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課、該隱與亞伯 書名:聖經之旅 (第一冊) 書號:16-900-003

綱  目:

一 人類第一個福音家庭─創四1∼2

1. 亞當和夏娃是相信福音的開拓者。

2. 他們生了兩個兒子─該隱與亞伯,並向他們傳福音。

二 兩兄弟走了兩條不同的路─創四2∼4

1. 亞伯牧羊顧到神的滿足,走神的路。

2. 該隱種地顧到自己的需要,走撒但的路。

三 該隱走了撒但的路,帶進人類第二次的墮落─創四3∼9

1. 該隱妄自獻地裡的出產給神─3。

2. 該隱向他兄弟動怒並且嫉妒─5。

3. 該隱殺了他的兄弟─8。

4. 該隱向神撒謊且態度傲慢─9。

四 該隱墮落的結果─創四11∼24

1. 神宣佈了更重的咒詛─11∼12上。

2. 人要成為流離飄蕩的人─12下。

3. 被趕離開神的面─16。

4. 產生無神的文化─16∼24。

五 逃避墮落之路的榜樣

1. 亞伯─不自作主張,為神而活並照神的方法敬拜祂─來十一4。

2. 以挪士─認識人生的虛空與脆弱並呼求主的名─傳一2∼3,創四26。

3. 以諾─與神同行─創五22∼24。

4. 相信神並相信神的話─來十一5∼6。

讀  經:創世記四至五章。

背  經: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悅;因為到神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神,且信祂賞賜那尋求祂的人。(來十一6。)

詩  歌:主求你向我吹聖靈。(詩歌210首。)

     需要耶穌。(詩歌723首。)

     哦主耶穌喊祂名。(補充本詩歌234首。)

     耶穌大名榮耀有能。(詩歌65首。)

中心思想:我們必須藉著走神所豫備之救贖的路,呼求主名並與神同行,來對抗人類第二次的墮落。

課程摘要:從該隱和亞伯開始,我們看見在聖經中,發展出兩條線,一條是生命的線,另一條是死亡的線。該隱和亞伯都聽見父母教導他們如何敬拜神,然而他們向著父母的教導,有不同的反應,使他們走了不同的路。該隱因著忽略父母的話,就忽視神救贖的路;亞伯是聽從父母,走了神救贖的路,就從神接受祝福。亞當的後代以挪士,看見人是軟弱、脆弱、必死的,他就開始呼求主名。我們也需要作以挪士所作的─呼求主的名,使我們可以走在生命的線上。

參考資料:創世記生命讀經,第二十二至二十六篇。

     真理課程二級卷二,第十四至十六課。

     生命的經歷,第五章。

     神在祂與人聯結中的歷史,第五章。

     兒童教材(五),小明燈,第八至九課。

操練與實行:

1. 操練為主分別時間,作個『牧羊』獻祭給神的人。

2. 操練與兄弟姊妹或同伴間,彼此認罪。

3. 操練釋放靈的呼求主名,生活中經歷與主同行。


《週一》 人類第一個福音家庭

亞當和夏娃犯了罪,神並沒有來審判他們,卻來尋找他們,並為他們豫備了救恩。亞當和夏娃因此相信了福音。夏娃生了一個兒子,就給他取名叫該隱,意思是『得著』。神曾應許夏娃,她的後裔要傷蛇的頭。夏娃相信了那應許,並且期待得著那後裔。因此當她的第一個男孩出生時,她以為這男孩就是神所應許她的後裔。就宣稱她『已經得著了!』可是,這樣的說法是過早了。實際上,真正的女人後裔乃是四千年之後,從童女馬利亞而生的耶穌,耶穌的意思就是『耶和華救主』。(太一21。)因著該隱並非神所應許的後裔,反而,他可能是個調皮不聽話的孩子,夏娃不久就失望了。當她生第二個兒子的時候,就稱他亞伯,意思是『虛空』。亞伯的名字是很有意義的,說出我們生來是虛空的人。(創四1∼2上。)

