,受到那靈的指引。『彼得還反覆思想那異象的時候,那靈對他說,看哪,有三個人來找你,起來,下去,和他們同往,不要疑惑,因為是我差他們來的。』(19∼20。)這指明哥尼流差遣三個人,(7∼8,)乃是那靈藉著他而有的行動和舉動。在八章二十九節那靈對腓利說話,在十章十九節那靈對彼得說話。

在十三章二節,安提阿的申言者和教師,在分別巴拿巴和掃羅去作工的事上,經歷了那靈的指引:『他們事奉主,禁食的時候,聖靈說,要為我分別巴拿巴和掃羅,去作我召他們所作的工。』這些申言者和教師不是商量、組織,乃是事奉主、禁食。他們這樣事奉的時候,主這靈就來對他們說話,說,『要為我分別巴拿巴和掃羅。』這指明在這婺t靈就是主。

然而,我們也許以為那靈與主是分開的。有些人甚至說,那靈是主的代理者或代表。那靈若僅僅是主的代表,那麼在十三章二節聖靈就不該說,『要為我分別。』反之,那靈該說,『我-那靈-是主的代理者,我代表主並為祂作工。所以,我吩咐你們分別巴拿巴和掃羅,不是歸我,乃是為著主,我是為祂作工。』

十三章二節有主、聖靈和『我』。當然本節的我就是主。因此,那靈能吩咐他們,要『為我』分別巴拿巴和掃羅。這個我是主,也是聖靈。所以,我們不該以為聖靈與主是分開的。不,聖靈就是我們所事奉的主。我們事奉的時候,乃是事奉主。但主回應我們的時候,乃是以聖靈的身分回應。因為祂是主,祂就能以聖靈的身分說,『要為我分別巴拿巴和掃羅。』

在十三章二節,聖靈乃是那是靈的基督,身體的元首,祂吩咐那五個人要分別巴拿巴和掃羅,去作祂召他們所作的工。這是主將祂國度的福音開展到外邦世界,所採取的一大步驟。這是由基督身體上五個忠信尋求主的肢體發起的,他們藉著事奉和禁食,給身體的元首一個機會,使元首,就是那靈,能將他們分別出來,完成祂偉大的使命,開展祂的國度,好藉著祂福音的傳揚,在外邦世界建立祂的召會。這主要的一步,完全是藉著基督身體上那些忠信並尋求主的肢體,在地上與諸天之上的元首配合,憑著那靈,在那靈堥疆P著那靈的行動。

在二十一章四節,推羅的門徒『藉著那靈對保羅說,不要上耶路撒冷去。』這是那靈藉著一些門徒,所給保羅直接的引導。在這堥瘋F藉著基督身體的一些肢體,告訴保羅不要上耶路撒冷去。保羅既實行基督身體的生活,就該把這話當作從元首來的而接受並順從。

這一切事例顯示,在使徒行傳,信徒憑著那靈的指引生活、行動、作工、往來、並且作每件事。他們在外面經綸一面被能力的靈充溢,是為著完成神新約經綸的工作;他們在堶扈擠銴@面被生命的靈充滿,是為著活出經過過程之三一神的生命。結果,他們就是屬於那靈的人,憑著那靈行動、為人、作工、舉止、往來、並且作每件事。這些是基督身體的肢體,在地上生活、行動,為著見證復活並高舉的基督,且照著神永遠的經綸完成祂的計畫。

七五 是他們申言的憑藉

那靈也是信徒申言的憑藉。行傳十一章二十八節說,『其中有一位,名叫亞迦布,站起來,藉著那靈指明普天下將有大饑荒,這事到革老丟年間果然發生了。』照著聖經的意義,申言主要不是說豫言,乃是為神說話,並說出神。這是林前十四章『申言』一辭的主要意義。申言,既是為神說話並說出神,必是憑著神的靈作憑藉,說出一些事。倘若我們為神說一些事,且想要說出神,卻沒有神的靈,用人的常話說,那就不是申言。申言,無論是為神豫言一些事,或為神說話並說出神,都必須是憑著神的靈說話。