亞當和夏娃的家庭,乃是人類第一個家庭,也是第一個接受福音的家庭。亞當和夏娃都相信了福音,他們必然將這福音傳給他們的孩子。他們必定告訴孩子,神如何吩咐他們不可喫知識樹,他們如何沒有聽從神而喫了那樹的果子,又如何恐懼戰兢等候死的判決,然後神如何來向他們傳福音,應許女人的後裔要傷蛇的頭。此外,他們也必然告訴孩子,他們在神面前如何是赤身露體的,神如何殺了羊羔作犧牲,將皮子製成袍子遮蓋他們的赤身,使他們能站立在神面前,與祂有交通。在這個家庭中,亞當是好父親,領頭相信福音;夏娃是好妻子、好母親,也是相信的人,跟隨她那相信的丈夫,為她的孩子開了相信的路。亞當和夏娃是相信福音的開拓者。人類的第一個家庭,是一個福音的家庭,信徒的家庭。(參創世記生命讀經,357∼359頁。)

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悅;因為到神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神,且信祂賞賜那尋求祂的人。(來十一6。)

§ 實行福音家庭的生活,請父母說得救的見證,或向父母見證自己得救的經歷。


《週二》 亞伯牧羊顧到神的滿足

亞當和夏娃相信了福音,他們也生了兩個兒子─該隱和亞伯。他們將伊甸園中發生的一切事:他們如何犯罪,神又如何為他們豫備羊羔代替他們而死,並將羊羔的皮給他們作衣服穿上,一一告訴孩子。亞當和夏娃必定也告訴他們,要以牲畜為祭獻給神,好得到救贖,這是人到神面前惟一的路。聽了父母的話和教導後,弟弟亞伯很單純,他相信父母所說關於救恩的路。因此他長大以後,選擇了牧羊的工作。這是很特殊的,因為在亞伯的時候,人並不喫羊,那時候的人只喫蔬菜。所以亞伯牧羊完全不是為自己求食物得生存,他牧羊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獻祭給神,使神得著滿足。

亞伯這名字的意思是『虛空』。我們生來就是虛空的,若不為神牧羊,凡人所作的一切事,就都是『虛空的虛空』。但亞伯聽了父母的話,接受父母所傳的福音,他成了一個信的人。亞伯工作不是為著他的生活,乃是為著神的滿足。亞伯牧羊只有一個目的,就是供應祭物給神。因此,亞伯是絕對事奉神的。我們所作的每一件事,都該是為著事奉神。因為亞伯是這樣的一個人,他是一個特殊的信徒。他不僅相信福音,他更實行福音,並為福音活著。今天一面來說,我們是虛空的;但另一面說,我們在作了不起的事,就是為神牧羊。讚美主,在虛空之中,我們在牧羊來滿足神。因此我們的人生,不再是虛空。(參創世記生命讀經,360∼362頁。)

但你們要先尋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一切就都要加給你們了。(太六33。)

§ 聽從父母及服事者的話,憑信過一個為著神的生活。


《週三》 該隱種地顧到自己的需要

該隱和亞伯一起受父母的教導,但他所領受的卻和亞伯的不同。他沒有聽見(或是聽見了但不覺得重要)人要獻上祭牲來遮蓋人的罪,並得神的喜悅。他卻聽見人必須勞苦耕種、汗流滿面纔得餬口。他想,若是不種地,我那裡有東西可喫呢?我要怎麼過活呢?他覺得種地養活自己比獻祭給神更為重要。因此他長大以後,就選擇了種地的工作。該隱甚至可能對他的兄弟說,『亞伯,你所作的不實際。養羊有甚麼用?看我所作的,我在種地,因為地能出產我養生的食物。你怎能單單靠牧羊謀生呢?你所能得到的不過是遮身的皮,但你沒有養生的。』表面看來,似乎該隱聰明多了。然而該隱種地是為著自己,亞伯牧羊卻是為著神。

創世記四章二節告訴我們兩兄弟的故事:頭一個種地,第二個牧羊。地為人出產食物,羊主要是為著獻祭給神。因此,我們看見該隱服事地─世界,亞伯服事神。今天地上只有兩類的人─服事世界的人,和為神牧羊的人。你是那一類?所有屬世的人都殷勤熱誠的服事地,全然沒有顧到神,他們看那些為神牧羊的人是瘋狂的。同學知道你每個主日早上都在聚會,卻不和他們出去玩,他們會希奇你到底是那一種人?他們或許會笑你傻,為甚麼不去玩?不去看電影?不去溜冰?考試的時候,同學都猛K書,只有你,還花時間晚興和聚會,豈不是太傻了?然而,每當我們這麼作,乃是在為神牧羊。一面來說,我們是學生,該和其餘的同學一樣,把書讀好。但另一面說,我們生活的主要方面是顧到神的滿足。我們所作的每一件事,都該是為著事奉神。我們不該為著任何別的理由,而犧牲了該給主的權益。亞伯是我們的榜樣,我們該像他一樣,不僅相信福音,更實行福音,並為福音活著。(參創世記生命讀經,360∼361頁;兒童教材五,小明燈,39頁。)

亞伯是牧羊的,該隱是種地的。(創四2下。)

§ 相信福音,實行福音,為福音活著,過一個分別自己為著神的生活。


《週四》 神看中並稱許亞伯的祭物

到了獻祭的時候,該隱拿地裡的出產為供物獻給耶和華。亞伯卻將他羊群中頭生的,和羊的脂油獻上。耶和華看中了亞伯和他的供物,只是看不中該隱和他的供物。這是因為亞伯聽從神的吩咐和父母的教訓,以流血的祭牲獻上給神;而該隱卻沒有照神所吩咐的,卻以地裡的出產代替流血的祭牲獻給神為供物。該隱沒有聽從父母的話,獻上神所吩咐的祭物,卻因著神沒有看中他的供物,就大大的發怒,臉色下沉。他心中一面不服神,一面也嫉恨弟弟亞伯,因為神喜悅亞伯的祭物。該隱完全忘記了父母的教導,必須獻上流血的牲畜為祭物,罪纔能得到赦免。(參創四3∼5;兒童教材五,小明燈,42∼43頁。)

神看中了亞伯和他的供物,『看中』這辭是很有分量的。神看中了一個人,這乃是那人的光榮。亞伯是第一位得神尊重並看中的人。那時,他是地上最榮耀的人。相反的,神沒有看中該隱的供物,因為他帶來地的出產,是沒有流血的。這就是他拒絕從父母所聽見神救贖的路。照該隱的父母所得的啟示,神救贖的路乃是犧牲流血的路,因為沒有流血就沒有赦罪。(來九22。)在神眼中,人已經墮落、敗壞、有罪並受污染了。人需要流血纔得赦罪。該隱的父母必定把神救贖的路告訴了他,但他拒絕了這路,把這路撇在一邊。該隱不在意神的路;他照著自己的觀念,發明了他自己的路。現在我們能明白神不接受該隱獻祭的原因。該隱知道神所要的是流血的犧牲,但他沒有那樣作。他照自己的觀念敬拜神,沒有流血,也沒有犧牲的皮遮蓋。那就是他拒絕神的路,不接受基督作神的義遮蓋他。因此,他的獻祭對神乃是侮辱;這在神眼中是可憎惡的,神拒絕了這種獻祭。猶大書十一節說到有些人『走了該隱的道路』。甚麼是該隱的道路?該隱的道路就是行善討神喜悅,憑人自己的努力,照人自己的發明來敬拜神。該隱這樣行,乃是拒絕神,跟從了撒但。(參創世記生命讀經,378∼380頁;神在祂與人聯結中的歷史,75頁。)