七六 告訴他們要來的事

照使徒行傳看,那靈告訴信徒要來的事。行傳二十章二十二至二十三節說,『看哪,現在我靈堥捆綁,要往耶路撒冷去,不知道在那堶n遇見甚麼事,只知道聖靈在各城埵V我鄭重見證說,有捆鎖與患難等著我。』保羅並不知道在耶路撒冷要遇見甚麼事,但有一件事他知道,就是聖靈向他鄭重見證說,有捆鎖與患難等著他。聖靈的見證只是豫言、豫告,不是囑咐。因此他不應以此為命令,乃應以此為警告。

那靈告訴信徒要來的事,另一個例子是在行傳二十一章十一節。亞迦布『拿保羅的腰帶,捆上自己的手腳,說,聖靈這樣說,猶太人在耶路撒冷,要如此捆綁這腰帶的主人,把他交在外邦人手堙C』這婺t靈再次間接的藉著基督身體的一個肢體,豫告保羅,在耶路撒冷所要臨到他的事。這又是豫言性質的警告,不是命令。這是元首再次藉著祂的身體說話,保羅既實行基督身體的生活,就該聽從。

在提前四章一節保羅說,『那靈明說,在後來的時期,必有人離棄信仰,去注意迷惑人的靈和鬼的教訓。』在這堥瘋F告訴信徒要來的背道,並且為此警告他們。這就是那住在我們靈堙A並在我們靈埵V我們說話的靈。(羅八9∼11,16。)我們需要操練我們的靈,使其敏銳清明,能聽那靈說話,並蒙保守避開迷惑人的靈和鬼的教訓。

照著成為肉體的原則,就是神性被帶到人性堙A並與人性同工的原則,提前四章一節含示我們的靈。當那靈說話時,祂是在我們的靈堙B藉著我們的靈、並從我們的靈婸☆隉C照著新約的原則,若是沒有真正與說話的神成為一靈的人,(林前六17,)那靈就無法說話。那靈在四章一節說話,乃是照著成為肉體的方式。這意思是那靈從保羅的靈婸☆隉C

我們若要聽見那靈說話,需要操練我們的靈。惟有我們的靈能聽那靈說話,心思沒有資格聽那靈說話。那靈對我們的靈說話,我們的靈也回應那靈。所以,我們需要操練我們的靈,聽那靈在提前四章一節從使徒保羅的靈婸☆隉C

七七 差遣他們出去傳福音

在行傳十三章,那靈差遣巴拿巴和掃羅出去傳福音。在三節,巴拿巴和掃羅被其他三個人打發出去:『於是禁食禱告,按手在他們身上,就打發他們去了。』這堛澈鬗漎O指聯合,表徵按手的人與接受按手的人是一。藉此他們向眾人宣告,當受差遣的人出去完成主偉大的使命時,他們與受差遣的人是一。

四節接著論到巴拿巴和掃羅說,『他們既被聖靈差遣。』在三節,巴拿巴和掃羅是其他三位弟兄所打發的,但這婸‘L們被聖靈差遣。這證明那三位弟兄在主的行動上與那靈是一,那靈承認他們的打發,就是祂的差遣。

七八 與使徒和長老同工,解決遵守律法的問題

在行傳十五章,那靈與使徒和長老同工,解決遵守律法的問題。關於遵守摩西的律法和割禮的儀式,有一場很大的攪擾。至終,在耶路撒冷的會議中,那靈與使徒和長老同工,解決了這個問題。

在行傳十五章,有宇宙召會的使徒與耶路撒冷地方召會的長老,所舉行一次獨特的會議;在主地上新約的行動堙A這兩班人都是領頭的。會中沒有主席,主持者乃是聖靈,(28,)那是靈的基督,召會的頭,(西一18,)萬人的主。(徒十36。)

有些人也許以為,這次會議是召會的第一次大會。只是錯誤的領會。這堥S有大會,只有為著交通的聚集,以聖靈為主持者。所以,二十八節說,『聖靈和我們,認為不該將更多的重擔放在你們身上,惟有幾件事是不可少的。』沒有投票,既不是獨裁,也不是民主,這兩者都不該存在召會生活中。在召會生活中只該有那靈堛漸瘜q。行傳十五章就是這種交通的記載。

 

Copyright © Living Stream Ministry, Anaheim, Californ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