亞伯因著信獻祭給神,比該隱所獻的更美,藉此便得了稱許為義的見證。(來十一4上。)

§ 在生活中聽從神和父母的聲音,照他們所喜悅的去行。


《週五》 該隱殺了他的兄弟亞伯

耶和華看中了亞伯和他的供物,只是看不中該隱和他的供物。該隱卻因此發怒,變了臉色。耶和華對該隱說,『你為甚麼發怒呢?你為甚麼變了臉色呢?你若行得好,豈不蒙悅納,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門前…。』神要該隱快快悔改,好制伏罪,不要讓罪勝過他。然而該隱並沒有聽進神的話,將他的心轉向神並且悔改;反而心更剛硬。他對亞伯從嫉妒轉成仇恨,他開始恨他的弟弟亞伯。有一天,當兄弟二人在田間說話時,該隱便起來打了他的弟弟亞伯,又把他殺了。神知道該隱殺了弟弟亞伯,仍然滿帶恩慈憐憫的臨到他,要給他一個機會認罪。神向該隱詢問,他的兄弟在那裡。但是該隱不僅沒有悔改,還欺騙神說,『我不知道,我豈是看守我兄弟的麼?』這話表示他的傲慢。該隱沒有聽從父母的話,卻走了撒但的路。魔鬼撒但是說謊者,該隱與他合作說了個大謊言,並且向神如此傲慢。這就是人第二次的墮落。(創四6∼9。)

創世記四章給我們看見,那在創世記三章注入到人裡面的邪惡種子,首先顯在一件看來很好的事上,就是敬拜神的事上。這邪惡的種子在該隱裡面,叫他敬拜神,卻不是照著神的路,或照著神的啟示,乃是照著他的觀念。接著,這種子在他裡面發展為嫉妒,然後發展為憤怒、仇恨、兇殺和謊言。因為該隱拒絕了神的路和神的警告,他就被撒但那殺人者捉住,與撒但一同成了殺人的。該隱輕視他父母所傳的福音,又摒棄了神的警告,因此他被撒但推動,照著自己的發明事奉神。至終他完全被撒但佔有,成了殺人犯。這是人第二次的墮落。(參創世記生命讀經,369∼372、392頁。)

我們應當彼此相愛,這就是你們從起初所聽見的信息;不要像該隱,他是出於那惡者,又殺了他的兄弟。(約壹三11∼12上。)

§ 看見自己的錯誤,能立即悔改轉向神,並坦誠向神及向人認罪。


《週六》 人第二次墮落的結果

神見該隱不肯悔改,就說,『你作了甚麼事呢?你兄弟的血,有聲音從地裡向我哀告。地開了口,從你手裡接受你兄弟的血;現在你必從這地受咒詛。你種地,地不再給你效力;你必流離飄蕩在地上。』從此該隱被趕逐離開神的面,去住在伊甸東邊挪得之地。他和他的子孫都走了撒但的路,就是死亡的路。該隱離開神,就建造了一座城。他的子孫發明畜牧以謀生,發明音樂以自娛,發明利器以自衛。最終產生了無神的文化。這個文化的結果是滿足情慾,犯姦淫,互相爭鬥、兇殺。我們從該隱的後代拉麥身上,看到這些實例。然而,在創世記第四章中,該隱和他子孫的譜系,沒有列明任何人的年齡。因為這譜系乃是失喪者的譜系,他們的年日在神面前不算數。(創四10∼24。)

該隱不悔改,走他自己的路,結果產生了無神的文化。人類文化的發展乃是由於人類失去了神。原初那位創造人的神乃是人的一切。神是人的保護、維持、供應、喜樂、娛樂和防衛。在園子裡,人除了耕地與神合作外,甚麼事都不需要作。然而,當人失去了神,就不得不發明自己的文化。這無神的文化在創世記四章開始發展,且要繼續發展,直到啟示錄裡的大巴比倫達到極峰。而這文化的結果是滿足情慾,犯姦淫,互相爭鬥和兇殺。今天的社會豈非充滿這些?然而,感謝主,我們不在無神的文化裡。在創世記四章我們看見兩個相反的家庭。亞當的家庭是信福音的家庭,父親開路相信福音,母親鋪路,兒子亞伯走在這路上。但拉麥的家庭是追求世界的家庭,父親滿足情慾,母親講究裝飾,兒子猶八追求娛樂。這是何等的對比!我們不要作拉麥家庭的一員,卻該是信福音家庭的一員。(參創世記生命讀經,391∼407頁。)

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慾,正在過去;惟獨實行神旨意的,永遠長存。(約壹二17。)

§ 實行信福音的家庭生活,家人間能彼此交通、代禱,並能彼此認罪。


《主日》 呼求主名、與神同行

亞伯死了,該隱被趕逐離開神的面。亞當又與妻子同房,生了一個兒子,就給他起名叫塞特。意思是說,神另給我立了一個兒子代替亞伯。塞特後來也生了一個兒子,起名叫以挪士。以挪士的意思是『脆弱、必死的人』,這表明塞特已經認識人的軟弱和脆弱。以挪士是人類的第三代,他因著父親給他取的名字,必定認識自己是非常脆弱、軟弱、無力的,知道自己是無可信靠的。那時,神就進來感動他呼求神的名。從那時起,人纔呼求耶和華的名。和該隱的後代不同,亞當、塞特和以挪士後代的譜系記載在創世記第五章,那是得救者的譜系。那裡的每一個人,都是得救的。他們呼求神的名,行在神的路上,並且生兒養女,他們的年日在神眼中都是算得數的。以挪士的後代中,有一位名叫以諾,他與神同行三百年,並且生兒養女。他與神同行,神將他取去,他就不在世了。(創四25∼五24。)

我們從人類第二次的墮落,就是該隱的故事,學習到一些功課。我們作任何事,包括敬拜神,都不該自作主張,如同該隱;卻要照神的啟示,按神的方法為神而活並敬拜祂,如同亞伯。此外,我們也必須認識人生的虛空和人的脆弱,如同塞特和以挪士。這樣,我們就自然而然會呼求主名,並且與神同行。呼求主名是向主呼喊,並且經歷屬靈的呼吸。藉著呼求祂的名,一切的罪、邪惡和不潔之物,都要呼出去;而一切積極的事物─主的豐富─都要被我們吸入。每當我們操練我們的靈,並釋放我們靈裡和心裡所有的,向祂大聲呼求,主這生命之靈就要進入我們裡面。我們也要操練與主同行,就是以神為我們的中心和一切,在每一件事上求問祂,照著祂的啟示和引導作事,並且與祂同作一切事。為著與神同行,我們必須信有神,並且信祂是賞賜者。我們也必須相信祂的話,尋求祂,照著祂的話生活,跟隨祂,並憑信與祂同行。(參創世記生命讀經,406∼443頁。)

那時候人纔求告耶和華的名。(創四26下。)

以諾生瑪土撒拉之後,與神同行三百年;並且生兒養女。…以諾與神同行,神將他取去,他就不在世了。(創五22∼24。)

§ 每天找出五分鐘,從深處向主大聲的呼求,呼出軟弱與罪污,吸入主的豐富。

問題討論:

1. 你如何與你的父母組成『福音家庭』?請寫下你這週的經歷。


2. 神為甚麼看中亞伯的供物,卻看不中該隱的?你從這故事中得到怎樣的啟示?

3. 請寫出創世記四、五章中,有那些逃避墮落之路的榜樣?

4. 該隱的後代和亞當及塞特的後代,過怎樣不同的生活?有怎樣不同的結局?


初信造就閱讀

Copyright © Living Stream Ministry, Anaheim, California.